乐虎在线娱乐平台:乐虎在线娱乐平台 >> 玄幻魔法 >> 成人礼(书号:29864

正文 完结

作者:瑟涩如伊
    ☆、她扑向的新生活.上

    路笙站在外围,看著差不多十米开外的那些人。没有路灯,天也是昏昏沈沈、只剩夜色的天,她看不真切。但是,人群中沸腾的声音,那种异样的声音持续冲击著她的鼓膜。即便隔著一定的距离,她还是能够听到人与人的身体重重撞击的声音。在夜色中,期间晃动的一闪而过的银色,显得那样刺眼。

    第一次面对这样的情形,她完全不知道应该怎样应对,只能够站在那里。直觉告诉她,不能再往前走了。

    现在回想起来,自然是知道那个就是“打架斗殴”。那个时候自己明明已经十六周岁了,在这个世界也算是活了正常人生的五分之一了,却是连如此基本的事情都不知道。想想还真是有点可笑。

    但正是这样,才会发生以後的那些日子,才会有她至今为止的人生中,唯一感觉真正按照自己意愿活过的两年。

    在那里的人大约有将近十个人。只能够看到漆黑的人影,看不清他们的脸。她看不清那些人的表情,但是只是听著那平日G本无法听见的声音,让她心惊。

    沈重的金属撞击声,人嘶哑、快要爆发般的痛呼,女人刺耳的尖笑声。在这种杂在一起的声音背景中,那些含糊不清的晃动著的黑色人影显得那样不真实,仿佛来自於另一个世界。直接告诉她,必须离开这里,她的脚却无法挪开。

    即便仅仅只是站著,不动、也不发出声音,在这麽一个四下无人,只有前面最Y暗的角落掀起一片混沌的地方,路笙的存在依旧十分惹眼。不久,自那片混沌中便脱离出一个人影,向著她所在的方向走来。

    眼睛紧紧看著向自己走来的那个人,她不知道该作出怎样的反应。背上窜起的凉意、腋下不断滴下的冷汗、X口沈闷的感觉──这一切的表现告诉她,她在害怕,她的本能在害怕。但是她依旧动弹不得。那个样子的男人,她还是第一次见到。趴著脚走路,脚上一双人字拖,裤子是一条运动短裤,裸露的小腿上有凸出的肌R,而上身什麽都没有穿,全身散发著一股刺鼻的气味。那不是单纯的汗味,还混杂著血腥味。

    他的眼神有著她从未见过的凶恶,而脸上的深色印记,却是不知哪里沾来的鲜血。看著路笙,他舔了舔自己的嘴角,用有些嘶哑的声音道:“小妹妹,一个人在这儿很无聊吧,过来和哥玩玩吧!”他一把抓住路笙的手臂,脸一下凑近了她的脸。因惊恐,她脸上的表情已完全僵住。但是配上姣好的五官,却使得这样的她有了一种楚楚可人的感觉。更加能够激起男人征服欲的感觉。

    在男人眼中,他面前的就是一个上好的美食,等著他从头到尾一点点啃食殆尽,连骨头渣子都不舍得剩下。没有想到,在这种鬼地方竟然能够碰到那麽B的猎物。

    突然,男人一下弯下了腰。

    她突然发现,不知什麽时候,自己身边站著一个女人。看到男人捂著的部位,不难想象这个女人刚刚做了什麽。女人转过脸,看著路笙。最近的能够照明的路灯距离这里也有一定的距离,路笙无法看清这个女人的样子,但是,浓烈的廉价香水味却显得有些刺鼻。

    她依旧没法动弹,也没法发出声音。

    轻轻叹了口气,女人道:“那麽晚了来这种鬼地方干吗?走吧。”她向前走了几步,却发现那个看起来依旧是失魂状态的女孩并没有跟上。她几步走了回去,拉起路笙的手向前走。

    有了人的牵导,路笙觉得,自己的两腿才如寻回了走路的功能一般开始动了起来。她完全没有概念自己在哪里,只是顺著女人的拉扯有些跌跌撞撞地向前走著。到了有路灯的地方,她才看清。女人个字比较高,看起来有些偏瘦,上身是一件无袖背心,下身则是穿著一条她见过的最短的那种热裤。这个样子,看起来腿更加修长。而她的脚上,则是穿著一双已经磨得快看不出原来样子的帆布鞋。

    女人的身上飘著廉价的香水味。但现在,她已经不觉得这种味道有多少刺鼻。反而,这种味道却给了她一种安心感。只要这种还能够闻到这种味道,她似乎就知道自己应该往哪里走去。

    她的头发很短,如果单单只是从背後看她的脑袋,还会让人误认是一个男人。但是她纤细的腰身,加上修长的大腿又立刻让人辨明了她的X别。

    女人拉著她进了一家路边的小饭馆,过去熟稔地和正在招呼客人的老板娘打了声招呼,让她坐在角落的一张小桌子上,而後走进了厨房。很快,她就拿著两杯冰水走了出来。一杯放在乖乖坐在那里的路笙的面前,而另一边直接灌了下去。一下,一整杯冰水就被她喝下肚。喝完,她发出了满足的一声“哈”声,道:“凉快多了。”而後女人看了看依旧坐在那里,并没有碰杯子的女孩,一下坐在她的对面,道:“喝吧。外面还真是热啊。”

    路笙迟疑了一些,用手握住了杯壁上挂著颗颗透明的水珠的玻璃杯。一丝凉意立刻从手心蹿入她的身体里,很是舒服。她拿起杯子,小小抿了一口。冰水的寒意立刻在口腔里扩散,随著她的吞咽渗透了全身。在冰水的刺激下,原本一直处於混乱状态的脑子才渐渐变得清楚。她又喝了一口,而後轻轻放下杯子,对著对面的女人郑重道谢道:“谢谢你刚才救了我。”

    “没什麽。”女人手一挥,“没有哪个女人会看著自己的男朋友在自己面前劈腿的。”

    “啊?刚才那个人是你的男朋友吗?”路笙有些讶异道。

    “是啊。”说著,女人从热裤的口袋里M出一包烟,从烟盒里敲出一G烟放进自己的嘴里,又M出打火机正要点烟的时候,却发现对面的那个看起来人畜无害的女孩竟然一把抓走了自己嘴里的烟。她不免心生不爽,抬眼看著路笙道:“你干嘛?”

    ──*──**──***──****──*****──****──***──**──*──

    咳咳,昨天死活没能够凑出来,今天终於敲定了最後的人物然後出现了下文。发现剧情有点拖,orz,我会加速的。以前的故事还是快快搞定吧。

    ☆、她扑向的新生活.下

    “吸烟有害健康。”路笙如此道。她的眼睛直视著女人,对著女人近乎逼视的视线不躲也不闪。

    看著眼前女孩纯净无杂的目光,笃定的语气竟然说出这种公益广告的话语,她不由愣了一下,而後顿觉好笑,便笑出了声。笑罢,她对著路笙有些疑惑的眼神,道:“小丫头,我的健康是我的东西。会不会害到它由我决定。”说完,她伸手就想拿走路笙手里的烟。

    路笙立刻收走自己的手,道:“那样的话我也有权决定我的健康。间接吸烟吸入的有害物质是直接吸烟的四十多倍。”

    听著眼前的女孩说出这种话,她不觉很是头疼,只能放回手里的打火机,用妥协了的语调道:“我知道了,在你面前我不抽烟,行不。现在就把我的烟还我吧。怎麽说那G烟还是我的东西。”

    路笙犹豫了一下,把手里的烟还给了她。女人将烟塞回烟盒,将烟盒也塞回了裤子口袋。而後她抬起头,问道:“话说,这麽一个时间你怎麽会在那种地方?”她看了看路笙,再次打量了她一次。穿著是这样的人,一看就是家里的乖乖女。她似是懂了什麽地又道:“和家里吵架了?那样的话就算离家出走也不能跑到这种地方啊。那种地方不是你这样的初中生应该去的。”

    听到她的话,路笙微微嘟起了嘴,道:“我不是初中生,我十六岁了。这个暑假过了就高二了。”

    听到路笙的话,女人微微愣了一下,而後惊道:“天啊,你竟然和我同级!”

    路笙也一下愣住。她本以为这样的人至少也有二十岁了,就算告诉她实际年龄是二十三四她也绝对会觉得正常的,却竟然和她一样是十六岁。

    “我叫连慕穆,你呢?第一个慕是羡慕的慕,第二个穆是穆念慈的穆。”

    路笙迟疑了一下,说出了自己的名字。

    “你是哪个学校的?”连慕穆又问道。

    又是一阵迟疑,路笙说出了自己的学校。从小到大,她就被教导不准和陌生人说话,更加不能够随便暴露自己的个人信息。而从小到大,她就是那麽做的,乖乖地听话,按照大人所说的去做。但现在,一切都不必要了。而且她觉得,如果是现在坐在自己面前的女人的话,就算说出来也没什麽关系。还只是刚刚见面,她却觉得连慕穆是那样让她有安全感。

    想到这里,她轻轻笑了。现在的她,也只有这样想到穆穆的时候才能够这样轻松地笑出来。好想穆穆啊。有空了,就去看看她吧。她一个人在那种地方,应该也会寂寞吧。要买一堆她喜欢的零食去看她。

    她缓缓走到房间门口,抓住了门把手──依旧是旋不开。不管怎样用力,门把手依旧纹丝不动。而窗户也被锁上了。窗户的材料已经换成了夹层玻璃。而房间里面的椅子也被固定在了地板上。她没有办法用椅子来撞破玻璃。

    现在的她、是被软禁在这个自己自小生活著的房间中。

    她知道自己出不去,却无能为力。

    在这种时候,反而轻易难以回想起来的东西不断涌现在脑中。

    听到路笙说出的学校名,连慕穆再次打量了路笙一眼,而後露出了恍然大悟的笑容:“原来是那里的大小姐啊。”

    敏感地看出了连慕穆眼神中的鄙夷和反感,路笙有种全身不舒服的感觉。果然,还是不要说会比较好。

    连慕穆又道:“现在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乖乖大小姐还是早点回去比较好。怄气也要适可而止。”

    “我能不能住你家?”听到自己嘴里竟然说出来这样的话语,路笙自己也吃了一惊。这句话,完全没有经过自己的大脑,自顾自地冲了出来。

    显然,连慕穆也是吃了一惊。她深深看了路笙一眼,而後挑起一侧的眉道:“如果我把你带回我家,你家的人不还会当我绑架你?”

    “我不回去她们还比较高兴。”路笙如此道,“而且,反正那些人也不会管我的死活的。”路笙的目光黯淡了。

    “看来家家也有难念的经啊。”连慕穆看著路笙,“不过,我家地方很小,又很破,像你这样的应该住不惯吧。”

    路笙沈吟了一下,而後道:“我会努力的。”

    看到她这样老实的回答,连慕穆不禁有些失笑。看来,她这次是拣到了一个不谙世事的大小姐了。

    已经做好准备会被领到一个如同电影里面看到过的贫民窟一般的破烂地方的路笙,在看到连慕穆的家後微微吃了一惊。

    完全不是她想的那样,连慕穆的家并不破旧。家里面很是整洁。应该说,是因为东西很少,所以看起来很是整洁吧。家里的地方不大,大约五十平方米不到。进门是一间客厅,客厅旁就是一个小小一个厨房,往後一个小小的厕所,还有一间塞了一张大床的卧室。并没有阳台。

    客厅里面并没有沙发,只是放著一张不大的小方桌,旁边有两张椅子。而小方桌的正对面,则放著一只还没有她的电脑屏幕大的电视机。

    连慕穆坐在了小方桌旁的一张椅子上,示意路笙坐下。

    路笙坐下,扫视了一眼整个客厅。客厅里面很是单调,没有装饰画也没有鲜花。原本应该是雪白的墙壁上已经开始泛黄,墙壁地下还泛著霉绿色。在客厅的一边有卷起来的一张席子。她问连慕穆道:“你一个人住?”

    “和我妈一起住。”连慕穆站起身,走进了厨房,路笙也跟著过去。连慕穆继续道:“不过她现在在工作,所以不在。对了,你吃了晚饭了吗?要不要吃点东西?”

    经连慕穆如此一问,路笙才想起来,她中午之後就什麽都没有吃过了。理应早就该觉得饿了,却现在才发现自己的腹中的饥饿感。她立刻对连慕穆点了点头,又问道:“令堂什麽时候回来,我想要正式打个招呼。”

    听到“令堂”如此郑重的称呼,连慕穆再次失笑。她对路笙道:“你说话的口气真是奇怪。这种时候,正常的称呼应该是‘你妈’或者是‘她’。‘令堂’这种词,像我们这些人是绝对用不到的。”

    路笙立刻改口:“那,你妈什麽时候回来?”

    “不知道。要看生意如何了。”连慕穆简单答道。路笙应了一声,并未深究。她还未来得及深究,注意力就被另一件事转移了。

    她见连慕穆从厨房的一个小冰箱的冷冻室拿出了两块被冻住的面包,放进一个小碗,把小碗放进了已经倒了三分之一水的锅里,打开灶台蒸了起来。她有些好奇地问道:“这是面包的最新型吃法吗?”

    知道这个不谙世事的大小姐一定不懂,连慕穆解释道:“这些面包买的时候都是快要过保质期了的。把它们按照每次吃的量切好放进冷冻室的话,就不会变质。而後每次吃的时候拿出来蒸软就能够吃了。”

    “为什麽要买快要过期的面包?买新鲜的不行吗?”路笙问道。

    “当然是因为要过期的面包比较便宜啊。”连慕穆有些无奈地解释道。

    路笙没有再问,只是默默地注视著面包慢慢被蒸软。几分锺後,连慕穆从一边抽出一G筷子戳了戳两块面包,确认了面包的软硬後,从锅里拿出了小碗。她抓起一块面包,吹了几口後咬了下去,而後对路笙道:“吃吧。”见路笙似是在犹豫著什麽,她不觉得有些火大:“又怎麽了?”

    路笙终於抬起头,看著连慕穆问道:“没有果酱吗?”

    ──*──**──***──****──*****──****──***──**──*──

    明天要翻字幕,orz。不知道还有没有空码字,唉唉……最近生活糜烂,不对,生活忙碌

    ☆、於她、如梦境却是现实.上

    “没有果酱吗?”路笙问道。

    连慕穆不觉想,如果现在这是漫画中的场景的话,那自己脸上一定布满了黑线外加额头上青筋暴出。她深呼吸一口後,对路笙道:“小姐,如果我家有钱买果酱的话,那还不如用那个钱去买新鲜面包。”

    见连慕穆的样子,路笙应了一下後立刻噤声。她拿起很是烫手的面包咬了下去。实话实说的话,这的确是这辈子她吃过的最难吃的面包了。先不说这面包完全没有她喜欢的黄油香味,而且竟然是没有果酱没有培GR的白面包,这个面包因为在冰箱里面冷冻过,而刚才蒸的时候也有水溅起落在面包的表面,所以面包的口感有一种渗水的糊糊的感觉,很难下咽。

    但是,她却吃得很开心。不管怎麽难吃,她竟然在和别人一起吃东西,这样的感觉真的久违了。仅仅是和别人一起吃东西,却能够让她觉得如此开心,不由让她感到很是意外。正因为这样,不论这个东西有多麽地难以下咽,她都能够忍受。

    吃完东西,在连慕穆的催促下,她打通了家里的电话。她并没有告诉接电话的女佣她的具体位置,而是告诉她们,如果父母有电话的话立刻转到她的手机,并且不准把她不在家的事情告诉他们。如果发生了什麽的话,立刻联络她。

    已经受过她威胁的女佣连连答应。路笙说完後挂上了电话,告诉连慕穆她已经联系好了。而後在连慕穆家的小浴室冲了一个澡後,她和连慕穆两人一起睡在了卧室的唯一一张床上。面对路笙的疑虑,在连慕穆解释“我妈是睡在客厅的席子上的,不用担心”後才安心睡下。

    自懂事以来,她一直都是自己一人睡在孤零零的房间,每晚一个人入眠。不论是做了噩梦还是遇到打雷的天气,她都必须一个人忍耐而不能够冲动父母的房间撒娇。因为,她想要做一个好孩子。更加因为,不论她如何想象,她都不曾知道,和能够给自己安全感的人一起入睡的安心。

    虽然席子不怎麽舒服,她还是睡得很好。第二天起床後,她见到了连慕穆的母亲。看起来是个非常温柔的人。而G据她的言行,路笙更加确定了自己的看法。对於家里无缘无故多了一个人,而且是个来历不明的人,她并没有说什麽话,而是露出了温暖的笑容来欢迎自己。那种笑容,她从来没有从自己的母亲的脸上看见过。她一直希冀的母爱,却是在这麽一个狭小的地方得到了。

    吃过了简单的早饭後,路笙回到了家。对於她而言,那里G本无法算得上是一个家。她已经无法从那里感受到家特有的温柔和安全感。那里不是一个能够让她躲避风雨的港湾,而是一个让她饱尝希望到落空、期待到绝望的地方。那里,只是她住过的地方罢了。

    她并没有理会那些看著她眼神闪烁的佣人们,直接从家里拿来了她能够翻出来的所有银行卡和现金。她看著自己衣橱里面的衣服,都是淑女正统装扮。想到连慕穆的那种装扮,她一下关上了橱门。正要走出家门,她似是想到了什麽,到厨房拿了两罐果酱。

    G据连慕穆写的地址,路笙坐上计程车回到了那个位於城郊的地方。看到路笙回来,连慕穆道:“我还以为你不会回来了。”

    “我就住在这儿了。”说著,路笙拿出果酱放在桌子上,接著拉著连慕穆道,“穆穆,我们去买衣服吧!”

    拗不过路笙,连慕穆带著路笙出去。买衣服,买日用品。看著路笙的阵势,俨然是准备在连慕穆家里长住。

    买东西的过程中,连慕穆多次觉得自己不知道该怎样评价这个大小姐了。对於商贩的报价,她从来没有砍价的概念。在她用两百五十块钱买了一件连慕穆五十不到就能够买到的T恤并且还和连慕穆感叹东西很便宜後,连慕穆就毅然挑起了替路笙讨价还价的任务。而路笙在一旁看得自然是觉得很是神奇。

    连慕穆陪著路笙从中午折腾到了天黑。为感谢连慕穆配了她那麽久,路笙提出要请连慕穆吃晚饭。

    路笙原本是想要带连慕穆去她认识的餐厅吃饭,但是却被连慕穆带到了她昨天被连慕穆带过去的那家小饭馆。没有拿菜单,连慕穆熟练地点出了四个菜外加一个汤,又要了一大瓶碳酸饮料。

    路笙问她经常来这家店吗,连慕穆答道:“我在这家店打工。”

    “那我也要打工!”路笙立刻道。

    连慕穆仔仔细细上下打量了路笙几回,而後无奈地道:“你会吗?”

    “你教我呀。”路笙

    大熊的甜点心无弹窗

    笑眯眯地道,“我会认真学的!”

    这时候,菜端了上来,连慕穆立刻对端菜上来的一位开起来三十多的妇女道:“老板娘,她提出要来这里帮忙,工钱什麽的看著给吧。”

    “是穆穆的朋友吗?”老板娘问道。

    “算是吧。”

    “那没问题啊,”老板娘笑著看向有些紧张的路笙,“明天你就和穆穆一起过来吧。”

    路笙的工作就算是这样敲定了。

    但这只是附属时间,两人来到这里的目的还是来吃饭的。对於路笙而言,这样的饭菜她还是第一次尝试。虽然感觉有些怪,味道自然也比不上她一直都吃的顶级料理,但是,能够和别人一起吃饭,使得不管什麽在她嘴里都是无上的美味。

    这样的生活,才是她一直都希望的。不需要多麽J致华贵,只要能够和自己喜欢的、能给自己安全感的别人在一起就行了。

    每天上午十点,路笙和连慕穆就穿过两条弄堂到了那家小饭馆,然後帮店里的忙。一开始,路笙当然是难以适应其内的各种工作,连慕穆满以为这个百分百的大小姐很快就会受不了这种小饭馆艰苦的环境而放弃,却没想到在一个礼拜後,她不但完全克服原本心理上的各种障碍,工作也开始上手。

    再加上她面对客人时候露出的甜美笑容,以及不管客人说什麽都会平心静气回答的态度,店内的生意火爆了很多。而老板娘自然也是很满意这个虽然还是偶尔会显得有些笨手笨脚的新帮工。

    在她开始工作後的大约半个月後,一堆人吵吵嚷嚷地进了饭馆。已经是习惯X的,路笙立刻出声招呼,在看到来人的瞬间,她一下呆住了。

    ──*──**──***──****──*****──****──***──**──*──

    终於发上来了,终於到了两千个字了,呜呜呜

    本来可以早点发文的,但是,今天是我暑假过得最不高兴的一天了。真是太暴躁了,我真是差点裂了。我知道那里是个混乱的地方,我知道XX或者XX是不对的,但是你XX也太过了吧。我真是佩服我其实如此X急如此暴躁的人竟然忍下来了。我真是很多次在回复栏里面打了一堆字而後直接关了窗口怕我自己真的发上去了。

    为如此混乱的事情致使自己两个多小时面对word却是码不出什麽字的自己感到默哀。果然你还是修行不够啊。

    不够,我还是没有食言的!现在还是八月一号!我更了呀,我真的更了呀,哭泣了……

    谢谢所有还支持我的孩子们,果然还是鲜好。我怎麽就执念成那样把自己给卖了呢?!那麽XX的一个地方!

    算了,我发现我有点抱怨过头了,真是不好意思,给大家造成了那麽多的麻烦。谢谢所有没有删我专栏的看官大人们。《成人礼》的两个番外(支线+主线)绝对不坑,捅死我也不坑。捅死我也附体在别人身上码字!

    麽麽所有的看官大人~~

    天啊…… 鲜求求你别抽了,让我传上去吧……我传了很多遍了呀啊啊 !

    ☆、於她、如梦境却是现实·下

    虽然距离上次见面已经过去了半个多月,而且上次的那次连见面都算不上。因为那时候,G本没有看清这个人的脸。但即便如此,在看到这个男人的第一眼,她就认出了他。

    男人看著僵在那里的路笙,皱起了眉:“干吗,看什麽看,有什麽好看的?”而後,他似是意识到什麽的微微眯起了眼,上上下下打量著路笙。一下,他笑了出来,大步向前一跨,和路笙的距离不到二十公分。“是你啊。怎麽,要不要继续上次的事?”

    路笙彻底僵在那里。她注视著男人近在眼前的脸,一句话都说不出来。这个人,就是那天在那个街角,向她“打招呼”的那个不怀好意的男人。现在他的身上穿著散著汗臭的运动衫,脸上自然也没有血痕,只是淌著汗罢了。

    见路笙没什麽反应,男人自是更进一步。他一把抓住路笙的手臂,将她向自己拉去。

    “阿浩,你干什麽呢?”连慕穆皱著眉看著说是一脸Y笑也不夸张的来人。

    “小穆你在啊。”男人有些悻悻然地放开路笙的手,看向了连慕穆。

    “原来你不是来找我的啊。”连慕穆斜了阿浩一眼,招呼他旁边的几人坐下。显然,这几个人和连慕穆都是熟识。

    正当路笙不知道自己是应该离开还是继续留在这里时,连慕穆一把拉过路笙,向坐在那里的几人介绍路笙。只是说路笙时她外面的亲戚,现在住在她家罢了。同时,她也向路笙介绍了坐著的人。这些人和她都是同一个高中,而那个叫做阿浩的男人就是连慕穆现在的男朋友。最後,连慕穆对那些人道:“你们要是敢随便对路笙出手的话,我可不会饶了你们的。”

    路笙不得不说,连慕穆是个很有魄力的人。她做什麽都有一种不容别人说不的气势在。最主要的是,她在连慕穆的身上感受到了安全感。正因为这样,自己才会在一开始的时候告诉她自己的名字,才会提出要寄住在她的家。

    在她说了这句话以後,阿浩就没有再来骚扰她。而和阿浩一起进来的人也没有做出什麽过分的举动。虽然有些人在某些时候打量自己的眼神还是让自己很难过,但是渐渐地,她发现其实那些人都是些好人。虽然说话比较chu鲁,做事很多事情也比较随便,偶尔也会带著伤,却都是些说话很直、做人很磊落的人。

    和这些相处,要比以前和那些看起来很体面的大人们相处起来轻松很多。在这里,人想要说什麽就可以说什麽,没有人会堆起那种虚假的笑容。她不需要努力控制自己的面部肌R强迫自己堆起那种如同洋娃娃一般没有生气的笑容,只要做自己就可以了。不用故作矜持,想要大笑的时候就可以放生大笑。这里没有人会训诫你不守礼仪,只会有人陪著你一起大笑。

    时间过得很快。她意识到的时候,才发现距离一般学校开学的时间已经不到两个星期了。在外面的这一个多月,她差不多每周会回一次家,处理家里的一点事情。而这次她回家,她以半威胁的方式让家里的女佣充当她的监护人,然後撤销了自己原本学校的学籍,转学去了连慕穆所在的学校,并且成功编入了连慕穆的班级。

    她走到自己的书桌旁,从自己的随身皮夹里M出了一把小钥匙,打开了书桌最下面的抽屉的锁。抽屉里东西不多。她从里面拿出了几张纸。那是她在那个学校时候所收到的成绩单。只是很简单的一张打印了各科成绩外加总排名的纸头罢了。但是,这几张纸却是她细心珍藏著的。

    关於那间学校的大部分东西都被处理了,现在她手上的,能够证明自己确确实实在那里呆过的只有这麽几张纸而已了。这个班级、这个学号,是只有在那里的自己才拥有的东西。那是她过得最为轻松、也最为真实的几年。

    想到那时候,老师说要介绍新同学、自己走进来时穆穆所露出的惊讶表情,还是会觉得很有趣。穆穆也说了,她原本以为自己上学了就会回去了。而自己在上学前的确也回了自己原本住的那个地方,却在第二天以那种方式出现在了她的面前。

    她的手轻轻抚过那已经有些泛黄,上面也有皱痕的纸头,慢慢回忆著那时候的点点滴滴。

    路笙还是第一次来到这种学校。以前她所就读的,都是些真正意义上的贵族学校。这里的生活和她以前真的是截然不同。起码,她们的校服就不是这样臃肿显得很是劣质的运动服。也不会有老师说“头发不许披下来”、“刘海不能超过眉毛”、“不能打耳洞”、“不能戴首饰”之类的话。

    不过对於她而言,对这些不同也只是觉得很是新鲜罢了。经过了一个多月的小饭馆打工生涯,她已经很适应这里的生活了。

    而这里的学习的课程也和她原本学校不太一样。这里没有经济课,也没有那麽多英语课,不用修那些外语,更不需要参加那些如同新娘课堂预备班一般的课程。而上课的时候,学生睡觉老师也不怎麽会管。

    这个学校并不差。算是整个城市不错的高中。但是,就像是很多高中都有的那样,连慕穆和阿浩他们都是体育特招生。连慕穆的特招项目是短跑。每个学年开始的时候,都会举行校级运动会。那个时候,路笙第一次看到连慕穆穿著无袖背心、运动短裤在深红色的百米塑胶直道上奔驰的样子。如同小鹿一样飞驰出去,很快就把同组的人甩在後面。

    而在决赛的时候,路笙还是第一次看见,在短跑决赛的时候,第一名和第二名之间差了十五六米的距离。

    而两百米赛跑的时候,连慕穆也拿到了第一。那个时候连慕穆捧回两个第一凯旋回到班级所在的位置时候,那个笑容真是太B了。有些不好意思,但是又透著骄傲带著自豪,她一直在笑。一直在看台上帮她加油、声音已经完全哑了的路笙只能递水给她,拉著她坐在自己身边。

    新的高中生活就这样开始了。每天路笙都和连慕穆一起上学,然後一起放学。连慕穆要训练的时候,她就在教室自习等著她。晨练的时候也和她一起去学校,而後在教室里面补觉。

    她回到那个原本她住的地方的时候越来越少。差不多一个月一次。而在难得父母回家一趟的时候,她才会回到家,脱下自己身上在外面买的随便的衣服,穿上为她定做的淑女裙,堆起如同洋娃娃一般的笑脸,和父母一起共进晚餐。

    她面对著父母甜美的笑著,而後心中不断地冷笑。但是这样对她而言是必须的。毕竟,她必须要好好保护自己在外的生活。

    她真正的生活。

    但是,不管她怎样辛苦地隐藏,还是会有暴露的一天。

    这样的生活能够持续二十个月,她是否应该庆幸?

    ──*──**──***──****──*****──****──***──**──*──

    有文果断扔!终於更新了~

    今天见到接待的留学生了。唯一那个德国籍的大四男生还是很帅的,hohohoho~ 他女朋友超级可爱的!

    <% END IF %>

    ☆、如梦境的现实总有消退的一天

    时间缓缓推移著。但是在路笙看来,这样的生活却带动著时间快速前移。快乐的日子总是过得特别迅速,伴随著充实。一晃眼,一整个学年过去,再一晃眼,时间已经到了四月。期间自然也发生了大大小小、家里家外的事,但是在路笙看来,却没什麽特别重要的。最令她记忆深刻的,也就是在高二过了半个学期後,连慕穆就向她的男朋友阿浩提出了分手。分手理由很简单,是因为阿浩喝醉了酒,而对路笙动手动脚。

    在场的自然不止路笙和阿浩两人。原本,只是大家一起出去闹闹,而後随便在一家小酒吧喝点酒。那里并不是什麽正规的酒吧,而店主也和带他们过去的一个学长认识,便给他们开了一间小包厢。连慕穆自然也在。能让路笙去那种地方的唯一理由只是连慕穆。

    对於大多数人而言,酒喝多了,人的话自然也跟著多了,紧接著,不必要的动作也多了。阿浩开始还比较收敛,只是多瞄了路笙几眼,路笙只当是没看到。而後听到的人都能听出来,他说的话都折S著路笙,路笙也只作不知状。再後来,趁著连慕穆外出叫酒的时候,阿浩直接扑到了路笙的身上。

    对於他突然的动作,路笙的身体再次僵硬,而旁边的人大多只是看好戏的心情罢了,只是唏嘘著起著哄。还未等路笙作出更多的举动,她就感到自己身上原本重重压上的质量突然不见了。而後便看见阿浩被斜躺在一边的沙发上,连慕穆就在他面前。狠狠甩了阿浩一个耳光,连慕穆冷冷道:“真是个不要脸的男人。”

    虽然没有明确表示分手,但是自此以後,连慕穆没有和阿浩说一句话,就算是看他一眼都嫌多余。刚开始阿浩还会来找找连慕穆,後来便没有来过了。而路笙因为一直都在连慕穆旁边,他也没有再多路笙做什麽多余的事情。在第二天,他曾来过路笙面前要给路笙道歉,却被连慕穆强行拉开。路笙问连慕穆为什麽的时候,连慕穆如此答道:“那个家夥是喝不倒的,昨天那是装醉。”

    虽然提出分手的算是连慕穆,但对於因为自己的缘故而致使连慕穆和她男友分手,路笙觉得很是抱歉。连慕穆却安慰她这没什麽,还说“那种差劲的男人送给我我也不要”、“原本也只是无聊所以和他玩玩罢了”。但是据别的人说,这两个人在之前,虽老有大小摩擦,感情却是好的。

    路笙总希望连慕穆能够再去找个男友,也多有暗示,但是连慕穆在这之後没有交过任何的男朋友。她依旧和男生走得很近,却是没有再有进一步的发展。一次,路笙明确问连慕穆为什麽不交男朋友。连慕穆捏了捏她的鼻子,如玩笑一般地道:“比起交男朋友,我倒是愿意做个男朋友。”

    路笙自然知道连慕穆只是在开玩笑,可她非但没有丝毫厌恶的感觉,甚至闪过“如果穆穆真的是自己的男朋友就好了”的想法。

    穆穆、是第一个给予她安全感的人。

    可是,这样的日子终归还是没能够长久。她早就有所自觉,她现在的行为无疑在玩火,纸永远包不住火,更何况现在包著这团火的还是易燃纸,她只能够小心翼翼地躲在一旁静静燃烧,可惜火势终会蔓延开来,终会被人察觉。

    她的父母还是发现了。本来这样的双面生活已经是漏洞频出,能够让她瞒了整整二十个月实在如同天方夜谭一般。

    四月时,大部分的寒气已经带上了柔软的春意。虽然这一年的冬天时难得一遇的寒冬,春天来得也比往年晚,但是终於,在绵绵春雨之後,原本只是冒头试寒的微绿开始大片漫上地面,而光秃秃的枝桠上也抽出了一粒粒小巧泛著娇嫩淡绿的小芽。没有几天,就有一种季节转换的感觉。

    距离高考只剩下两个月了,路笙自然也是紧张。现在的她,只是希望自己能够靠著自己的力量决定自己的人生,她希望自己能够走自己期盼的道路,因此,她第一次、努力地念书,只是为了能够大学四年依旧和连慕穆在一起。因为体育成绩优异,连慕穆已经被到当地最好的大学提前录取。为了到达那个大学的高考分数线,路笙忙著埋头啃课本。

    连慕穆自然也知道她如此认真早出晚归的原因,便也陪著她。路笙原让连慕穆先回去,但是连慕穆却以走夜路很危险的理由,执意留下来陪她。後来,路笙也没说让她回去的话。有路笙在她身边,她会觉得特别安心,更加能够集中J神。

    虽然她自认为在这一年多的时间里面,她已经在各个方面都进步了不少,可是对於来自异X的危险X,她依旧没有太大的自觉。“有穆穆在,什麽都不需要担心。”每次,她都在自己的心里如此告诉自己。而事实上也是这个样子。连慕穆总是会护著她。她知道这样是不对的,她也应该学著自己来保护自己,但是她却担心,当自己有一天能够自己保护自己了,连慕穆还会像现在这样陪著她吗。因此,她就放任自己享受穆穆给予的安全。

    原本,已经确定大学的连慕穆并不需要参加学习的晚自习,但是每天晚上,她都会出现在教室里,坐在连慕穆的後面,随便拿著自己感兴趣的小说书看著。

    连慕穆的家庭并不宽裕,毕竟只是单亲家庭,即便连慕穆也会打打临工铺贴家用,却没有很明显的用处。虽然只是偶尔,也会出现拖欠水电费的情况。因此,路笙总是会在教室里面留到保安出面清场的时间,然後才回去。回到连慕穆的家中便随便洗洗就睡了。而第二天起一个大早再去早自修。为了方便高考生备考,教室在早上六点半就开了。连慕穆原本就要每日晨跑,一年四季都起得很早,而路笙则和她一起起床出门。只是,她是跑步去学校,而路笙则是骑单车上学。

    日子就是重复著这个样子。每天大清早,在整个城市还很是安静的时候,两人就一个跑步一个骑车出门去学校,而晚上,便由连慕穆骑车载著路笙回去。虽然快晚上十一点,可路上依旧热闹非凡,若是见著了街上认识的人,便两人一齐出声打个招呼。

    这个样子的生活持续著,唯一什麽不同的话,也只是每天早上天在渐渐变亮。从原本的M黑起早到後来天变已经起了亮色。

    原本路笙以为,这个样子的生活会一直持续的。但是那天,当她和连慕穆回到那个已经将之当为自己的家的小屋时候,里面却出现了不该出现的人。

    那里面──

    她的父亲正坐在狭小的客厅中。

    ──*──**──***──****──*****──****──***──**──*──

    最近都在码《歌》,真的非常不好意思,拖得那麽久才过来发文。明明说要加快剧情,结果…… 唉唉【苦笑】

    现在我已经在学校了,有,哇哈哈,很兴奋地表示,哦也果然有!

    今天搞定所有的手续,发现明天也不需要英语分级考,真的很高兴,然後就憋了那麽两千多字赶快乐呵呵地呈上来了~

    明天如果事情不多的话,就努力再扔两千字上来吧!

    後面军训,再後面上课,我看过课表了,满满当当的,真是销魂……世界变得不可知了……

    但是,即便如此,我也会努力码字不时扔两千字上来的!争做坑品很好的人!

    谢谢所有给过我票和收过我这个小专栏的众看官大人们。本人在此深鞠一躬。你们给我的巨大鼓励(鸭梨?!)逼得我码字…… 谢谢送我礼物的孩子们,麽麽~~~

    最後给自己现在尽力在码的文打个广告,现在在晋江连载的《为我而歌》还是在日更的,就算不日更也是隔日更啊,欢迎大家去看看呀~ 地址的话,就在我的专栏首页我对你说,那里有一个按钮,按一下就会出来了~~ 更加欢迎给我打分留评~ 那里留言没有字数下限什麽的哦~ 而且看文留言什麽的也G本不需要注册~~~~

    最後再吼:深深爱著你们也爱著鲜这块土地啊啊啊啊!

《成人礼》最新章节就到艾克小说网【www.ik777.net】 手机版【m.ik77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