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在线娱乐平台:乐虎在线娱乐平台 >> 玄幻魔法 >> 夜夜偷香(书号:29863

正文 44-49完结

作者:一被子
    夜夜偷香、44

    让萧忘尘给自己穿上衣裳,林千松便打发了他去干别的事,自己走出卧室。下体的不适感让他行走的动作有些别扭,但他已经睡地足够,不想再睡了,只有尽量让自己行地端正。

    门外是二楼回廊,他双手撑着木头栏杆,向下观望,正巧看到苏行风和三哥一同走进客栈大门。

    林青岩注意到林千松,远远冲弟弟笑了笑,接着苏行风也看到了林千松,他的表情有些沈闷。林千松朝他勾了勾手指头,苏行风一怔,有些犹豫。见他没动静,林千松有些不耐地又挥了挥手,苏行风才向二楼走去,林青岩走在他旁边。

    “怎么你们两个走在一块。”林千松挑眉道,“干了些什么勾当?”

    “在那边的酒楼小酌了一番。”林青岩说,上下扫了两眼林千松,“萧忘尘那厮,玩地有些过了。”

    苏行风没听懂林青岩的话,没太放在心上,只是看着林千松。

    “罚了他了。”林千松说。

    林青岩微微颌首,说:“恐怕得要个两三天才能恢复吧。”

    “估计是。”林千松闷闷不乐地说。

    林青岩用扇子敲了敲旁边苏行风的肩膀,说:“去,好生照顾你家老爷,明日一早动身赶往雁城。”

    “啊?”苏行风有些不解,“去那做什么?”

    “苦寒庄的总部在雁城。”林千松替他解释,“去端了那帮反贼的窝。”

    苏行风了然地点头。

    “我还有点事,先走了。”林青岩这就离开了。

    “你不舒服吗?”苏行风走上前,搀住林千松,见后者似乎有些步伐不稳,关切问道,“怎么了?”

    “昨天萧忘尘做了一夜……”林千松摆摆手,说,“不说了,那个混帐奴才,扶我回房。”

    苏行风这下听明白了,不禁有些尴尬,动作轻柔地将林千松搀扶进房间。林千松不想躺下,就让苏行风坐在椅子上,自己坐在苏行风大腿上休息。

    又是赶路。林千松这一趟出G,着实走了不少地方。

    林青岩的马车在前,林千松另外买了一辆大马车,自己在车内舒舒服服睡觉,萧忘尘和苏行风则坐在车外。拿着马鞭的是萧忘尘,苏行风没事干,只好眼神往旁边的瞟,总觉得和旁边这人在一起很不自在。

    半道停在路边休息,萧忘尘前后左右贴身地照顾林千松,苏行风看了一会,觉得着实刺眼,只好撇过头去。

    雁城,不出一日就到了。

    一进城,一行人就感觉到这里比其他城市相对浓厚的江湖气息,路边摊里、街上有不少带刀佩剑的人士。苏行风好奇地张望,心里翻来覆去地想一些东西。

    到时已经是黄昏,一行人在一家客栈休息。

    客房里,苏行风与林千松以及林青岩围坐在桌边,边上站着两个王爷各自的几个侍卫。

    “直接抄家怎么就不行了?”林千松皱眉道,“八王爷和三王爷想抄谁的家,谁敢阻拦?”

    “民不与官斗,平民好抓,但混江湖的可得另当别论,苦寒庄在江湖武林颇具威望,庄主面上又是个乐善好施之人,我们直接带兵闯进去,二话不说抄人的家,不说庄里的人,雁城的江湖人恐怕也会阻拦。”林青岩说,“我可不高兴将人关进牢里后,来几个不懂状况又自以为是义举的爱管闲事之人闯进牢里捣乱。”

    “三哥何时怕了那些江湖混混。”林千松不快道。

    “三哥要争王位,自然要给父皇带去舒心的消息。”林青岩笑道,“不过是抄的时候多费点功夫而已,着什么急。”

    “你查个贪官花了不少时间了,父皇就不急着让你回去?”林千松问。

    “是时候急了,苦寒庄一抄,我就领着一帮反贼回京。”林青岩说,“本想让二哥代劳,不过想想还是算了,苦寒庄积蓄多年,必定油水丰厚,岂能让二哥都贪了去。”

    “二哥?”林千松眼一亮,“二哥在哪?二哥不是出家了吗,怎么给你代劳抄家这种事。”

    “表面上是出家,实际上是跑到江湖逍遥去了。”林青岩说,“不然堂堂一个二皇子国事不理,却跑出去跟人抢魔教教主的位置,这事说出去多给父皇丢脸。”

    林千松哑然了一阵,笑道:“二哥那家伙,脾气大,不喜欢别人当老大,又嫌G里规矩多,干这事倒真不让我意外。”意外得知二哥的消息,林千松很开心。“三哥你该早点告诉我,我好找二哥玩去。”他微微抱怨。

    “你二哥忙地很。”林青岩遥遥扇子,看了眼欲语还休的苏行风,“想说什么,直说便是。”

    苏行风摇摇头,说:“没什么。”他只是吃惊一个王爷去当魔教教主,但想到这两人,又觉得没必要太惊讶。

    “那就这样,今天先休息。”林青岩道,“林锺,你与萧忘尘去先查探一番苦寒庄,看看最近苦寒庄有没有什么动作,萧忘尘,备好你这段时间查到的东西,到时可别出岔子。”

    “是。”林锺与萧忘尘领命,这就离去。

    一下子,屋里就只剩三人。

    林千松看了看外头的景色,夜幕已经完全拉了下来。若没这趟出G,这时候他没事的话通常都在跟娇人温存,这会儿倒也可以留苏行风或者三哥过夜。不过前两天侍卫干地实在过火,他感到那地方还有些没恢复,但心里又有些痒痒。

    林青岩见到林千松脸上的表情,促狭笑道:“八弟,想什么呢,一脸的饱暖思Y欲。”

    “在想明天怎么做才能让三哥回京之后面上有光,而且光芒大盛。”林千松说。

    “方才你还一副麻烦的样子。”林青岩说。

    “哪有,怎么会。”林千松摆上认真的表情,“三哥的前途,就是弟弟的前途,千松自然不会怠慢。”

    “滑头。”林青岩骂道,“别以为三哥看不出你那点心思,真是放纵你太久,成天想着这事。”

    “三哥就不想吗?”林千松一脸含蓄,“我其实也没怎么想,前两天累坏了,哪那么多J力思考这个,三哥你早点休息,行风服侍我睡觉。”还是行风好,能解闷又温柔,想高兴一下又不伤身就属行风是最好的人选了。

    夜夜偷香、45 H慎

    林千松冲苏行风笑了笑,后者也温柔地冲他展露笑颜。

    “嗯,是休息的时候了。”林青岩站了起来,走到林千松身旁,双手搭在对方的肩头上,“上床去吧。”声音有些低低地,听起来极其暧昧。

    苏行风与林千松抬头看向他。

    “行风服侍我就好了。”林千松有些提心吊胆,“三哥你回自己的房间休息呗。”

    “苏行风服侍你,你服侍三哥呗。”林青岩浅笑道,“这里床够大,躺三个人不碍事。”

    苏行风吃了一惊,说:“三个人……你真的不是在开玩笑吗?”另外有两个人和自己共享一个情人是一回事,情敌直接在床上和自己共享情人可又是另一回事了。

    “就是,你把我的行风当什么人,岂会和你同做这种下流勾当。”林千松装模作样斥道。他以前在妓院这么玩过,但那是玩别人,如今可是自己被玩。虽说自己也会爽到,但到底比和一个人做要累许多。

    “八弟真不想尝尝双龙?”林青岩双手从林千松的X前滑下,滑到后者的小腹上,再往下就能碰到胯部,但他停了下来。他说:“想想两G巨龙在你体内的感觉。”

    “啧……”林千松一脸惊惧,“一定痛死了。”

    苏行风禁不住一手扶住额头,他已经无法用语言形容此刻自己的心情,也无法形容那二人,只有满满的尴尬。自从认识了林千松,他的道德观频频受到攻击。

    “有三哥在。”

    “有你在才怕。”见三哥猛然挑起了眉,林千松有些无奈道,“你让行风也同意才算数。”

    话题忽然转椅到自己身上,苏行风两手一挡,说:“我这就走。”他还在纠结养父哥哥还有两个情敌的事,哪有心思做这种荒唐事。他这就要站起来,却被林千松一把拉住。

    林千松露出一个有点儿勾人的笑,站起来,坐到苏行风大腿上。苏行风怔了片刻,想到旁边还有另一个人,不自在地想推开身上的人。林千松手一圈,抱住他,微抬头吻住他的嘴唇。

    唇舌交缠。

    苏行风的手像在迟疑,过了一会儿,他的手投降一般放了下去。

    两片嘴分离,两人都感觉到对方温热的气息,林千松感到体内一阵骚动。他伸出舌尖,快速在苏行风湿润的嘴唇上舔了一下,他的屁股下有什么东西跟他的身体一样,在骚动。

    “我明日再来陪你可好?”苏行风苦笑,说,“或者让你三哥今晚回避一下。”

    “你看他答应不。”林千松说。

    林青岩重重地哼了一声。

    “我……不习惯。”苏行风说,“你们这种当王爷的高级玩乐,我不适应。”

    “你既然有心接受与两个情敌共存,也该能接受这事儿才对,不过是项消遣,而且还难得一尝。”林青岩今天是心血来潮想玩,不出几日他就要回京了,林千松却不会那么快回去,这之前就该好好放肆。

    “三哥,你别教坏行风。”林千松抱怨道,然后对苏行风说:“这事平民百姓也能做,哪有什么身份上的限制。”

    “千松……”苏行风极其无奈,“萧忘尘他……难不成也会答应参与眼前这种事吗?”那萧忘尘对林千松的占有欲不是一点半点,他再吃顿也看得出来。

    “主子想要的,奴才岂有不给的道理。”林青岩轻笑,“不过三龙还是过份了些。”二龙刚刚好,不多又不少。

    林千松笑而不语,扯开苏行风的衣领,低头在其琵琶骨上稍稍用力地咬了咬。接着他的一只手从低矮的衣领探进衣内,在结实的腹肌上M了两把。苏行风本身就不是定力深厚之人,呼吸一促,苦恼地呻吟了一声,一副败在林千松手上的样子。

    “倒霉摊上这么个对象。”林青岩替苏行风把话给说了出来。

    林千松瞪了他一眼,林青岩笑了笑,走上前去,站在椅子后面,低头吻住林千松的嘴巴。林千松柔柔地哼了声,享受三哥舌头的高明技巧。

    苏行风被迫夹在二人中间,感到很难堪,然而不等他有所表示,还在接吻的林千松忽然拉开他的裤腰带,手迅速探进裤里。命G子被抓住,还是在这种窘迫的情景下,苏行风抖了一下,连忙想退,却被林青岩按住了肩膀,站不起来。

    “喂,呃……”苏行风话还没完全出口,X器被摩擦了几下,激烈的快感猛然冒上来,他一下子什么话也说不出来了。

    林千松的掌心贴着苏行风的YJ,后者竭力想忍住内心奔涌的情欲。林青岩松了嘴,林千松勾唇笑了下,手使劲在苏行风X器上上下摩擦。苏行风闭上双眼,紧接着又睁开,表情满是难耐。

    林青岩单手抓住椅背,将椅子连同上头的两个人拎到了床边。

    “到床上去。”他说,“一张椅子如何容纳三个人。”

    真的要做这等Y乱之事了吗!苏行风脑中警铃大响,林千松的一G手指指腹在那G头上一按,警铃瞬间就哑了。

    “千松。”苏行风忍不住轻声唤道。

    林青岩此刻脱衣服上了床,胯间的巨物已经傲然挺立。林千松也上了床,苏行风被拉着也上了去,坐在床头。林千松背对苏行风跨坐在对方胯上,双腿打开,林青岩此时靠了过来,林千松张嘴,含住林青岩的X器。

    起先只是含住G头,口腔里的舌头舔弄G头上的小孔,YJ在林千松的嘴里胀大了一圈。他接着吞了近一半进嘴里,林千松不常为别人这么服务,吞地很辛苦。

    眼前的景色让人喷血,苏行风怔怔地看着,感觉头快要炸了。

    林千松的屁股在苏行风的胯间磨了磨,明显地提醒与示意,一边双手解自己的衣服。但他的手很抖,好一会都没把衣服脱下来。

    苏行风双手探到林千松身前,替他褪去衣物。他不太好意思脱自己的。他的手在林千松的X口停留了一阵,然后下滑到对方的下腹,轻柔地抚M那里的皮肤。接着他的手抓住林千松挺翘的YJ,后者闷闷地哼了一声。

    夜夜偷香、46 3PH慎

    林青岩两手扶在林千松头上,其中一只手轻柔地抚M林千松的头发。他静静地看着苏行风的动作。

    手里的X器直挺挺地,苏行风的手一抓上去,那东西立即激动地更硬了些。苏行风的大么指指腹放在G头上,轻柔地按压小孔,小孔非常热情地迅速吐露YY,林千松忍不住含糊地呻吟了出来。

    林千松忽然吐出嘴里的巨物,喘了几口气,说:“我衣衫里有润滑的。”

    林青岩笑了笑,没问怎么在自己衣衫里藏那东西。他下身一挺,勃发的X器又C了一半进林千松的嘴里,后者发出“呜呜”的声音。

    苏行风侧身将林千松的衣衫拿过来,翻找到里头的一个小瓶子,衣服扔回去。他扒下瓶塞,瓶子里的香味立即争先恐后钻了出来,那气味在鼻尖索绕,惹人心动。苏行风抬了抬林千松的屁股,将瓶里的粘稠Y体悉数倒在自己掌心,接着赶紧贴到林千松的X口,生怕浪费了一点。

    “唔……”下体私密部位被冰凉的Y体和温热的手掌覆盖,林千松忍不住呻吟了出来。

    苏行风的手指钻了进去。他定力不高,他的那话儿已经硬地有些疼了,但他不想弄地林千松不舒服。手指的探入让林千松的身体忽然紧绷了起来,感受到柔软的肠壁夹紧自己的手指,苏行风另一只手难耐地在自己的X器上摩擦了几下,同时又往RX内钻入一G手指。

    “嗯……哼……”林千松舒服地哼哼了声。手指能带来的舒服就只有一些些,却挠起了更多的瘙痒,林千松感到更难耐了,忍不住动了动屁股。

    林青岩一只手探下去,在林千松的一边R头上用力掐了一把,掐地林千松身子猛地一缩。

    “急什么,不好好润滑,一会吃不了可别期望三哥救你。”他说。

    林千松说不了话,只有郁闷地又哼哼了声。

    苏行风忽然抽出手指,下体用力一挺,已经胀到极致的X器猛然C进林千松滑嫩的RX。同一时间,林青岩按住林千松的后脑勺,强制弟弟全部吞下自己的X器,直吞到G部。

    苏行风难以忍受地开始律动,用力撞击林千松的屁股。

    林千松前面后面都被深深地C了G东西,这感觉愉快里带着股难以掩饰地耻意。

    “瞧你们俩这点自制力。”林青岩满含嘲讽意味地说。他抽出被林千松的嘴服侍地很好的X器,林千松舔了舔湿湿的嘴唇,转头往后靠,吻住苏行风的嘴。

    苏行风尝到了自己和林千松以外的男人的味道,林千松甚至把舌头伸到了他嘴里。

    林青岩蹲下去,将林千松的双腿架地更开,林千松甚至痛叫了出来。他往已经含了一G巨物的RX里探进一G手指头,进去地有些困难,林千松眉头皱了起来,苏行风也动作也停了下来,两人唇舌分离了开来。林青岩的手指在里头轻柔地抽送、搅动,林千松紧皱的眉头渐渐舒缓了下来。

    趁此机会,林青岩将第二G指头C进去,林千松叫了一声。苏行风在林千松的脸颊上轻轻地吻了几下,由自己的X器感受到手指的触感,心里和林千松一样紧张。

    林青岩忽然抽出手指,一手按着林千松的肩膀,一手抓着自己的YJ,对准那已经被一G大RB撑地很开的X口,用力往里头挤。

    “啊……啊啊……”瞬间就感到下体撕裂般的疼痛,林千松痛叫了出来,眼泪也紧跟着出现。

    苏行风心疼极了,另一G巨物往柔软的X道内缓慢却坚定地C入,他感到X道变得极其拥挤。苏行风紧紧抱着在微微颤抖的林千松,以此安慰正承受从未承受过的可怕经历的爱人。

    “两G不行吧。”他忍不住说。

    “呜呜。”林千松难受地叫,“要坏了。”

    林青岩不为所动,猛然一个用力,X器全部C进已经撑到极致的R洞。林千松仰头尖叫,苏行风不停地亲吻他的脸颊。

    “这不是很好吗。”林青岩轻松地说,吻了吻林千松的嘴唇。

    “痛死我了。”林千松说。他的眼泪都流下来了。

    “想更舒服,当然要多付出点才行。”林青岩云淡风气地说。“感觉怎么样。”这句话是对苏行风的。

    苏行风脸通红,低声说:“还好。”其实他很舒服,但不好意思说出口,毕竟林千松看起来很难受,他的这份快乐是建立在林千松的难受上的。

    “我感觉很好。”林青岩说,拍了拍林千松的屁股,林千松瞪了他一眼。

    林青岩笑了笑,开始浅浅的抽送。这样做惹得林千松敏感地绷紧身体,肠道跟着收缩,又惹得苏行风舒爽地闷哼了出来,忍不住一起开始浅浅的律动。

    两G巨物在自己体内,虽然动地很轻柔缓慢,仍旧让人感到非常难以承受。林千松眉头紧皱,额上一层薄汗。

    虽然提心吊胆,但这样温柔的抽送其实没给林千松带来什么伤害。那两Gchu壮的YJ渐渐胆大起来,不约而同动作加快,力道也更大了些。

    林千松清楚感觉到体内巨物的变化,忙叫:“不要……啊,慢点……要坏了。”

    “不会的。”苏行风在他耳边说。

    林青岩猛然一个用力地顶撞,J准地撞在RX内最致命的那一点上,林千松的声音立即变成了浪叫。

    “啊啊──那里,啊哈……”肠X也不再一个劲地咬紧,变得松软了些,这样让里头的两G巨物能比较自在地活动了。

    苏行风跟着用力C进去,顶在同样的位置,又惹来林千松愉悦的呻吟。

    两个愉悦的主导者尝到甜头,开始像平常做爱一样,对着柔软的RX狂C猛干。林千松感到肚子快要被戳破似的,兴奋中含着一些惊惧。他双手抱着腹部,脑袋靠在林青岩的X口上,承受一次又一次疯狂的捅入、抽出。

    一对一的时候,他可以很舒爽,同时还能和对方一起“共舞”,收缩肠道、跟着摆动腰杆、坐到对方的胯间含住那G巨物身子上上下下运动,哪样都行。然而当一对二的时候,那些都不好使了,他还是他,却被彻底压制着,除了承受,什么都不好干。

    夜夜偷香、47 3PH慎

    “唔……啊啊──要坏了……”林千松又是兴奋又是难过地Y叫,“啊啊……舒服……呜啊……就是那里,啊啊……”

    一会儿说要坏了,一会儿又喊舒服,叫人不知道拿他怎么办好。

    林青岩才懒得照顾林千松这时候的说出来的语言,心里自有分寸。苏行风原来还担心真的把林千松给弄坏了,到后面渐渐也放开了。两G硕大的X器在嫩滑的R壁的包裹下,凶猛地进进出出。

    用力地干进去!不是撞在敏感的那一处,就是捅入了肠X的深处。接着抽出来大部分,片刻不停地又狠狠捅进去!

    “呜呜,真的要坏了……”又是两滴泪珠从眼角滑下,林千松难耐地叫道,“真的……啊啊……”

    林青岩只是随意地哼了一声。

    “三哥,啊……”林千松呻吟道,“真的……唔啊……你MM……”

    林青岩下体动作不断,伸出一只手探到林千松的肚子上,惊奇地发现肚皮下竟真的有动静。像怀孕的人肚子里的宝宝在不安分地踢腿似的,时不时来一下。

    “好玩。”林青岩说。

    “好玩你个……呃啊,头!”自己M到自己肚皮上的动静,林千松说不上是什么感觉,又怕又有些……莫名其妙的感受。

    苏行风的两手也M了过来,林青岩用力抽送,苏行风M到了同样的东西,不由感到很高兴。

    “好像肚子里有宝宝。”他说。

    林千松简直想给说这话的人一个大爆栗,但在体内肆意掠夺的坏东西让他除了呻吟,G本说不出完整的话来,手上也提不起多大的劲,只好愤愤地作罢。

    “异想,啊……天开。”

    两G巨物在体内攻城略地,比平时一对一更多的快感如狂风大浪一般汹涌而来,林千松很快被干地丢盔弃甲,眼看就要高潮。林青岩眼疾手快,捏住他的X器,还用么指指腹按住顶端的马眼。

    “啊……不要……”林千松难受地说,“放开……唔啊啊……好难受……”苏行风绝不会这么恶劣,萧忘尘也一般

    乐虎在线娱乐平台代嫁小丫鬟sodu

    不会这么干,就三哥喜欢这样!

    “自己一个人偷跑可不好。”林青岩说。

    “不……呜呜……”林千松不停地摇头晃脑,想S,想发泄,想登上快乐的顶端,却被堵在关口,S不出来,难受之极,“给我……啊啊……我要……让我S……”

    “这就给你。”林青岩手上不放,下体持续不断往柔软的R洞里冲撞。苏行风和他一样,手掌贴着林千松的肚皮,感受那里的动静,一边可着劲儿攻击林千松的下体。

    “不……呜……我受不了了……啊啊……”林千松哭着告饶,“下次……啊……下次不来了……”

    苏行风忘情地咬了咬林千松的耳垂,在后者耳边温柔地说:“千松,你里面好软。”

    “谁的……啊啊……那里不是,唔……软的……”

    “特别特别软。”舒服死了,如果情欲能害人,他早已不知道死了多少次了。

    林千松简直有些哭笑不得,但体内的东西让他笑不出来,反倒像哭。“你……啊你……多少……”他被C地说不清话,语无伦次,“才尝过……啊啊……轻点……多少……唔啊……”

    他想说“才尝过几个人后庭花的滋味,哪来的底气说这话”却无法完整地说出口。后X被不停地C弄,快感堆积地越来越高,命G子却被捏着不许S。林千松的理智已经要彻底散了。

    速度和力道陡然增加,苏行风和林青岩都知道对方快了,不自觉相互配合了起来。两G巨物,同时进,同时出,干地林千松不停地浪叫。这样连C了好几十下,两人同时在林千松的肠X内达到高潮。

    林青岩松手,林千松立即喷出JY。体内的两GYJS了多久,他就也S了多久的J。

    JY弄得林青岩的小腹一片狼藉,林千松肚子里的JY由于X口被堵地严严实实,完全流不出去,一滴没漏地都在他肚子里。

    三人休息了片刻,林青岩用手掌按了按林千松的肚子,惹得后者极不舒服。

    “你干什么……”林千松抓住肚子上的手,眉头紧皱,“不舒服。”

    “你的肚子鼓起来了。”林青岩说。

    “哪有!”林千松赶忙低头,“才没有!”

    苏行风也好奇地探过来,不知是被那句话心理暗示了还是真的,他也觉得林千松的肚子有些鼓起来。

    “好像是真的。”他说。

    “胡说八道。”林千松骂道,想把肚皮上的手统统推开,奈何那两个人都有武功,还都沈醉在研究他的肚子上,他G本撼动不了肚皮上的四只手。

    “不知道一直装能装多少。”林青岩说。

    “你说什么?”林千松心里警铃大作。

    “应该能装不少。”苏行风脸有些红。

    “三哥,你看你。”林千松难过地指责,“把我的小厮给带坏了。”果然该把行风藏着掖着,不让让三哥接触,萧忘尘就是给彻底教坏的。

    “哪个男人在这方面不坏。”林青岩摆上坏笑的面孔,“往常你不也一样,三哥还能不知道你。”

    “行风原本醇厚朴实地很。”林千松抱怨道。

    “再说下去,你的小厮要无地自容了。”林青岩轻笑道。他这个方向,轻松能将林千松身后苏行风的表情动作尽收眼底。

    林千松转头,看到脸红的苏行风,忍不住失效。手伸过去攀着苏行风的肩膀,林千松撅嘴,苏行风会意,低头吻住他的嘴唇。

    那二人在自己面前吻地缠绵悱恻,林青岩哼了声,忽然拔出自己的X器。林千松和苏行风皆是身子一震,大量JY从X口流出来,两人唇舌分离。苏行风皱皱眉,也将自己的X器抽了出来。

    林千松忍不住呻吟了一声,胯间X器竟隐隐有抬头的趋势。

    “不愧是八弟,好胃口。”林青岩夸赞道,“一次哪够。”

    “三哥,你饶了我吧。”林千松苦着脸,“一个个来还好,又两个一起,我真受不了。”

    夜夜偷香、48 3PH慎

    “你让一个干你,另一在一边干坐着?”林青岩说。

    “用嘴嘛。”林千松说。

    “上面的嘴到底不如下面的嘴在行。”林青岩挑剔道。

    苏行风忽然说:“我去别的房间睡觉吧。”今夜的事,到底是对他的冲击有些大。

    林千松眉一挑,转头看向身后的人,不快道:“行风,你干嘛老把我往外推?本王就那么不值得你争取?”不自觉又摆出王爷的口气。

    “不是。”苏行风忙道,“你不是不舒服吗,还是一个个来好。”

    “我那是唬他的,哎哟!”林千松咧嘴呲牙抱住忽然受了个爆栗的后脑勺。

    林青岩冷哼,说:“行风,咱两换换位置,老用一个方向,腻味。”

    苏行风看了看林千松,点点头。这下变成苏行风在林千松前方,林青岩在其后方,林千松倒挺高兴这样的位置变换。苏行风最温柔,他脸一变,苏行风就知道哄他。

    情欲很快高升,两G巨物又C进那柔软的X道。肠道方才被两GYJ好好“扩张”,又用两道JY好好“润滑”过,此时正是酥软的时候,两G巨物进入地比刚才容易许多。

    林千松也没刚才那么难受,果然第一次过后,第二次就轻车熟路了。

    “啊……嗯唔……”林千松呻吟了两声,张嘴,苏行风低头与他拥吻。

    林青岩低头在林千松肩头上轻轻地咬了咬,咬地林千松一点不痛,反而还有些痒痒。接着他离开林千松的肩膀,下体持续抽送,一只手猛然用力拍打在林千松的屁股上。

    “啊!”林千松不得不与苏行风分离,“干什么,啊!三哥,好痛……啊……”

    苏行风意外地看着他。

    林青岩连续用力拍打,打地林千松忍不住一阵阵收缩肠道,埋在那里头的两GRB被压迫地更加激动,动情地C干地更加卖力。

    “千松……啊。”苏行风舒服极了。

    “敢糊弄三哥,嗯?”林青岩在林千松背后哼道。

    频繁的R体撞击声和同样频繁的打屁股声交织在了一起。

    “没有,啊──”林千松痛叫,“别,啊……好痛!”

    屁股挨打很痛,后X被C很爽,痛爽缠在一起,闹地他好生难受。

    “三天不打,上房揭瓦。”林青岩道。

    苏行风看着这两兄弟,有些哭笑不得。

    “哪有,啊……三哥,呜呜……”林千松无奈地求饶,“饶了我……啊,饶了我吧……”

    屁股很快就红彤彤的了,可见下手的人打地一点也没含糊。

    “敢惹三哥,就别怪三哥不留情面。”林青岩说。

    “啊!三哥小心眼,啊……呜呜……弟弟随便一句呃啊……话,嗯……都记恨。”林千松被打地哇哇叫。

    林青岩接连“啪啪啪”打了好几下,打地林千松痛到极致又爽地不行,身体一颤,忍不住想SJ。林青岩一手伸过去,迅速抓住弟弟的命G子,不让他S。

    又来了!林千松苦着脸求饶:“三哥,啊……我……啊啊,错了……”

    林青岩打够了,便不再打了,心神用在下体上,与埋在柔软RX的另一个巨物合伙使劲捣弄,干地林千松连连浪叫,胯间X器肿胀地不行,却无法S出来。

    “别……啊……让我S……”林千松难受地哀求,“行风……我难受……呜啊──”

    “再等会。”苏行风柔声说。

    “我现在……啊啊啊──”“就要”二字还没来得及出口,林青岩忽然对着那致命的地方蛮横一撞,C地林千松尖叫,一下子忘了要说什么话。“好重……啊啊──我不行……啊──”

    苏行风眉头紧皱,沉默着埋头苦干,撞地三人交合之间不停发出沈闷的声音。

    林青岩忽然松手,林千松淬不及防,S了出来。高潮带动后X瞬间绞紧,咬地苏行风一个没防备,也跟着S了。林青岩连续快速抽C了十几下,JY才全部喷进深邃的R洞里。

    林千松这下是真累了,瘫在苏行风怀里,喘着气,一句话都不想说。

    两个对一个,到底和一对一感觉很不一样。

    林青岩拔出自己还未全软的X器,苏行风也拔了出来,JY争先恐后往外流,这感觉惹得林千松哼了一声。

    “休息吧。”苏行风低声说。

    林千松点点头,闭上了眼睛。

    苏行风和林青岩有早起的习惯,大清早就起床了,林千松日上三竿才打着呵欠醒来。

    林锺和萧忘尘已经通知了本地的衙门,调来了兵力,也在客栈门口备好了轿子,林千松由苏行风服侍打理了一番,跨出客栈的大门。两个王爷四个侍卫,一长串官兵,浩浩荡荡往苦寒庄总部行去。

    时至黄昏,苦寒庄才上上下下彻底给抄干净。庄主寝室下有一地道,里头尽是金银财宝,林青岩一副大义凛然的架势,吩咐把财务全部搬走,一点也不留下。等到罪犯和官兵都离开,原本气势堂皇的苦寒庄就只剩一些不值钱的座椅,连墙上的挂画都给拿了下来。

    林青岩不想在外头耽误太久,第二天就打算回去。

    这天,为了恭送三哥,林千松起了个大早,穿地一身工工整整。

    “你何时回去?”林青岩问。他身后是轿子,一会乘轿子到衙门口,再换马车,与一干反贼一同返回京城。

    “我还地再玩会儿。”林千松说,“难得出G一趟,左右拥抱都是美男子,岂能这么早就回G让你与父皇差遣。”

    “别玩脱了。”林青岩好心忠告,“我,萧忘尘,苏行风,三个足以。”

    “堂堂八王爷,多要几个美男有何妨。”林千松不甚在意说,“三哥,这方面你不是不限制我的吗,怎么又管起来了。”

    “你当我真那么宽厚,之前不管你是因为你身边有萧忘尘看着,谁知道那厮非要擅自离开,平白让我多一个麻烦。”林青岩眉头微皱,说,“再多,我可要不乐意了。”

    夜夜偷香、49 终章

    林千松现在就开始不乐意了,嘀咕:“我又不是女人,非要遵从什么三从四德,我可是王爷,多几个情人有什么关系。三哥你将来会跟父皇一样后G有三千佳丽,我也会跟其他出G建府的兄弟一样,少说也有两三个侧室,咱两谈情人的数量,这不是在说笑话吗。”

    “历来皇帝后G佳丽众多,但我到底要不要跟前人一样,还不一定。”林青岩说,拿扇子抵住弟弟心口,“八弟,感情这事,若是太过轻浮,可落不得好处。”

    他这八弟,其他的事都学地好好的,感情这事却从没机会学过,处理起来跟小孩玩游戏似的,没个轻重。

    林千松皱了皱鼻子,想说点什么,却又感到有些无话可说。

    林青岩忽然敲了敲他X口,让他往客栈里看。林千松转头,看到苏行风正背着一个包袱走出客栈。

    苏行风走到林千松面前,脸上是有些歉意的微笑。

    “你这是干什么?”林千松眉头大皱,“为何背个包袱。”

    “我要走了。”苏行风说。

    林千松脸色大变,说:“走?去哪?你忘了我之前说过的话了?”

    “没忘。”苏行风认真地直视林千松,“我想了很久才决定的。”

    “你既然没忘,为何还决定要走?我不是说过你不能走吗!”林千松有些上火,“你是我小厮,没时效的!”

    “千松。”苏行风有些无奈地说,“我是认真的,我一下山就遇上你,又喜欢上你,但是……”他看看旁边的林青岩,“但是像这样的相处方式,我实在不适应。”三人一起虽然很舒服,但也很吓人。

    “你吃完本王就想走?!”林千松怒道。

    “千松。”林青岩开口道,“静下心来,好好说话。”

    林千松重重地哼了一声。

    “行风怎么会不想负责,只是你不想让我负责,只想与我行乐。”苏行风微微苦笑,“行风对你一片赤诚,愿意将你捧为掌上珠宝日日守候,心中再无他人,可你只把我当做左拥右抱之一。你是王爷,你肩头天生背负有责任,我不好要求你只有我一个,但我却连你对我究竟是何种心思都不清楚。”

    “还能有什么心思……”林千松的话语忽然消了下去,一时说不清自己究竟是哪种心思。他出G路上遇上一个X子挺讨人喜欢的小子,想将其收在身边,竟然还要理由?

    “我想去给养父守孝,虽说养父和哥哥是有罪之人,但到底救过我一命,我不能不孝,至少守孝一年是要的。”苏行风说,“然后我想去走江湖,在山里我就一直期望闯荡江湖,江湖和我一样的人很多,没官府的人,一定很适合我,我一定要去闯闯看看。三年之后,你心里若仍有我一席之地,我就回来,待在你身边。”

    “你……这可是整整四年啊!”林千松气道,“为什么非要纠结我的心思,趁现在我高兴你在我身边,就好好地待着,不好吗?”

    苏行风摇摇头,说:“千松,我到底与你不是同一类人。”

    林千松瞪着他,使劲咬牙。

    左等右等没等到面前的人说话,苏行风又说:“我这就走了,千松,没有感情的相处不会长久,我这么做,是为我好,也是为你。”

    “四年过后,我还不是一样,左拥三哥右抱侍卫。”林千松说,“和你不走有什么两样。”

    “至少能确定我在你心里,和你在我心里的位置。”苏行风说,“我迷迷糊糊就喜欢上你,然后跟你一直走到现在,总觉得有些不可思议,沈淀一下,应该能让我好好理清心里的感情。”这样做,林千松应该不会太苦,毕竟他还有两个人陪在身边,自己却是孑然一身。

    “我说过,我不想让你走,你武功再高也走不了,我身后是朝廷,想限制一个人还不容易。”

    “不会,你不是那么任X的人。”苏行风憨厚笑道。

    林千松没了话语,又找不到方法把人留住,思来想去,干脆闭嘴不说话。

    “我走了,你要好好照顾自己,虽然萧忘尘能服侍好你,但一些事还是要自己也会做才好,万一他哪天没在你身边呢。”苏行风又道,“你哥要当皇帝,自然没时间来给你处理这些事情。”

    苏行风等了一会,林千松还是没有说话,不禁有些郁卒。

    “我真的走了啊,我会想你的。”他说道,转身往与身后走去。

    林千松瞪着那人的背影。

    走了没几步,苏行风回过头来,看着自己其实很不忍离去的人。“跟我说声再见吧。”他喊道。

    苏行风等了许久,还是没有等到回应,只好转头继续走,只是没之前那么昂首挺X,看起来是受到了打击。又做了一段距离,他又回头,见林千松看着自己,却还是一句话也不说。

    这一段短短的路,苏行风频频回头,却一直没有听到心爱之人的一声“再见”。

    林千松一直望着,直到苏行风的身影消失在人群中,忽然感到有些恍惚。

    “真坏。”林青岩说,“你这一招,估计能让他失落好些天。”

    “我又没有答应他走,为什么要说再见。”林千松冷哼道,明显非常不高兴。

    林青岩笑了笑,收起折扇,俯身过去,在弟弟耳边说:“随你,我也要走了,八弟,金銮殿上等你。”他转身,钻进八人大轿里。

    轿子走了。

    林千松盯着轿子离去的方向,有些头疼地扶额。

    这一下子,就走了两个人。三哥是回G,苏行风离去着实让人非常意外。

    ──感情这事,若是太过轻浮,可落不得好处。

    他真的很轻浮吗?哪个王爷不是像他这样,见到一个喜欢的收一个。

    又是一天,林千松大中午还赖在床上,闷闷不乐地,不想起来。

    “老爷。”萧忘尘端了一些饭菜进来,说,“你早饭没吃,午饭别再耽搁了。”

    林千松在床上打了个滚。

    “老爷。”萧忘尘走到床边。

    “我烦。”林千松不耐烦地说。

    萧忘尘闭嘴,仍旧站在床边,林千松看着他,忽然翻身坐起来。

    眼前这人是从小和他有约定的侍卫,他在这人面前怎么摆架子都没问题,萧忘尘没有任何理由离开他,永远也会待在他身边,没有自由。林千松与萧忘尘一起长大,至今已经非常习惯萧忘尘的存在,就像习惯他的三哥。

    “你是我侍卫。”林千松说,“你可没理由去闯什么江湖。”

    “是的,老爷。”萧忘尘平静地说。

    林千松往前倒,靠进侍卫怀里。萧忘尘在床前蹲下来,让主子侧脸枕在自己肩头上,这样舒服点。

    “从十四岁那年冬天开始,你就一直陪着我。”林千松说。而如今,仍旧伴随在身边的,还是眼前这个人。

    林千松出生就是受宠王爷,除了王爷外没当过其他的,他想事情脱不开王爷这个身份,脱不开王爷的架子和脾气。皇帝皇后从小宠他,身边下属奴才从小捧他,唯一能让他服服帖帖的,只有林青岩。也就这个三哥说的话,他最听。

    和官员周旋,再和颜悦色也要有个王爷的谱。和情人相处,王爷的谱可就不好弹了。

    “我要听你的情史,晚点说给我听。”林千松再次说。

    “啊?”萧忘尘愣了下,“情史?”

    “嗯,先服侍我起床吃饭。”林千松走下床。

    萧忘尘站起身,替林千松穿衣服,一边问:“怎么忽然想到听这个?”

    “三哥嫌我不懂情爱。”林千松露出不快的表情,“我岂会不懂,但我是个王爷,为一个人意乱情迷神魂颠倒像什么话。”

    “身份是身份,怎么做还是看个人吧。”萧忘尘说,“老爷从小就听三爷的话,朝堂上是三爷的得力助手,但感情是私人的,指示不了的,也不是一个高高在上的身份就能说服的。”

    “你倒说地头头是道。”林千松说。

    萧忘尘沉默不语。

    “你想我怎么对你?”林千松问。

    “我是老爷的侍卫,一直都是,以后也是。”萧忘尘说。

    他替林千松穿好衣服,后者走到桌边坐下,他则站在林千松身侧。

    林千松早已习惯了萧忘尘的体贴服侍,萧忘尘除了武艺高强还有少言寡语的优点。有这个侍卫在,林千松就会很安心。和自家侍卫有床上关系,林千松丝毫不以为然,就像和哥哥跨出兄弟那条界,和相处没多久的纯情男子行乐,都是有些轻浮但犯不着太计较的事。这些都算不上是情,只是一个王爷的寻欢作乐。

    林千松一直没把感情当回事,一是他王爷的身份,若对某一个人太过投入,危害会大过益处;二是自己一向不屑。

    现在想来或许他是时候尝尝情爱是怎么样的……浅浅尝一下。滋味应该会很不错。就像苏行风在林子里那日对他说的心里话,让他感到特别受用。

    能把他伺候地最好的,非萧忘尘莫属。

    “交给你一个任务,跪下。”林千松摆出主子的姿态,“听好了。”

    萧忘尘立即在林千松身旁单膝跪下。

    “教本王谈恋爱。”林千松说。

    萧忘尘怔了怔,抬起了头。“这是……”他刚才好像出现了幻觉。

    “怎么,听不懂吗?”林千松说,“你暗恋本王多年,应该深谙此道才对。”

    “这倒没有……”他要是深谙此道,岂会恋地这么苦闷。

    林千松皱了下眉头,无所谓道:“无妨,还不快领命。”

    “属下领命。”萧忘尘站了起来。

    “再去拿副碗筷来,跟我一起吃饭。”林千松说,“吃了饭去你父母现在住的地方看看,两个老人无人照顾,实在可怜,你去给许久未见的爹娘好好打理一番,请个人照顾他们,过后仍是我的侍卫。”

    萧忘尘内心一震,没想到被知道了父母的事,很吃惊。更意外的是林千松竟然会让他这么做。

    “快去,饭菜要凉了。”林千松又道,“别让我久等。”

    “……谢老爷!”

    作家的话:

    追文辛苦了~

《夜夜偷香》最新章节就到艾克小说网【www.ik777.net】 手机版【m.ik77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