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在线娱乐平台:乐虎在线娱乐平台 >> 玄幻魔法 >> 静女其娈(书号:29862

正文 48-57

作者:小鱼2013
    ☆、48 程程骗子

    (谢谢lala以及pearl.的3个礼物,收到礼物真的是好幸福的感觉哇~~pearl宝贝还想看穆府呀,等小鱼考试回来更给你看好麽?最近在忙考试呢,请宝贝耐心等待,麽麽~~爱你们)

    “哎!”程林低头叹气,肩膀无力的塌著,似乎很难过的样子。www.83kxs.com突然间,阳光美男变忧郁王子。

    见状子静慌了神,她想象的是程林会很生气可能会骂她甚至走掉不再理睬她。可悲伤的程林她却没有见过。他们在一起的日子,总是开开心心的,即使偶尔争执也是程林很快的道歉同她和解。

    “程程。。”子静小媳妇儿似的凑到程林身边,小心翼翼的坐下,手指改为扣床单。“程程。。对不起,你,你骂我吧,要不你打我吧,你别这样。”

    程林继续沈默,拳头紧握,低著头不看她,似乎在努力的控制情绪,整个人处於巨大的悲伤中无法自拔。

    “程程老公,你别这样。。呜呜,你伤心小宝也不开心,求求你别这样。。呜呜。。”说著说著她先哭了起来。原来生活在一起久了,悲伤也会传染。子静这次是真的伤心了,她能感受到程林周身散发出的悲伤感。“我错了,对不起嘛。。”

    “哎!”程林发出第二次长叹,他单手托起子静泪水横流的小脸,让她和他对视。“我很难过。”他陈述道。

    “嗯,嗯。对不起。。。”子静透过泪水模糊的眼瞳看著他,很诚心实意的道歉。

    “小宝,我该拿你怎麽办呢?”

    “。。。。我会很乖很听话的。。我保证!”子静立刻表心意。“你要是不喜欢,我以後不这样了。。。”後面一句话,越说声音越低,最後变成的唇语。

    “小宝,你,爱我吗?”他深情的望著已经停止哭泣但依旧哽咽的女孩,声音卑微的让人心疼。

    “爱爱!程程你别离开我好不好。。”子静主动扑到他怀里,紧紧抱住他,生怕他不同意。“不走,好不好?”

    被她抱住的身体依旧僵硬,听到她的表白和请求後没有任何动作和反应。当子静等待的心灰意冷快要放弃时,程林抬起手,轻轻圈住她颤抖的身躯。

    “好。”他低声说,轻的几乎无法听见。子静觉得这个字犹如天籁。她悬著的心重重落下,这种患得患失的心情折磨的她头埋进他的怀里再次大哭,不过这次是开心的泪水。

    单纯的丫头尽情的释放她的情绪,如果她此时抬头的话,必然会气的跳脚拿鞭子抽人。本是受伤状态的程林,在下巴撑在她的头顶,脸上一丁点儿受伤的表情都没有,正咧著嘴巴无声的偷笑!活活一副奸计得逞的模样。

    程林抱著不断自责和检讨的小丫头乐的心花怒放,果然还是打悲情牌好用,一煽情小丫头就乖乖投降了,而且完全归顺。程林忍住没敢笑出声,清了清喉咙,找回悲情的声音,低声哄劝小丫头。

    当子青洗澡出来时,看到的是两人腻歪的抱在一起,好的跟一个人似的。他皱了皱眉头,看来他低估了这臭小子,他居然把傻小妞哄的对他百依百顺的。

    程林在子静看不见的地方冲子青挑衅的挑挑眉,只一眨眼的功夫,便又低声和怀里的小宝贝儿咬耳朵去了。子青有种想要扁人的冲动。

    <% END IF %>

    作家的话:

    话说,最近好忙,哎哎哎,考试神马的最讨厌啊有木有啊~!!!!

    ☆、49 孕事

    “我发现‘唔’这个字是个很暧昧的字眼!”彭彭从手机屏幕後面抬起头,对旁边写英语4级卷子的子静说道。

    介於图书馆抢位难的情况,子静和彭彭便把自习地点改到N茶店。一般下午和晚上才是生意高峰期,上午还是蛮安静的。

    和阅读理解奋战了一个小时的子静无奈的扔掉笔,头昏脑胀的随口接话:“怎麽讲?”彭彭一般都是看十分锺的英语玩半小时手机,完全不把考试放在心上。子静提醒过她多次,见她屡教不改,便由她破罐子破摔。

    “比如说,两个人对话。 A说,你怎麽这样子?  B说,我就这样了,你想怎样?。。。唔。”彭彭演绎著,“是不是有种B被A强吻住的感觉?”

    子静听後在脑海中想象了一下那个画面,之後,很淡定的说:“如果A说,我请你吃便便! B说,滚!。。唔。。”她顿了顿,继续道:“这样的话,难道还有接吻的感觉麽?”

    “滚!”彭彭跳脚道:“宣子静你真恶心!这麽美好的接吻字眼居然被你说出了吃屎的味道!”

    “哈哈哈!”子静看著她蹦躂的样子笑到捶桌。“唔。。。。”突然有种恶心的感觉一闪而过,笑声被刹住。

    “喂!你够了啊!笑那麽久就算了,你还用上瘾了哇!死丫头!”彭彭见她一副恶心想吐的样子,做委屈状。

    “咳咳。。”子静缓了缓,发现没什麽异常,只当是笑的太过了。之後继续和彭彭斗嘴打趣。

    4,6级考试之後便是期末考,在S城迎来新一轮降温的日子,子静也完成了她大一的所有考试,开始了休闲的寒假。

    “呃。。。”已经是第三天早上喝牛N的时候呕吐了,如果前2次只是意外的话,第三次不得不让子静警惕。

    她对著洗手间的池子发呆,不会是生病了吧,貌似最近胃口是没有以前好了。看来今天要去医院检查检查。

    “怎麽了宝贝儿?”程林闻声也进了洗手间,看著她略显苍白的小脸儿,心疼的揉著她的软发。“胃不舒服麽?咱们今天先去医院,明天再回去,好吗?”

    “嗯,好!”计划好今天子静回京城,看她的状况是不行了。两个匆匆吃了点东西便奔去医院。

    “什麽?怀孕!!”子静听到医生的话後,吃惊的从椅子上跳起来。刚在肠胃科检查都没毛病後,听医生的建议来妇科检查,没想到一查给查出个宝宝来!

    程林更是石化了,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在医生再三询问是不是要这个孩子後,他才反应过来。

    “哎哎!小青年要好好考虑呀!”好心的医生在他们身後追著叮嘱。

    两个人神游般走到医院门口,强烈的冷风吹打在他们脸上,这才唤醒迷糊状态的两只。“宝贝,我要当爸爸了麽?”

    “。。。貌似是的。。”不在状态的子静木木然的回答。

    “啊!!”程林给了自己一巴掌,确定真的痛了後,开心的大叫!抱住子静转了两圈,边转边傻乐呵:“我要当爸爸啦!哈哈!”

    “哎哎,你停下呀!转晕了都!”好不容易等程林平复下了心情,子静心里却没那麽开心。从医生说的日子推算,是在温泉之行那段日子。

    果然安全期不是百分百安全,子静算著是安全期就没有避孕,此刻她哭都来不及。对著开心的找不到北的程林,她实在是说不出孩子爸爸待定的话来打击他。

    <% END IF %>

    作家的话:

    哎哎,今天发现被退订了喂,桑心鸟桑心鸟

    ☆、更新说明

    谢谢mjmao还有馒头给小鱼的礼物,谢谢看文和投票的宝贝们,麽麽哒~~

    一直追文的宝贝应该都知道,最近小鱼在准备考试,所以更新很不给力,今天发这个通知是给大家说明一下,明天小鱼要去外地考试了,今天和明天都没有更新。。

    8号开始,请大家注意~~~

    8号呀8号,小鱼已经把新文的存稿传到鲜了,到时候定时自动发文,所以8号开始,会有新文的更新,而且是日更。。。

    存稿一直更到小鱼考试结束回家,但愿鲜能很给力的把存稿发出来。。。

    貌似一直存到11号,所以8号到11号都是日更,但愿宝贝们能支持新文,等小鱼回来不知道票票能有多少呀~~~

    好紧张好紧张哇。。。要去考试鸟。。。。

    宝贝们等小鱼凯旋归来呀,回来继续更文~~~

    爱你们,麽麽~~~

    <% END IF %>

    ☆、50 商议

    (非常抱歉,木蜡油宝贝,考试回来後没有去看会客室,所以没有及时回复宝贝的留言,555对比起。。。还有谢谢cnblue10611宝贝留言给小鱼加油,谢谢宝贝们支持~~)

    相对於程林的傻乐,知情人之一的子青显得心事重重。子静抱著肚子,他抱著子静,坐在沙发上等著程林做好饭。

    回家过年的行程自然是往後推迟,尤小爷从医院回来後就自发沦为小尤子,一字之差,反差极大。以往和子静相处,在床上,他是尤小爷,折腾的子静死去活来才罢休。做完了下了床,那是小尤,伺候老婆洗,按摩,满足老婆的各种要求。现在嘛,是彻头彻尾的小尤子了。只差叩头高呼宣祖宗万福金安。

    宣家兄妹毫无自觉X可言,两佛爷似的做沙发上,任由小尤子忙前忙後,陀螺似的。两人还嫌他烦,转来转去的眼都看晕了。於是,子静小主把他发落到厨房做午饭去了。

    “小宝,咱要这孩子不?”子青搂著妹妹,也抚上她那并没有丝毫变化的小腹。他内心懊恼无比,小宝才17呢,都怪他没注意安全,给闹出人命了。

    别看子静平时稀里糊涂二不拉几的,但凡大事前,她却丝毫不犯迷糊。她听出了哥哥的自责和担忧,反手握住哥哥的手说:“哥哥别担心,我知道,我现在的年纪G本没能力照顾好小宝宝。但是,我还有哥哥呀,还有程林,嗯。。还有。。。”

    後面的一个名字,子青了然。子静停了停,继续说:“其实,别人怎麽样我管不了。但是,哥哥一定不可以离开小宝!”

    “傻瓜!”子青明白她的担忧,程林和唐淼两个好说,主要是宣家一大堆家长那关不好过。7k7k001.com如果程林和唐淼能和子静站在统一战线,事情会好办很多。万一两人。。。“哥哥一直都在,放心吧!”

    两人窝在一起咬耳朵,黏黏糊糊的好不自觉。程林忙乎著烧菜,时而冲著客厅放出哀怨的眼光。若是有人一年前告诉他,一年後他会为一个女人煮饭洗衣,打死他他也不信。他必定把对方给削一顿。可世事难料,今日真的沦为煮夫了。

    小尤子为了讨好老婆,学会了蒸蛋,番茄炒蛋等极其简单的家常菜,今天他拿出十二分的J力来做。狗腿到不行。鞍前马後的伺候著,就差他给嚼碎了喂子静嘴里。子青在一旁看的想拿碗砸人。

    程林本意是回家立马报告结婚,奈何子静不愿,说她还未成年等等,最後各自退一步,商量的结果就是,先瞒著家长,把这个年过完了再说。反正月份还小,看不出来,只要平日里饮食和活动时多注意点就可以了。

    主意已定,三人一起回家过年。头两天风平浪静,谁想被某只给闹的差点真出人命。

    唐淼在听说子静回京後,一直约不出佳人。无奈只好出下策,他最拿手的---翻墙!说来也巧,这天恰逢老干部活动中心搞活动,宣家爷爷NN都去参加了。子青去京城的公司总部忙年终收尾工作,家里就子静还有阿姨在。阿姨在厨房忙活,子静在二楼卧室养胎。

    同样生活在大院多年的唐淼对地形烂熟於心,蹭蹭蹭三两下爬上了二楼,轻车熟路的来到子静的卧室。

    <% END IF %>

    作家的话:

    今天以前发的心落谁家是存稿,忙著考试,没有码字,今天重新开始码静女,最近点击和收藏都不给力,加上小鱼在焦急的等待成绩,心情很浮躁的说。。。

    哎,愿老天保佑啊。。。。。

    ☆、51 闯祸1【微】

    (沈寂了许久的礼物箱有客人啦,超级感谢like5703小宝贝的礼物,还有谢谢阿布以及其他投票and收藏的宝贝们~~爱你们,麽麽~~)

    习惯有时候是件可怕的东西,就如现在睡梦中子静的身体。一周前的她,还是日日笙箫,每天都被滋润的满满的。但突然到来的小生命,让这种生活戛然而止。程林和子青怕伤到孩子,连M都很少M,三个人都忍的很辛苦。

    饥渴了数天的身体还没有调整到怀孕模式,被不知情的唐淼随便一撩拨,便Y水潺潺。本来就被暖气烘透红的脸蛋儿,更是潮红泛滥。

    反锁好门窗的唐狐狸,敏捷的钻入小丫头的被窝。本来只是打算过来看一眼说说话一解相思之苦。谁想丫头在睡觉,抱著软乎乎香喷喷的小宝贝儿蛋,唐大爷的某个部位不淡定了。

    反正来都来了,做不做都被当采花贼,那就顺应小弟弟心吧。唐大爷很贴心的先把大手搓热了,再轻轻探入被子。先隔著睡衣18M,边M边点头。嗯,N子又大了点,小屁股还是那麽翘,不错不错,咦?腰上长R了,M著更舒服了。。。。

    大概是怀孕的原因,子静最近极其嗜睡,而且很沈。睡梦中的她正在做春梦,真舒服呀,她在心中感叹。

    饥渴寂寞的小R头早在大手刚刚覆盖上时就得到信号,虽然隔著棉布料,它依旧准确的记得这个男人的手。立马直挺挺的站立好,等待五指将军的各种爱的揉搓。

    许久没有M小丫头的唐大爷,激动的差点早泄。小刷子似地睫毛微微颤动,巴掌大的小脸怎麽如此粉嫩?勾的他想咬一口,这麽想也这麽做了。唐淼毫不犹豫的亲了上去,牙齿轻轻咬著挺翘的鼻梁,小巧的鼻头,最後含住饱满的粉唇。恨不得吸入腹中,一解干渴。

    “嗯。。”被吻住的某人热情的回应,喜的唐淼更深入舌吻。扫过贝齿,勾过丁香小舌,在舌G处留恋徘徊,想要吸干她口中的蜜Y。

    “唔。。”缺氧的子静有转醒的趋势,唐淼不舍的松开被吻到红的快要滴血的双唇。他可不想现在就把丫头弄醒,怎麽著也得小弟弟入洞了再。

    轻轻的拍拍丫头的後背,哄著她再次沈睡。色吼吼的他眼尖手快,几下剥光小宝贝,含住娇豔欲滴的N头。

    揉一个,含一个。另一只手也不闲著,顺著光滑如玉的後背,一路而下,滑上翘挺的丰臀,中指离队,单指滑进狭窄的股缝。火热的菊X烫的他手指一抖,顿了顿,继续前进。滑下丰臀,进入神奇神秘的幽谷。

    只是这样M了膜便湿了?真是个Y货!唐淼惩罚似地弹了弹小花唇。惹的子静一个激灵,屁股下意识的往他身上拱了拱。

    “骚宝贝等不急了?乖哦,爷等会儿满足你。”明知道她听不到,唐淼依旧习惯X的说著Y话。就如子静的身体习惯了他的抚M和占有,哪怕在睡梦中,也能热切的回应他。

    <% END IF %>

    作家的话:

    谢谢支持的宝贝,最近心情略有烦躁,所以更的不给力,各种宝贝大人见谅。。

    麽麽~~等待成绩通知真是个虐心的活啊~~

    通知书,你快来吧~~~

    ☆、52 闯祸2【限】

    (谢谢amy宝贝的礼物,啵一个~~宝贝来催更呀?嘿嘿。。。。)

    热情的花X让唐淼惊喜的差点叫出来,手指只是在外沿揉了两下,Y水居然就涌出来打湿了他的指尖。想要挑逗花核的想法夭折,但能马上入X,他不再犹豫。

    “宝贝乖。。。哥哥来了。喂小骚逼逼吃大**巴罗!”RB应声而入,大G头被卡在紧致的X口,两人都痛的哼哼一声。

    梦中的子静开始呻吟,呢喃著要他快点进来。柳眉紧皱,小屁股拱啊拱,努力的调节小XX,想要把美味的大BB全部吞进来。

    “乖乖。。不急啊,都是你的。”开始冒汗的唐淼扣紧了乱晃的小屁股,G头突突的微幅弹跳,叫嚣著要征服这条窄道。

    Y水像泄闸的洪水般涌出,流过G头上的细缝,痒痒麻麻的如蚂蚁爬过。“那两个小子没喂饱小乖麽?看我的小乖乖饿的,可怜样儿喏!”

    唐淼腾出一只手,抚平她紧皱的秀眉。只进了一个G头的B身上下左右的晃动,试图缓解她的胀痛,待子静的表情放松下来之後,他一鼓作气,一杆入洞。“啊。。。”子静的叫声先是惊呼,待到结尾时变成的舒服的呻吟。

    “宝贝好B!好紧。。”勇猛的G头如坚硬的矛头,在夹缝中突破R敌的阻挠,达到胜利的深处。“想不想爷的大**巴?想不想?”

    回应他的是一声高过一声的呻吟,子静下意识的抱住他的脖子,身体随著他的动作迎合摆动。唐淼双手扣住她的长腿,低头含住她的耳垂,允吸,拉扯。

    “嗯。。。”电流从极度敏感的耳垂传入她的大脑皮层,正在梦中享受X爱的子静闪动小刷子似地睫毛渐渐转醒。“嗯?”刚睡醒的大眼睛雾蒙蒙,眨了两眨才看清楚压在身上的男人。

    “啊!”她还没搞清楚状况,便被下体的冲刺狠狠C了一下。“唐,唐。。淼?”

    “嗯嗯,乖,醒了?爽不爽?”心爱的女人被自己的B子C醒,唐淼觉得很有成就感。“小妖J在梦里都叫的那麽浪,真是惹人疼!”

    “哎?别。。。你轻点呀。。。啊。。”来不及认清眼前状况的某只,被身上的男人C的连连求饶。求著求著,就变成了勾引。“再深点。。嗯。。。还要。。”

    小妖J双腿紧箍咒般把唐淼的腰紧紧扎住,故意摇著双N,甩动R波,白花花的R浪一层叠著一层,层层拍打在唐淼的心上。小嘴巴就没合上过,勾魂似的叫著好哥哥使劲干小浪货,小X有节奏的一松一驰,骚的不行。

    唐淼啪啪数百下交粮後她还不满足,娇喊著小宝给哥哥吸BB。含硬了又拽著往自己骚洞里C,口交,R交,肛交,恨不得唐淼一人长4,5GB子来搞她。唐大爷有种被强奸的感觉。。。

    只怪这个被调教过的丫头饿坏了,唐大爷这块大肥R正好解饥饿。“骚货,想让爷死在你身上麽?再发骚爷真要死在你洞里了!”

    “宝贝儿,咱歇会儿行不?爷连著S3回了。。”喘著chu气的唐淼搂著喝满J水的子静恢复体力,“今天小骚逼怎麽饿成这样?子青没喂饱你?”

    “呜呜。。。”小丫头缩成一团,抱著小腹,可怜巴巴的带著哭腔:“肚子,肚子痛。。。”吃饱喝足的某只此时才想起来自己怀孕了,不知是心里作用还是真事感受,她觉得肚子有些隐隐作痛。这下给慌了神,抱著唐淼的胳膊像拉著救命稻草似的不放手。

    “怎麽了宝贝儿?是不是C太狠了?”唐淼以为是自己的动作太猛,“乖,给宝贝揉揉,谁让咱的小宝贝欠C呢,是不是?”

    “呜呜。。不是。。唐唐,我,我怀孕了。。。”

    <% END IF %>

    作家的话:

    欢迎来戳~~~

    ☆、53 丢人丢大发了

    “哪哪都有你!你丫就一祸害!”要不是对方抱著小宝,子青抬脚就一阵猛踢。自知理亏的唐淼抱著子静下车後一路狂奔进医院大门。

    “医生!医生!快快!”前台护士目瞪口呆的看著两个高大俊男一路毫无形象可言的边跑边喊。护士小姐还没来得及上前询问,两人便风一般刮了过去。独留妆容J致的护士小姐在风中凌乱。

    半小时前就当子静抱著肚子在唐淼怀里哼哼著喊痛时,子青及时回了家。被子静丢出的怀孕炸弹炸傻的唐淼在子青一拳下打醒,来不急惊喜欢呼就被满脸痛苦的子静吓出一身冷汗。两人一个掩护一个抱人,快速把子静偷运出家,狂飙去医院。

    “死开!滚滚滚!不要见到你们!”

    “姑NN,小祖宗唉!你慢点啊慢点走!”

    “滚开!别碰我啊!”

    “小宝乖,不碰你啊,你别跑哎,慢点!”

    刚从凌乱中恢复正常的护士小姐再次被由远而近的3人搞懵了。被跑著抱进来时没有看清楚的病人,原来是个娃娃似的小姑娘。这会儿子小姑娘气鼓鼓的,脸上一阵红一阵白的冲两个狼狈的男人吼骂。脆脆的小声儿隔老远就能听到,一句滚,一句

    穿越之桃花 太多帖吧

    死开的,两男人一点儿也不气,还好言好语的陪笑。跟小太监似的,护士小姐再次凌乱了。。。

    大步流星的走出医院大门的子静死活不上车,看都懒得看他们一眼。她觉得活了17年,再没有比今天更加丢脸的时候了。暴躁的孕妇是异常可怕的,子静拾起花坛里的小树枝,泄愤的抬手就抽。

    “乖乖,你慢点哎,别伤到手了!”离子静最近的唐淼被小丫头反身抽个正著,小唐子挨了打还心疼小祖宗的嫩手,“小祖宗,咱回家了脱光了给你抽行不?看这穿著毛衣呢,抽的一点都不痛。”

    看著眼前小心赔笑的贱脸,子静扭头要继续走。可拿树枝手被唐淼握住,丝丝暖意传递到她的手心。她回头,男人匆忙间只穿了薄毛衫出来,额头挂著细汗,刚在医院还好,现在室外怎麽说也是零下的温度,他呼出的白雾和渐渐发白的脸颊,让子静再也任X不起来。

    “滴滴!”子青把车开了过来。在唐淼祈求的目光中,子静磨磨蹭蹭的上了车,小唐子激动的差点叩头谢主隆恩。

    子青开的缓慢而平稳,十足的遵纪守法好公民,考驾照那会儿都没现在认真专心。唐淼狗腿的挨著子静坐在後排,三人一路无言。

    不能怪子静火大,实在是太丢人,她很鸵鸟的幻想刚才的一切都是假的。被唐淼吓到的医生以为要出人命了,也匆匆忙忙的推著子静进了急救室。叮叮!!一通检查之後,在这家妇科医院干了近15年的女医生不禁满头黑线。

    听了医生解释後的子静当时就想找快豆腐一头撞死得了,羞红著脸进洗手间把下体的JY清理干净。来的太匆忙,两个男人只顾得给她穿了衣服,於是,她和她一肚子的JY就被晃晃颠颠的送进了急救室。其中一大半的JY都给晃了出来,难怪刚刚急救的护士用鄙夷的眼光打量她。被两个男人这麽抱著送来,还带著满肚子JY,是个人都会想歪吧。。。

    在子静清理的时候,医生把检查报告给了两个男人。见多识广的医生并没有多问什麽,只是告诉了他们孕期的注意事项,并免费赠送了两册孕妇手册。两个男人拿著报告,长长的舒了口气,还好是虚惊一场。在洗手间徘徊了许久不敢出来的子静,最後还是被子青敲门拉出来的。所以,出了急救室後面就有了前面吼骂的一幕。

    <% END IF %>

    作家的话:

    happy周五~~

    祝大家开心~~

    ☆、54 说谎

    (开心呢~谢谢星凛亲爱的送的花花,有亲问小鱼和小鱼大心是否同一人,当然不是啦,小鱼大心是大神级别滴啊~~小鱼菜鸟只能膜拜。。。。只怪偶注册的时候木有想到这一点,偶是G据偶的本名的谐音起的笔名。。。)

    “这是怎麽啦小宝?”提前回家的宣NN正好碰上三人从车上下来,脸色很差的子静让NN有些不安。老太太走到被下呆住的三人面前,心疼的拉住子静的手。

    “额。。。那个NN,我没事呀。。”上一秒三个人还在计划著偷偷进家门,万万没料到此刻NN提前回来了!子静僵硬的摇摇头,偷偷用另一只手示意背後的两个男人,女王有难,速速救驾!

    “宣NN您好!子静没什麽大碍,就是扭伤了脚!”小唐子不愧是受过军队训练的,反应速度极快。

    “嗯嗯,NN您放心,刚刚去淼子他们医院检查的,没伤到骨头,只是扭到筋了!”子青配合的点头,两人都是脸皮厚的主儿,扯谎的话比真话还真。子静也应景的哼哼了两声,整个人挂在哥哥身上,仿佛真的脚很痛。

    子青的话NN可能只信一半,但唐医生的话,那是百分百的相信。这半年,唐淼假公济私的在老宣家献殷勤,博得了上至爷爷NN,下至厨房阿姨的一致好评。何况唐淼主修的就是骨科,这对於扭伤这种小病完全不在话下。

    配合著谎言,子青理所当然的抱著妹妹进屋,唐淼也在***热情招呼下跟著进来。子静乐的装傻,配合的偶然做做痛苦状,更多的是享受服务。

    “小宝伤的是哪只脚?”在问完了唐医生注意事项後,NN问出了关键X的问题。

    子静:“左脚!”

    子青:“右脚!”

    唐淼:“。。。。”

    “呃。。是这样的NN。。”唐医生立刻救场,“子静是从床上摔下来的,左边身体先著地,所以左脚比右脚严重,两只脚都有伤。。。”

    子静点头:“嗯嗯嗯!”

    子青:“嗯嗯!”

    “哎呦!***小宝贝儿哟!怎麽两只脚都伤著了?”善良的NN几心疼喏,坐在子静旁安慰乖孙女,“NN晚上给小宝熬骨头汤,咱好好补补,不怕啊!喝了就不痛了!”

    “NN别担心,已经不痛啦!”子静无比乖巧的做懂事状宽慰NN,两人又开始上演祖孙情深的戏码。

    两个男人松了口气,还是NN好骗。。。子青偷偷冲唐淼伸出大麽指,还好你小子机灵!“三小子!”一声严厉的训斥声吓的子青立马收回手,条件反SX的立正站好!“到!”

    在***思维里,小宝睡觉掉下床,那都是子青的错!安慰好小宝贝後,接下来就是收拾臭小子。“明知道小宝睡觉容易掉下床,为什麽不陪妹妹睡?一年到头不著家也就算了,这都临过年了还天天在外面野!”

    可怜的子青被NN劈头盖脸一通臭骂,刚才还是战友的唐淼变身墙头草,倒戈在NN那头,一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样子坐在沙发上看热闹。子静倒是有点良心,在NN身後冲三哥握拳鼓劲儿。

    巴拉巴拉了快十分锺,NN才开始做最後总结。深知NN脾气的三人开始松气,终於可以结束拉。。。。可还没等这口气呼完,宣子柏回家了!NN又逮到一个人,开始对大孙子诉说小孙子的罪状。满头黑线的三人差点一口气没提上来给憋死。。。

    “那小宝今晚和我睡!”听明白子青罪行的子柏,酷酷的说出判决,然後才开始脱刚才没来得及脱掉的大衣。“NN您去厨房看看骨头汤吧,都快到饭点儿了!”

    “对对对!”还是大孙子靠谱,NN立刻同意了大孙子的意见,最後刮了一看小孙子,迈著小脚去了厨房。

    “那个。。。大哥。。什麽叫小宝晚上和你睡??”子青有些迟钝了,他看了看同样愣住的子静和唐淼,欣慰的感到不是自己的听力出了问题。

    在三人疑惑的目光下,宣子柏挂好大衣,迈步上二楼书房。“就是字面的意思!”

    <% END IF %>

    作家的话:

    宣子柏是宣子青的大哥,子静的大堂哥,子静有3个堂哥。。。

    小鱼又邪恶了。。。。子静和大堂哥会不会发生点什麽呢。。。。。

    ☆、55 乱套了1

    在饭桌上,爷爷NN大伯大伯母对子静表示的亲切的关怀,并对子青没有照顾好妹妹的做法表示了强烈谴责。并一致同意子静在养伤期间由宣老大陪睡。唐淼早在宣大伯回家之前就溜号了,扔给子青一个自求多福的眼神後跐溜一下就闪了。

    子青望著大门咒骂他出门就摔大跟头,还没骂过瘾就收到叛徒的短信。子青原以为他良心发现来道歉了,哪知点开一看,气的更想骂娘了!【dang和人民相信你能把小宝从宣老大手里解救出来!】丫的!站著说话不腰疼,你救著试试!那可是宣老大!

    面目狰狞的冲手机看了老半天的子青引起了***注意:“小三子你那什麽表情啊?”揉著腮帮子的宣老三可怜巴巴的:“NN,我牙疼!求安慰求抚M!”

    “去!你打小儿牙就没痛过!少装可怜,把N牛给小宝端上去!”

    卖萌失败的子青垂头丧气的端著热牛N,跟在大哥屁股後面上楼。被大哥哥抱在怀里的子静别扭极了,越过大哥哥的肩膀和子青眼神交流,两人眨巴的眼睛快抽筋了也没有商量出对策。

    子青会折腾会玩但在自家大哥面前就怂了,在老宣家这样以军人出身的家庭里,奉行著拳头底下出政权的政策。子青的能打,是对外人,可对上一直在部队工作的大哥二哥,那就逊色多了。宣家的人一致认为,宣家有老大老二撑著便可,子青的底子够带著子静折腾就行了,没想著要宣小三子去建功立业。

    “想当门神外面站著去!房间里不需要柱子!”自从下午进门後宣老大看子青横竖都不顺眼,此刻对於在他卧室站了2分锺还没打扫出去的弟弟,他开口赶人了。

    “那个。。大哥。。我还是和三哥睡吧。。我睡相不好,怕你晚上也睡不好。。”忐忑了几小时的子静期期艾艾的和大哥商量。

    “是的大哥,小宝睡觉可。。。额。。”还没说完,子青就被哥哥的飞刀眼S伤,吞了後半句话,很自觉的向後转,齐步走。

    “额。。大哥。。”对於冷面大哥,子静也有些犯怵。小时候还蛮喜欢大哥哥的,经常和他玩闹,後来受子青的影响,天天被灌输什麽面瘫大哥,冷面铁人之类的,小子静也觉得大哥远远没有嘻嘻哈哈的三哥好玩儿,渐渐的疏远了大哥。

    “哎呀。。大。大哥。。干什麽??”宣子柏完全忽视子静的不安,来到她身边,开始动手解她的上衣扣子!吓的子静攥住他的手不放,说话都开始结巴了。

    “给你洗澡!”宣大哥几乎没用力气就扒开了她的小手,继续脱。“不。。不用啦。。”子静做最後的反抗。

    “你喜欢带著一身JY味儿睡觉?”宣大哥撇了她一眼。

    “。。。。。。”被秒杀的子静成石膏状。“嗡!”的一下大脑死机,JY味儿。。。JY。。。

    云淡风轻的口气似乎在说著今天天气很好,可内容无疑於原子弹的威力,炸的子静分不清东南西北。宣大哥G本没觉得和堂妹说出这样的话是很暧昧很不正经的,他的手指流连在妹妹N白色皮肤上,随著子静被一件件剥光,他的眼神越来越暗。

    “呀!”被温热的水包围,子静被拉回现实,脑袋重启。番茄似地红脸快埋进了双峰,而且红色正在快速的蔓延至全身,手脚僵硬的不知道该放哪好。这是怎麽的呢?怎麽就被脱光光进浴池了?他是大堂哥呀!这,这全乱套了。。。

    <% END IF %>

    作家的话:

    邪恶大鱼头。。。。

    ☆、56 乱套了2

    度秒如年,这是子静现在唯一的感受。她低头看著清澈的池水中修长的双腿,还有那茂盛的如水草般荡漾的Y毛。

    “想要我给你洗?”戏谑的男低音在她头顶响起。子静猛的抬起头,发现大哥正双手环X靠在浴室的墙上,用很为难的眼光看著她。

    子静这才反应过来自己在池水里一动不动的坐了许久,她回想了一下,貌似大哥没有说要帮自己洗澡,那她现在的架势。。。。

    “不。。不是!!我,我自己可以。。”啊啊啊,好丢脸啊有木有。子静手忙脚乱的开始在水里折腾,沐浴露洗澡球一阵乱涂。

    宣子柏看著小丫头的囧态觉得可爱极了。小丫头在水中发呆的时候他用雷达般的目光扫S小美人鱼,习惯了坐如锺站如松的他不得不靠在微凉的墙壁上降温。他不知道的是,这样半靠在墙上略带痞气的他,让颜控子静本就小鹿乱跳的心脏开始群鹿狂奔

    诡异的是,一个低头洗战斗澡,一个全程静静观摩。一个是忘记了旁边有个男人在看,一个是故意不走。子静从来没有洗过如此快的澡,10分锺不到,就起身冲了冲全身,然後转身拿浴巾。。。“啊!!!大。。大大哥!!你你,你怎麽进来了?”

    “我一直都在。”宣子柏很无情的告诉她事实,把浴巾递给她,见她没反应,主动帮她围上。

    “呀!!!”子静不知道哪来的力气,一把推开大哥,旋风似的刮出浴室。宣子柏勾著嘴角看著脱兔般敏捷的小丫头,心情不言而喻。

    带著湿气走出浴室的子柏意料之中的看到床上一个团的很严实的团子,他平静如常的关掉灯,床上,剥团子。

    “哎哎!!大。。大哥!!”装R团的子静被霸道的大手剥掉被子,拦进温热的X膛。

    “啪!”大手在黑暗中很J准的拍上了她乱扭的屁股瓣,同时小细腿儿被钢钳子似的大腿夹住无法动弹。。。“再乱动小心真的扭伤脚!”

    “额?。。。。那个,大哥,你知道了?”刚问完子静就後悔了,侦查兵出身的大哥能闻到她身上极淡的JY味儿,当然也能看出来她的扭伤是装的。更何况她刚刚那麽灵活的逃跑。。。果然和笨蛋三哥在一起呆久了,智商也变低了。无辜的宣子青躺枪中。。。

    “哼!”对方似乎很不削回答这麽幼稚的问题。子静尴尬的耸耸鼻子,刚想调整好呼吸,突然间发现两个都没有穿衣服就这麽团成了一个更大的团子。。。她尴尬的差点被自己憋死。。

    “那个。。大哥。。我的睡衣忘记拿来了。。”

    “嗯。”

    “那,那个。。你帮我去拿一下?”

    “不去。”

    “。。。。。”

    “那个。。。大哥。。你怎麽,不穿睡衣呀。。?”

    “嗯。”

    “。。。。”嗯你个头啦!!

    “那个。。。大哥。。你的。。”

    “嗯?”对方口气不善的打断她的哼唧声,大哥好像有些不耐烦了。

    你的RBB抵到我小肚子上硬硬的好难受。。。子静敢怒不敢言,只能在心中呐喊。这都是什麽事儿啊!换成三哥的话,她二话不说的立马扑到,可现在是大哥呀。。。虽然大哥非常帅,非常有男人味儿,从小腹的触觉来看,尺寸也非常客观,而且肌R健硕,想必持久力极强。可。。。他是冷面大哥呐。。。

    <% END IF %>

    作家的话:

    乃们这群 色 女!!咩哈哈!!想吃RR咩??【色鱼头叉腰仰天大笑】

    ☆、57 痛并著快乐【限】

    (今天色鱼头人品爆发,收到N多礼物啊有木有!!非常感谢yanziluo4和cloudland两位宝贝的两份礼物,还有alcvbn126317宝贝的礼物~~宝贝们的爱意小鱼收到了~今天的这章为你们写的很肥啊有木有,都赶上两章的量啦!!吼吼~~请宝贝们继续支持小鱼~~~麽麽~)

    “小宝很爷的满意尺寸?”

    “哎?”正在纠结要不要扑到大哥的子静这才发现她居然把意Y大哥的话给说出来了。。。更加丢脸的是,她的Y爪子不知道什麽时候自动握住了大哥的铁B子。。

    “比你那些姘头的大?”黑暗中大哥的眼光如捕食的黑豹,盯著怀里装死的美味小羊羔。

    “。。。。。。”

    “想体验下持久X吗?”大哥不打算放过装死的子静,“哥哥喜欢诚实的孩子,说,想不想要?嗯?”

    “。。。。想。。”如蚊子般细细的嗡了嗡。继续埋头装死。

    “先说说看,为什麽装扭伤?”

    “。。。”子静在大哥的Y威下,期期艾艾的从头开始讲起。简短的概述了如何与程林,唐淼乱搞,然後闹出了人命。。。

    “够了!!”一直静静听故事的大哥突然严厉的出声打断她的话。子静吓的立刻止声,大气都不敢出。看来大哥气坏了,哎,会不会挨打?她微微扭了扭刚被打过的小屁股,想象著待会儿会不会被打紫。。。

    “一提到男人就很饥渴,还是说小宝很想大哥现在就干你?等你讲完,大哥的包皮就被小宝抠破了!”他顿了顿,“想必小宝两者都是吧?!”

    “啊?!”迟钝的某只这才发现自打M上了大哥的BB後就一直没送开过,食指还无意识的抠来抠去。。。“对,对不起。。”子静立马放开烫手山芋。

    “虽然大哥现在很想C进去把那个野男人的种给捣烂,但,毕竟也有小宝一半的血脉。。。可是,小宝现在很饥渴。。。”大哥梦靥般轻声在她耳边低语。

    “小宝想现在就要麽?嗯?”

    “。。。。想”如果说不想会被打屁股的吧。。。明显感觉到大哥忍的很辛苦的子静在内心翻白眼,大哥您想干还非要我说,很闷骚的有木有!?

    “可是,会伤到宝宝。。。今天医生说前3个月最好不要。。那个。。。”子静弱弱的做最後挣扎,虽然她也很想试试大哥的,但她真的不想再像下午那样丢一次脸了。

    “嗯,所以,小宝的另外两个洞有福了,可以先吃到大哥的BB。”

    “。。。。。。”

    chu糙的大舌头霸道的探入,勾缠著丁香小舌,大有吸吞入腹的趋势。“唔。。。”反抗无效的子静只得在心中呼喊,大哥您轻点呀!N头都快被扯掉了,呜呜。。。

    在部队训练习惯了凡事都稳狠准的大哥下手没把握住力度,RB还没上阵,子静就觉得自己快散架了。可是痛著痛著,又出现了莫名的快感。这是她头一次体验微虐的X爱,难道自己很有M的潜质?

    不用看,子静便知道,此刻她身上必定成了草莓园。大哥下口,一吸一个准,从脖子到X脯,一路来到幽谷,火辣辣的一条草莓链。

    大哥的舌头比唐淼他们的更加有感觉,强势的顶开密闭的花X,灵活的钻入,和花核玩起了爱抚的游戏。牙齿在花X四周巡逻,子静被咬的又痛又痒,下手不知轻重的大哥快把两瓣屁股揉成了八瓣儿。

    “别。。大哥。。轻点。。。啊。。。”不轻反重的咬了一口花唇,惹的子静再次猛喷一股Y水。

    “口是心非的妖J!骚水喷了爷一脸,来,给爷含**巴!”大哥趴成69式,把RB对准子静的嘴巴,然後一口咬住子静的屁股瓣。

    “啊!”被咬的子静张嘴惊呼,大哥乘机沈下屁股,把RBC入小嘴儿!“唔唔。。。。”被偷袭的子静气愤的咬B泄愤,换来的却是RB兴奋的抽C和小屁股上更重的撕咬。

    比唐淼他们还要chu一些的RBC的子静下巴几乎脱臼,和体能超B的大哥口交,她只需要拖住下巴,间歇的抚MR蛋蛋。抽C,顶喉,大哥都能做到极致。

    “嗯。。。呜呜。。。。”体能超好的大哥不仅用舌头Y虐她的花X,更是把两Gchu大的手指C入了她的後X!被固定住不能乱动的子静在抓挠大哥臀部无效的情况下,只能靠鼻子的哼哼声发泄。

    长期训练过的手与程林之类的公子哥的修长柔软的美手大大不同,大哥的手指不但长,且chu的指节分明。敏感的後X可以清晰的感受到指节在肠壁上划过,手上的茧子chu糙且坚硬,刺刺的扎人,火辣辣的痛,铺天盖地的快感让她应接不暇。

    “嗯嗯!!”濒临散架的子静再次高潮,这是她最辛苦的一次口交,她的力气全部用在接受无止境的快感上,难怪很多人喜欢SM,这种欲仙欲死比温柔的X爱时的欲仙欲死完全不是一个级别。

    当她下巴麻木到快没有知觉的时候,大哥终於一C到底,喷涌而出。浓烈的气息包裹的子静快要窒息,她如干渴的鱼儿大口吞咽甘露。

    “真***爽!”浑身上下爽的通透的大哥翻身躺倒子静身边。

    <% END IF %>

    作家的话:

    谢谢支持小鱼的宝贝们~~麽麽~~

    一个不好的消息汇报给大家,小鱼的眼睛又发炎了。。

    小鱼可怜的色鱼眼,每年夏天都会发炎,红成兔子眼,然後就不能玩电脑。。。

    今年已经是第3年发炎了。。。好痛苦,各种眼药水和中药。。。555

    所以,更新或许会断,那就要看眼睛的情况了。。。哎,偶好可怜啊有木有!!!!

    对不起宝贝们了,偶会好好治疗的!!!但愿明天眼睛就能好哇!!!

《静女其娈》最新章节就到艾克小说网【www.ik777.net】 手机版【m.ik77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