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在线娱乐平台:乐虎在线娱乐平台 >> 玄幻魔法 >> king中四君子之竹(书号:29860

正文 41-49完结+番外

作者:零下T度
    ☆、四十一、被发现了

    “行啊!就算那是失误,那你现在来个有水准的。”两人冲完身子,竹帮瑶穿好衣服,回到房间。

    “是,主人。”竹掉过身子,翘起臀部,双手撑在地上,双腿尽量向两边分开,让瑶可以更加的看清他的小X。

    粉嫩的菊花不停地蠕动着,过了一会儿後微微有点撑开的迹象,隐约可以看见一点白色。

    “唔……”这到考验竹的时候了,一边得用力将**蛋排出体外,一边又得控制好力道不能将**蛋压坏。之所以让他自己每隔两个小时就吞吐一次,也是在锻炼他後庭的功力。

    “竹!老实说你和哲这几天在忙什麽呢?”瑶煞风景的问了出口,害得竹被这麽一折腾吓得又将已经排到一半的**蛋给滑了进去。

    “没……没有啊……”由於瑶逼问的突然,竹完全没有想到主人会在此情况下问自己,导致回答的有点不自然,这让瑶也更加坚定的认为这两人确实有事瞒着自己。

    “是吗?什麽时候竹也会说谎骗我了?”这罪名可就大了,不计较的话还好,真计较起来,这奴隶欺瞒主人的罪他们是受定了。

    “主人,奴知错!求主人责罚!”请罚时的竹多数都是一本正经的,此刻只要主人不追究的话他受什麽罚都可以。

    “你还没告诉我究竟发生了什麽事!”本来问哲的话应该很容易便会问出答案,但她偏偏就要竹亲口说。

    “……”竹一阵沈默,他在考虑究竟是说还是不说。说的话该怎麽说才不会伤到主人。

    “主人,事情是这样的……”竹还是告诉了瑶,他不想在主人心目中的形象完全的毁掉,现在把这个事完全说出来,如果真的有什麽突发事件自己还可以及时的保护主人。

    “就这麽点事,搞得那麽神秘!”对瑶来说这真的不算什麽事。她父母被枪决的时候,她才刚出生,就算她父母真的有告诉她什麽,一个刚出生的婴儿又怎麽能记得住。至於那些信件或是标记什麽的,自己身上也没有,就算那些人抓到自己後做催眠,她也还是什麽都不知道。

    “你父亲那边,如果能力允许的话还是去帮他一把吧,怎麽说他也是你的父亲。”瑶在乎的不是他的命,作为医生她已经习惯面对生死。她是怕日後竹会後悔,竹的母亲还是爱那个男人的,不然也不会为了她躺在别的男人身下,只不过最後安市长让她太寒心,她才会想不开结束自己的生命。

    “是,主人。”只要不威胁到瑶,竹不介意费神救他一命。

    “以後有事大方的在我面前谈,今天的这事儿等结束了看我怎麽收拾你!”虽然竹一切都是为了她,但她还是不喜欢被欺瞒的感觉,哪怕是善意的谎言。

    她不要做那种完全被保护的女人,她瑶是可以站在竹的身侧,与他一起面对所有的事。

    “奴知错了,主人原谅我吧……我保证以後绝对不再犯!”主人是J明的,他想再犯也不一定能犯得了。这次他和竹瞒得时间没到一个星期就被主人给逮着了。

    作家的话:

    新的一个月开始了^……点数又重新计算了……

    ps:专栏的排名退步了……各位可爱的看文的亲帮一把啊……不进步也不能退步啊……

    还有各位超龄儿童……儿童节快乐……

    ☆、四十二、变脸

    “你可以再犯试试,看我到时怎麽解决!”这回是第一次,但瑶会让竹明白这也是最後一次。

    “不敢不敢。”看主人的态度,竹明白以後是坚决不能再犯了,这次可以躲过去,但以後就没那麽幸运了。

    “晚上去调教室等着我,现在继续排你体内的**蛋吧!”瑶可没有忘记之前还没有完成的事,怎麽能就这麽放过去的。

    “是!主人!”竹继续的摆好姿势,腹部用劲,慢慢排着体内的**蛋。

    “啊!”在**蛋排出三分之一时,瑶用脚趾又将**蛋给推了进去,竹一不留神身子向前进了一下。

    “叫什麽叫!继续!”瑶说的很严厉,竹知道从现在开始就得打起十二分的J神,因为主人从现在开始说不定随时会变脸。

    “是!主人!”来回折腾了几次,竹终於完整的排出一个**蛋,但是体内还有一个,竹不敢保证自己还能不能完整的排出另一个。

    “等什麽呢!还不继续!”因为她的动作导致竹满脸大汗,十指紧扣入地毯,希望借此来接些力。

    “主人,奴错了。”说着腹部继续用力,肠道蠕动。

    “主人,早饭准备好了。”哲进门跪在门口,看着竹主挨罚,他大概能猜出原因是什麽,那也意味着他也躲不过去,迟早主人会和他算账的。

    “把早餐拿上来!”瑶没有看哲继续盯着竹的动作。她很少会把早餐拿到卧室吃,但是现在他想边欣赏竹的“表演”边品尝美味的早餐。

    “是,主人。”等哲推着餐车回到房间时,竹已经排出另一个**蛋了,只不过那**蛋微微有点变形,幸好还没有破,不然放在今天他就是罪加一等了。

    “吃吧,补充点体力。”瑶放了两份餐点在两人的面前,哲帮瑶主摆放好後,跪到一旁吃自己那份。对於哲来说这完全没有问题,但是对於竹来说这问题可大了,不是他放不下身份、低不下头,而是他完全不会以这样的方式吃东西。

    虽然他调教出不少奴隶有“教养”的吃东西,但是这并不代表他自己也会。

    “怎麽!竹少不合胃口吗?”瑶是故意的,他知道竹不可能接受过此方面的训练,那就算他再有天分也不可能做到像一旁的哲那样。

    “主人奴会炼好的。”对於竹来说,瑶一直都是一位仁慈的主人,可能也是顾虑到他的身份,瑶一直都没有过於的多要求他,有很多方面他都不如以为刚入门的普通奴隶,对於主人来说,能接受这样的奴存在已经是想也不敢想的了,但是自己和主人却一直是这样相处,甚至有时不计较他的冒犯。

    现在除了这点小训练和名义上多了个主人之外他和以前的竹少并没有什麽差别。主人给了他足够的空间,但是现在是自己打破了这个空间。现在主人只是换个方法告诉自己做的有点过分,那他必须从现在开始用要求普通全职奴的水准来要求自己。

    想到这儿竹低下头看着面前的餐盘,试着用舌头卷起食物,可是他G本做不到,反而将面包片上的沙拉酱弄得满脸都是。

    作家的话:

    《梅》的那篇在另一个专栏里开始更喽……

    晚上更《梅》……

    ☆、四十三、提高水准

    瑶没有再关注竹,自己吃着她的早餐。竹太出色,哪怕是屈膝弯腰也掩盖不了他与生俱来的贵气,自己本来并不想完全的让竹变成一个贴身奴,但是她更明白如果自己此时还心软的话,也配不上愿意屈膝的竹。

    这顿饭是竹有史以来吃得最不容易的,一不小心还会将食物给弄到地上去,自己又不敢伸手去拿,还好主人没有和他计较,不然今天他的错加起来真的是有的受了。

    “主人,给奴3个月的时间,奴一定会成为一个出色的全职奴陪您去king参加主奴party。”king的主奴party是圈内出了名的,通过筛选的主奴都可以参加,每年举办一次,每次都会选出一对。由於之前四君子都没有全职奴,所以这项比赛他们只是意思的去参加,并没有得奖的机会,今年不一样了,竹现在这个意思是要上场去争夺一番了。他要用行动告诉主人自己是合格的。

    “我不需要你上台,但是我要你的水准比当天的得奖者要高!”瑶是自私的,她不愿意让竹以奴的身份上台,一是不愿意让大家看见这样的竹;二是她并不喜欢在台上被人欣赏的感觉,只要竹的水准提高,她不介意把那奖牌送给其他人。

    “是!主人!奴一定做到!不会让主人失望!”其实哲所有方面已经是全职奴的佼佼者了,也就是三个月得超过哲那就算是完成任务了。

    “哲,陪竹一起。”虽然哲的各方面能力已经足够,但是瑶依然要他陪着竹一起训练。

    “是!主人!”一个上午决定了两人接下来3个月的魔鬼训练。

    竹从未正式的训练过自己,现在开始也来得及,只不过这次的训练计划由主人定,上午交由竹自己决定,但是下午以及晚上都由瑶来决定如何训练。

    至於竹和哲工作的所有事情必须交给瑶过目才可以,两人现在所有的事都交由主人,哪怕只是打个喷嚏也得有主人的允许。只不过在外人眼中没有变化,了解实情的除了当事人以外只有一个成。毕竟事情还得由他来传达,当然瑶只是最後的过目,怎麽处理还是他们两个,毕竟瑶不懂这些。

    就此三个月在中心别墅的全职奴生活正式开始了。

    首先全职奴要有让主人满意的厨艺、伺候主人生活起居、保护主人安全以及为主人分担工作的能力。这方面竹已经可以做的很好了,基本上不需要额外的训练。

    其二床上能力,满足主人的身体需求也是全职奴的必修课程。在此方面竹作为受的时候还不够好,现在也在训练着,比如说之前的**蛋。

    其三作为奴日常生活的定位与受罚能力。所谓的定位是指奴自己心中给自己的定位,该做什麽与不该做什麽以及奴的礼仪方面。而受罚能力,每位全职奴的体能应该跟得上主人的步骤,若是主人罚100结果打到80就受不了了,说明不合格。

    最後了解主人的心理变化,时刻先一步了解主人的需要,并准备妥当。务必让主人可以舒心生活、工作。

    作家的话:

    晚上更《梅》……

    ☆、四十四、因你喜欢

    为了竹的训练计划,瑶甚至放弃了每天早晨的懒觉。现在每天早晨一到8:30竹准时帮瑶做晨间的唤醒服务。接着竹开始为自己训练,下午和晚上的时间交由主人。

    一个星期下来,竹和哲都已经习惯这样的日子,每天有主人的陪伴,这样一来那些训练也变得并不难熬。竹已经可以很有“教养”的吃饭、上厕所、睡觉、爬行。

    “主人,奴可以请求上厕所吗?”一般情况下,瑶是不会阻止他们上厕所的,那样对身体不好,但是偶尔也会小小的为难一下,比如现在。

    “走!”瑶起身向调教室走去,竹立刻明白主人的意思,紧跟其後。

    调教室的角落里有一凹处填满猫沙,瑶带着竹走到那儿,用眼神示意竹自己动手。

    “是!主人!”再借竹一个胆儿,他也不敢现在说出任何违逆的话。竹抬起左腿架在墙上,面对着主人,张开身体,让主人可以看清自己所有的动作。抬高头部,另自己的身体曲线看上去更加的美观。

    “唔……”这不是第一次如此了,但不管再来多少次,这种羞耻感还是会影响到竹,特别在如此安静的环境下,声音更加清晰的传进自己的耳朵里。

    “竹,为什麽?”这是瑶一直憋在心里很想问得问题,所有人都知道竹为他牺牲的太多太多,他不是天生的奴,但是现在为了她把自己训练的如此出色,不亚於任何一个正规的奴。换位思考下,她并不能做到这些。

    “因为您喜欢。”竹的眼睛很厉害,他能轻易的看出瑶喜欢什麽,他想和瑶生活在一起就必须自己低下头来,他不想让瑶有丝毫的不开心。

    竹的腿并没有拿下来,他依然稳着自己的姿势,因为主人还没有开口让他放下。

    “你不觉得委屈?”一般人做到如此都会觉得委屈吧!更何况是原本如此出色的竹。

    “没有,真的没有。那天在king我扑进您怀里的时候,就已经想到了这些。一切都是我自己的选择,又怎麽会感觉到委屈呢?之前甚至还因主人的仁慈会没大没小,主人都没有罚我,我已经觉得自己很幸运了,找到自己的挚爱,还能每天的相处在一起。”竹迎上瑶的目光,眼睛里浓浓的爱意流露出来。

    “不要这些了!我们是男女朋友,普通的男女朋友,相爱的男女朋友,不要这些了。”瑶扑过去拉起竹,手不停地挥着,希望借此能赶走这个调教室一般。竹顺势将瑶搂进怀中。

    “对,我们是相爱的男女朋友,但也是主奴,我是您的全职奴。”瑶的头埋进竹的怀里,当竹说到“主奴”时拼命的摇着。

    “不要激动,我知道你喜欢这些,我现在也很喜欢,难道你没有发现,每当我爬进这间调教室时身子已经有感觉了。每次你拍打我的屁股时,我的分身也很不安稳呢。每晚你进入我的身体时,比什麽都high呢。在不知不觉间,我的身体早喜欢上了这些。以前没有,不代表以後,我的M潜质都被你开发出来了。”

    作家的话:

    晚上更《梅》……

    ☆、四十五、MM看

    竹很清楚瑶今天之所以会爆发也是因为压抑的,之前政府的事,他父亲的事,再加上这几天自己的调教,主人都没有怎麽和他聊天,所以今天一次X爆发出来了。

    “你真的已经喜欢了?”瑶依然是半信半疑,因为在她的思想中,竹一直都是因为她喜欢所以才妥协。其实冷静下来仔细回想一下,这些都不难发现的,是瑶一直用第一印象妨碍了後期的观察。

    “或许主人可以MM看。”竹拉着瑶的手放到自己的分身上,感觉到竹身体的变化,瑶抬起头,两人相视而笑。

    “那也就是说,我们可以继续喽。”要是真的像她所说的只是普通的男女朋友,大概两人都会不开心吧。瑶算是想明白了,她不再纠结这个事儿,另一层意思他有更多的J力去调教竹了。

    至於政府那边的事哲也有去解决。他们将安市长放了出来,但好像还派着人监视着他。没办法,中心别墅他们靠近不了,只能找个相关的人监视着了,不然岂不完全没有没有着手点了。而且他们也要像上级有交代不是。

    “是的,主人。”竹重新跪好,这麽短的时间却让他感觉到自己和主人近了一大截,这种感觉B极了。有的时候两人相处真的就是欠缺一步,所以才没有什麽突破,也就没有什麽改善,但是现在他们两个已经都互相了解对方所需要的了。

    窗外稀落的星星一闪一闪,似乎也在为他们两人庆祝。

    “要我!”情到浓时,瑶笑嘻嘻的看着眼前的人。

    “是,我的主人!如您所愿!”竹抬头仰视着瑶,就是这个女人的出现改变了自己的一生,自己的全部。

    竹起身抱起瑶走向卧室。

    竹本来就没有穿衣服,至於瑶的衣服也在不知不觉间被竹给退了,坦诚相待的两人倒在床上,竹的手慢慢抚M着瑶的全身,从耳垂到肩膀,从R房到腿内侧……引起瑶一阵阵轻颤。

    “竹~”瑶从来就不是什麽心系天下的大女人,对她而言找到一个如此宠爱自己的男人,真的已经非常的满足了。

    看着瑶的樱桃小嘴一动一动的,这对竹来说无疑是赤裸裸的诱惑。低下头附上自己的唇,如愿以偿的啃咬起来。

    “竹,我们结婚吧!”其实那是一道手续而已,但是意义却大不相同,原本以为会就这麽过一辈子的竹听了这话很是激动,激动到不知道该说什麽,只能化成行动表示,更加激烈的啃咬着瑶的全身。

    知道这就是他的答案的瑶会心的笑了。

    “婚礼在king举办好不好?”那是他们初遇的地方,对竹来说更是他和好友的小天地,瑶相信她选的这个地方竹会满意的。

    “我们明天就回去!”竹恨不得现在就飞回去,不过此时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做,那就是伺候好他未来的妻子、他的主人。他会更加的卖力的。

    ☆、四十六、准备婚礼

    “竹,恭喜你踏入婚姻这座坟墓。”兰开心的嘲笑着竹。

    “说的好像你很了解一样,请问你结过婚吗的?”king的专用包间里,四人外加上煜和瑶开心的聊着。

    “切,看你满脸欠虐的那样!”大家还是为竹开心的,能和自己喜欢的人结婚,不是谁都可以的。

    “老实说,我们竹听不听话,不听话的话把他给遣送回来,我们不介意帮你调教一番的。

    兰对着瑶说,要是竹主能上台接受调教表演,那他们king可以突破一下消费金额。

    “这就不用了,他不听话这种事我们自己回家解决。”虽然知道兰是在开玩笑,但是瑶还是如此回答。

    “我就知道主人心疼我,才不会把我交给你们蹂躏呢!”竹得意的扑进瑶的怀中,得瑟看着原本想看好戏的三个好友。

    “婚礼请安市长来吗?”梅问了个很现实的问题,怎麽说他也是竹的父亲。

    “不用了,我怕他来会被吓着。”婚礼在king举行,那肯定就不是普通的婚礼,他真的怀疑如果他在现场会被吓到。

    大家想想也对,那天现场应该只有他们几个好友以及他那群忠心的下属,但不知道主人有没有要请来观礼的人。

    “除了院长没有其他的人了。”瑶到目前为止和孤儿院的院长还有联系,还定期的汇钱给院长资助那些孤儿。

    至於自己和竹的关系解释一下,相信院长会理解的。

    在主奴的这个圈子,没有男娶女嫁的硬X规定。只有主娶奴嫁的规矩,也就是说瑶和竹的这场婚礼是瑶娶竹。

    至於究竟是哪儿不同,等到那个时候再细说吧。

    “我的婚纱要最纯正的珠光红。”两人在私下讨论一些婚礼的细节,这些小时候的瑶也曾憧憬过,“好的。”虽然竹并不明白主人为什麽要珠光红,但他完全配合。

    “主人,奴的礼服选哪个款式?”作为主人的瑶可以随意的制定自己的礼服,但是作为奴的竹就不可以自由的选择了。他只能在有限的款式里选择一个,并且要G据主人的喜好稍作更改。

    “就那个最保守的那个好了!”这是奴的礼服,就算是保守的也好不到哪儿去。不过还好前面的分身总算是遮住了,但是体後的屁股就完全的裸露了出来。脖子下面依然是有领结的,只不过X口的樱桃也露在其外。礼服的两边一G链条才好垂荡在X前,有意无意间磨蹭着他的红樱桃。

    “主人,有需要修改的地方吗?”主人可以随意的修改自己奴穿的礼服,也可以挑选一件正常的衣服给自己的奴穿。

    “衣服就不用了,但是你这个身体嘛……很有装饰的必要。”所谓的装饰自然就是那些小玩意了。外加一个堪比红灯笼的屁股。

    “现在离婚礼还有5天,这几天看看还有什麽不周到的地方吧!还有好好训练你进场的方式,别走错了,让其他人笑话了去。”瑶相信他不会有别的状况发生的,一定会给她一个完美的婚礼。

    作家的话:

    画不完的图……做不完的作业……累啊!

    ☆、四十七、婚礼(主奴礼)

    婚礼的前2个小时

    “主人,可以轻点吗?”礼服特意将竹的臀部露出来,当然不单纯了,这样的礼服要配上一个

    泡沫之夏全集全文阅读

    红彤彤的屁股才会完美。

    “你要是想耽误婚礼的时间,我是不介意将它无限的延迟下去的。”这话一说,竹立刻翘起自己的屁股,摆正自己的姿势,等待着主人动手。

    “主人,快打吧!”他可不希望因为这一点小事而让主人有理由延迟这场婚礼。

    “那麽着急!可是我现在很累,没劲打怎麽办?”让他之前还敢给自己不听话。

    “那要不让哲来动手吧,您在一旁监督?”

    “哼!你想的美,他不手下留情才怪!”说着瑶动手,直接一下子落下。

    “啪!”

    “啊!”完全没有心理准备,竹就受了这麽一下。没能控制好,叫了出来。

    “啪!”

    “唔!”两道平行的红痕立刻诞生在竹的臀部,并且慢慢的肿起。

    “啪!啪!啪!”这几下不是用工具而是瑶伸手,亲自动手拍打。二十分锺後竹的屁股上除了两道很深的红痕之外,整个臀部都全部泛红,像个红灯笼。

    “还有这个送给你玩。”瑶说的很随意,但是竹知道不止是玩那麽简单,而且这次观礼的嘉宾都是高手,基本上一看就知道他的身体上有哪些装饰了,而且这次的婚礼本来就是主奴的,他已经做好所有的心理准备了。

    今晚的king,因为瑶和竹的婚礼暂停营业一天。晚上king的大厅里,所有的嘉宾都已经到场。大厅中央瑶身穿红色婚纱,皮肤更加显得白嫩润滑,整个人看上去如此的高贵典雅。背景音乐放着结婚进行曲。

    红地毯的另一头,竹规矩的跪着,慢慢爬向主人的身边,动作没有丝毫的停顿。爬行的过程中,竹的屁股微微的摆动,头部高昂的翘起,X前的链条随着自己的动作不停的摆动着,每一个动作在这之前都训练了千万遍。

    “请求主人帮奴佩戴颈环。”颈环就如一般的项链,只不过它不同於别的项链,这是竹奴身份的象征,同时它也是通话工具,方便了主人随时随地检查自己的奴。

    瑶接过哲手中的颈环帮竹佩戴上,并输入自己的指纹,以後这个只有自己才可以打开。

    “奴亲吻主人的脚趾表示诚服。”竹低下头俯下身子,亲吻着瑶露在外的脚趾。

    “请求主人责罚,赏奴规矩。”原本已经红彤彤的屁股再次高高翘起,等待着主人的责罚。

    “啪!啪!”瑶此时也只是意思的打了两下,走个过场。以後真正的责罚还多得是,不急在这一时。

    “谢主人赏罚!”竹的话刚说完,四周立刻响起一阵一阵掌声。这也表示这场主奴婚礼正式完成,紧接着需要招待宾客,谢礼。

    而在这期间,竹都必须寸步不离的跟在主人的身边,当主人有需要时他必须第一时间准备好双手奉上给主人。一直到所有的宾客全部离开,他才可以起身。

    ☆、四十八、大结局

    “主人,谢主人愿意与奴完成这场主奴礼。”所有的宾客都离开了,红地毯上,竹依旧没有起身,依旧用着标准的姿势跪着。

    “这个,私人礼物。”瑶变戏法似的拿出一个戒指,与她手上是一对的戒指。

    “这?”主奴礼中,奴并没有戒指可带,对於奴来说自己没有带戒指的殊荣。

    “别忘了,除了是我的奴,你还是我的丈夫。”瑶帮竹带上戒指,对於她而言,此刻才是这场礼真正的完成。

    “是!谢主人!”这个戒指绝对是他竹这辈子收到的礼物中最珍贵的。不是因为它本身的价值,而是它代表着主人对自己的认可。也代表他们俩个的另一层关系。

    “今晚可是我们俩的洞房花烛夜,你确定还要在这儿浪费时间。”瑶意有所指的说。

    “当然不能浪费,春宵一刻值千金呐!”竹站起身,抱起瑶回房。

    “唔……慢……”瑶从未看过竹那麽的着急过,看样这春宵真的是一剂催情药,催动着整个气氛。

    一路上,竹的唇没有从瑶的唇上离开过。

    “主人,允许奴今晚奴放肆一回吧!”虽然这个时候不是谈这个的时候,但是竹早已下定决心,以後绝对不会因为主人的仁慈而放肆。但是今晚这个情况,看样他婚後的第一天就要请罚了。不过那都是後话,现在最重要的是伺候好主人。

    “允了。”瑶大气的说。

    瑶的话刚说完,便立刻感觉到某人的手滑向自己的屁股,更加的搂紧自己的身子,两个发热的身体就这麽紧紧的贴在一起。

    “我爱你……好爱好爱你……”

    虽然一直用行动表示,但是情话还是很少说的。

    “我知道,一直都知道,你一直非常的宠爱着我。”瑶小时候从未感到过父母的宠爱,老天像是在弥补她一般,送了一个如此宠她的男人给她。

    “哦……”瑶一个不留神,被竹抢占了先机,早就兴奋到不行的分身冲撞进瑶那粉嫩的花X中。

    “老……天……”竹快速的抽送着,肿胀的分身让瑶十分的满足。不得不说竹的尺寸还是很完美的。

    “感谢老天,让我遇见了你!”那种感觉竹不好一一表达,但他确定的是,他的人生因为有了瑶的参与所以才变得如此有意义。

    “啊!”瑶已经没办法给竹任何的回答,那一刻两人一起到达高潮。

    “感谢老天创造了你让我欺负。”事後,两人平躺在豪华的大圆床上,满足的看着对方。瑶笑眯眯的看着竹。

    “那奴真是存在的太有价值了,可以让主人出气、讨主人开心、伺候主人您生活起居、满足主人您各种需要……”竹加重“各种需要”四个字的音量,相信主人会很明白他的意思的。

    “所以你要负责让我欺负一辈子,不可以中途退场的。”瑶相信竹也不会的。

    “遵命,主人。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永远永远……我竹一直都会跟在瑶的身後,跪在瑶的脚边,随便你怎麽欺负。”

    作家的话:

    结束喽……

    ☆、四十九、番外1

    “这就是你的办公室?怎麽平时都不见你来?”某天,竹有事需要出门,瑶过於无聊也跟着去了,於是乎见到这传说中的办公室。

    “那些小事他们都能解决,我当然是24小时伺候主人才是最重要的了。”一个成功的老板,不是看他一个人的能力有多强,关键的是得“慧眼识英雄”,找到有能力又忠心替自己工作的人。竹在此方面很能干,就算他半年才回来一趟,他的事业仍然扶摇直上。

    “还为自己的偷懒找借口!”瑶坐在属於竹的老板椅中,而竹则站在一堆屏幕前,看着屏幕上不停跳动的数字。一边分析着什麽,一边与瑶说笑。完全没有难倒他。

    “主人,您别看这些,会头晕的。”整面墙都是这些,不习惯的人真的会头晕、想吐。

    “我才不会自找罪受。”这些真的不是瑶所擅长的,她还是拿手术刀比较顺手。

    婚後,竹帮瑶建了一家属於瑶自己的医院,并於兰企、梅楼以及菊的那些下属都有不少的合作,当然也少不了竹的员工。他们来看病,有一定的折扣。瑶不要每天都去,瑶的病人都是竹经过筛选的。竹和哲依然每天跟在瑶的身後,有事的时候向主人请假离开。

    “行了,你让他们半个小时後一起登录拦截,还有事的话再call我。”竹向秘书吩咐了一声,立刻拉起帘子挡住屏幕,不让主人看到,以免不舒服。

    “既然已经来了,想逛逛吗?”竹走回瑶的身边,随意的倚靠在办公桌的边缘。

    “有什麽可逛的。我还没有试过在你的办公室里罚你呢,要不我们试试?”虽是问句但是谁都明白竹G本是不可能反对瑶说的任何话的。

    竹主动解开自己身上的衬衫,露出R头上的R夹。

    “主人……”虽然语调里尽是委屈的感觉,但是自己仍然挺了挺X。

    “坐到桌子上去!”瑶坐在椅子里,双腿跷在办公桌上,双手交叉搭在自己的肚子上。

    等竹坐到桌子上之後,无意中裤子已经被他给退掉了一半,两腿大张,分身冲着瑶高高的翘起。显然他自己也是很焦急的,焦急想要被瑶在这间办公室里调教他。

    “这麽主动,怎麽很迫不及待吗?我什麽时候允许你把裤子给退了的。”瑶假装生气的说到。

    “主人,奴错了,请主人罚。”竹也很明白主人不是真的生他的气,只是找个理由来继续罚他,虽然罚他真的不需要任何理由。还好瑶比较有先见之明,在来之前放了不少东西在竹的身上,包括他的体内。

    “转过身子。”瑶从竹的裤子上抽下裤带,竹刚转过,没等他反应过来便立刻挥了下去。

    “啪!”

    “主人,疼~”这一下真的不怎麽疼,瑶也控制好自己的力度,只不过某人在撒娇而已。

    “啪!”瑶没有回应他,手中的力度也没有丝毫的变化。如果真的疼的话,竹就不会是真的反应了。

    “主人~”

    “啪!”

    作家的话:

    明天继续~~~

    ☆、番外2之办公室调教

    宽敞的办公室里,竹依然趴在自己的办公桌上,瑶手握裤带站在他的身後,欣赏着被自己用裤带抽出来的红灯笼。空调的温度调的偏低,裸着的竹甚至感觉到一丝丝凉意,不过臀部除外,那儿像是火烧一般。

    “唔!”瑶的另一只手抚M上竹那火辣辣的臀部,感觉到他皮肤的温度。

    “主人~”瑶的手指慢慢探入竹的後X中,感受着他直肠内壁在蠕动。

    “滴滴……”突然桌上的电话响了起来,是秘书汇报工作的电话,不可不接。竹收到瑶的示意,接起电话,但是立刻感觉到主人的手指在自己的体内翻腾着、来回的抽C。

    “什麽事?”竹的声音和平时相比并没有什麽变化,但是只有他自己知道,能平稳的说出话是多麽的困难。

    “事情已经解决了。”秘书向竹报喜。

    “我知道。”这在竹的意料之中,他都亲自出马了,怎麽可能解决不了。接着他又吩咐到:“让他们在一个小时内把这次失误的报告完成,我下班的时候要看到。没有完成的人,明天不用来了。”在竹发火的同时,瑶的手指也随着竹心情的变化在转动着,像是在提醒他气大伤身。

    竹怕自己忍不住会发出呻吟声出来,讨好的回头看着主人,希望主人能手下留情。

    “是,竹少。”竹少很少发火,看样这次的事解决不好的,那些员工下面有的受了。

    “不要让任何人进来。”竹说话挂掉电话,电话刚挂断他的呻吟声已经克制不住了。

    “唔……嗯……”手指G本满足不了他这饥渴的小X。他想要更多,想要更深。

    “没带工具,怎麽办?”瑶是故意的,在把竹满身的欲望都提起来时,说了这麽一句。本来在来之前,瑶只帮竹带上了R夹,以及後X中放了一个小号的跳蛋而已。但是现在这两样G本是满足不了竹的。

    “主人,可以让哲送过来吗?或者奴现在订一套送过来。”只要竹一个电话,成堆的工具会送到他的眼前,但是主人用不用才是最关键的。

    “哲在家做饭给我吃呢,怎麽能打扰他!至於再买一套太浪费钱了,这年头赚钱不容易。”瑶慢悠悠的说着,像是在教育竹不要乱花钱一般,同时也在欣赏着竹那欲求不满的表情。

    竹听了主人的话知道主人是故意在为难他,他真的很想回一句,赚钱不是很难,没有必要省这麽一点的,但是他明白重点不在这里。如果真的把这个话说出来只会惹主人不快。

    “主人~”竹可怜兮兮的看着主人,眼里甚至能挤出几滴泪水,屁股有意无意的摇着,像是在勾引瑶的兴趣。

    “那麽饥渴?昨天晚上没有喂饱你吗?”这个问题竹不好回答了,说饱的话主人还是会继续为难他的,但要是说不饱情况可能会更惨,说不定接下来一个月主人都会以没J力为借口碰都不碰他一下。

    “主人~”没有办法的竹只能打马虎眼,不正面回答主人的问题。

    ☆、番外3 结束

    竹原本趴在办公桌上认定自己今天是会一直欲求不满下去了,虽然体内有一个小号的跳蛋还有主人的手指在戏耍着,但也一直没有後续动作。

    “啊!”

    “放松!”瑶一只手拍打着他的臀部,另一只手从包中取出一颗巨大的珍珠,比**蛋还要大上一号。

    这是他们逛街的时候买的,本来竹看主人挑选了这麽大的一颗珍珠,连看都没看那些钻石,他还以为主人是对珍珠情有独锺,现在看来瑶是早走预谋。

    “主人~您放了什麽?”虽然竹很明显感觉到是个圆形的东西,但具体的材质他还没那个本事能感觉出来,或许以後可以多加联系,来讨主人开心。

    “过会儿你排出来不就知道了。”

    竹的体内珍珠和跳蛋触碰到一起,甚至还发出碰撞声,两个“小家夥”一不小心就会撞上某人的敏感点。

    “主人,奴要~”此时的竹也只能撒娇了。他转过身子,可怜兮兮的看着自己的主人,下体还一抖一抖的想要引起主人的注意。

    “怎麽?还没把我这主人给伺候好,你就想着自己开心啦!”这话一说,竹的过错可大了。

    做奴的必须以主人为中心,可是此时此刻他却只想到自己的欲望,没有顾虑到主人的需求。

    “主人,奴错了。”竹顺势跪在主人的脚边,舌头一卷一卷的舔着瑶的三角地区,自己翘起的屁股有节奏的摇摆着。

    “好久没练了,你这嘴上的功夫退步了。”竹很少用嘴伺候主人,这嘴上的功夫本来就没有练到家,现在好久没练,退步也是很正常的事,不过伺候的主人不开心就真的是他的过错了。

    “主人,奴回去一定多加练习。”竹惭愧的说。

    “在练好这个之前,先满足我再说。”瑶顺势将竹推倒,整个人骑坐在竹的身上。

    被竹用舌头润滑好的花蕊包含住竹那硕大的下体。由於体位的关系,直C到底。

    “主人~”竹满足的叫出了声,双手扶着主人的小细腰。两个人就在这办公室内进行了一场,还好这办公室内铺上了厚厚的地毯,不然这场X爱之後两人身上不知道该多多少青紫块。

    “哦~”竹抱起瑶放在一旁的沙发上,瑶的双腿担在竹的肩膀上,竹再一次狠差到底。

    整个办公室充满着呻吟声,有瑶的当然也有竹的。当跳蛋触碰到那个点时,他会毫无保留的叫出声来。

    两人来来回回折腾了几次,原本整洁的办公室也因此被弄得凌乱不堪。也不好让门外的秘书来收拾,只能等哲来了。瑶随意的躺在沙发上,竹跪在一边帮主人做着按摩,缓解一下瑶的身心。

    “竹,有後悔过吗?”一个男人愿意服侍一个女人到如此地步,後来瑶也没有想明白究竟是怎麽想的,直到知道他也是喜欢的之後才稍微明白一点。但有时被自己罚得时候,他有没有後悔过呢?

    “……”

    “唔!”竹没有回答她的问题,而是直接吻了上去,用自己的行动告诉了瑶。让眼前这个女人知道自己是多麽的在乎、多麽的爱这个女人。一直……一直……

    作家的话:

    昨天因为自己的事没做到所说的日更…… 抱歉了……

    ☆、番外4

    这一日,四君子分别带上自己的爱人来到king……也是四对人第一次聚头。

    梅拉上司坐在角落里在咬耳朵,现在司已经是梅的贴身奴了,按道理说现在他应该跪在一旁伺候才对,但是梅主却把他拉过坐在他的腿上,手还不停的乱M。

    竹依然是跪在瑶的脚边端茶送水,伺候的无微不至,瑶随意的躺在沙发上,手中玩着手机游戏,让竹觉得自己还没那游戏来的有价值。

    煜被菊三催四请的请来了,主要煜现在正在接受一个奴的调教,没有过多的J力去陪菊,弄得菊这段时间有点小小的吃醋,但是他坚决不会承认自己在吃醋。

    但是更能折腾的是兰和颜,两人从小就朝夕相对,明明两人对对方都是有意思的,但是到最近才真的在一起。浪费了不少时间,那骄傲的颜也最终愿意低头俯下身子,和这位厚脸皮的兰少凑成一对。

    “嗨!各位帅哥美女……需要介绍吗?”这梅、兰、竹、菊四位是不用介绍的,但是其余四位大家就不是很熟悉了。

    “我好像是在坐的唯一一位女X,瑶!”瑶停下手中的游戏,抬头看看各位的脸,免得下次见着了还不认识人那就失礼了。

    “物以稀为贵,竹还是你J明。”兰的嘴就是话多,特别是废话,格外的多。

    “……”竹调头白了兰一眼,心想:“自己的主人当然是最金贵的。”面对着瑶的时候立刻一脸讨好的表情,手加快了按摩的速度。瑶拍了拍竹的头,继续玩自己的游戏了。竹的嘴立刻嘟了起来表示自己很是委屈,惹得他其余几个兄弟一脸嫌弃。

    没办法,在场的人都太熟悉他了,不会上他的当。

    “我是司,是梅主的贴身奴。”司拘谨的坐在梅的腿上,因为他明白自己的姿势应该是跪着才对,现在坐在这儿,其余几位会不会觉得他不明事理,恃宠而骄呢?

    “别吓他,吓坏了瑶医生都不一定能治好。”对於梅来说,司虽然是自己的贴身奴,但是那并不代表他对别人也需要如此,他只可以被自己欺负。

    “我是煜,什麽都不会。”相比较司的拘谨而言,煜就瑶欢快多了。不过他也有自卑的地方,比如说其余人都有自己的事业,但是自己真的什麽都不会,哪怕这一点调教的技术也是跟着菊後学的。不过还好现在可以帮到菊,不然自己真的不知道存在是为了什麽了。

    菊低头捏了捏煜的脸颊,示意他不要乱想,满意的看见煜抬头向自己笑了笑。

    “颜。”完全没有多余的话。要说颜和兰真的是互补了,一个是废话不停,一个是惜字如金。真想不明白他们私下是怎麽想处的。

    颜也是兰少的贴身奴,但他和别的贴身奴不同,他不需要接受调教,也不需要伺候主人身体需要,说白了他只是顶着那个身份而已,而事实上做着保镖和助理的工作。

    “今天大堂里有段调教表演,要不要去欣赏?”兰领头出门,回答他的是,每个人起身的声音。

    当晚四位少爷没人身边都有自己爱人的陪伴,不管是欣赏表演还是去谈情说爱,那四对人真的是羡煞了旁人,当晚king的顾客量再创新高。

    虽然四位少爷已经全有了伴侣,但是king也没有因此而人气下跌,大家因为他们的爱情也多了一份信仰,多了一份追求。

    作家的话:

    这算是4人的共有番外吧……

《king中四君子之竹》最新章节就到艾克小说网【www.ik777.net】 手机版【m.ik77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