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在线娱乐平台:乐虎在线娱乐平台 >> 玄幻魔法 >> 坏女孩(书号:29858

正文 4

作者:雪翼幻梦
    ☆、情敌争夺战(23)微H

    「贺冬!」银水月绯红着脸惊叫道。m4xs.com

    狰狞的巨物在银水月的掌心下,热度勃发,微微翘起伞状头。

    「这里……贺冬,你可以自己洗吗?」在指间蓬勃欲望的刺激下,密X微微感觉湿润感。银水月一脸羞涩地说着。

    「不要!我想要月姐帮我洗香香……」连贺冬转过头去偷偷亲吻银水月的丰X,并深深吸吮啧啧出声。

    「唔!」随即连贺冬的要害部位突然被人紧紧掐住,连贺冬不由得发出闷哼声。

    「坏小孩!你就会使坏──看我怎麽收拾你!」

    银水月感觉X前微痒,立刻反应在双手底下的阳具。玉手顺着血脉由上往下滑动,凹凸不平的脉络一一抚慰,引发连贺冬的呼吸一阵不平顺。

    「月姐……可以再快一点吗?」连贺冬的阳具昂扬挺立,他抬头吐出叹息。

    「哼,你这个小坏蛋!赶快举白旗投降吧。」

    银水月双手握住chu大的阳具,前後左右反复搓揉。导致连贺冬产生一阵快感袭击脑部。

    「呼、月姐,你好温柔……」连贺冬闭上眼感受血脉的悸动,嘴里呵出热气阵阵。

    「你就会甜言蜜语──这套对我可是没有用呦。」银水月的指尖探寻到柱状尖端的凹槽,不停勾搔逗弄着。她一脸甜笑地说。

    「嗯嗯、月姐!再用力点、我……我快要……嗯啊!」

    连贺冬声音沙哑地呻吟着,最终发出短促的惊呼声。随即一道浓稠的白YS出,迅速在水里散开来。

    「呼呼、哈!月姐,你对我真好。」

    平复气息的连贺冬转过身,紧紧地抱住银水月入怀。银水月尖挺的R尖划过宽阔的X膛,引发两人阵阵的酥麻感。

    连贺冬温柔地捧着银水月的後脑勺,往自己身上靠。

    「月姐,我等这一天,等了好久好久……皇天不负苦心人,终於让我等到这一刻!」

    连贺冬缓慢地闭上双眼,柔情似水地亲吻银水月。吮舌嘻戏,过了数分钟,仍舍不得放开甜美的红唇。

    连贺冬的左手从头部挪至臀部,将银水月的下半身往自己方向施压。

    下一秒,银水月立刻感受到原本安静的巨物,再度勃发茁壮。

    「贺冬!你怎麽会……」这麽快?

    私密处被凶器紧紧抵住的压迫感,令银水月说不出话来。

    「嗯……月姐,我可以进去了吗?」连贺冬满脸欲求不满地问道。

    等不及银水月回答,连贺冬探出右手手指进入温暖的巢X。引起银水月一阵抗议挞伐。

    「慢一点!贺冬──不然,我会承受不住的!」银水月将头往後仰,大口呼吸急喘。

    <% END IF %>

    作家的话:

    今天的点阅数和票数好惊人OAO

    感谢大家的支持~~

    啾咪,我爱大家~~

    ☆、情敌争夺战(24)H慎

    「不会的,月姐……你里面好温暖啊!」

    连贺冬俯下头亲吻尖挺的丰R,右手手指则不断在密X前後穿梭,引起银水月阵阵娇吟。

    「嗯、嗯……贺冬,你好坏!水都跑进去了啦。」

    温热的水流随着手指入侵银水月的子G,腹部里外感觉馀温荡漾。

    连贺冬细细啄吻水月的X前,感觉水月急促的心跳声,大大满足男人的占有欲。

    这个女人是他的!在此时此刻,绝不让给任何人!

    连贺冬的手指逐渐扩张密X,感觉水流缓慢流淌在Y道里,密X内部逐渐变得放松,适应他的入侵。

    「嗯啊!已、已经洗得很乾净了,不要再玩弄我了啦!」银水月轻哼低吟着。

    强烈的欲望瞬间一拥而上,随之而来,连贺冬的下半身紧绷死紧,即将上膛!

    「月姐,可以了吗?我忍不住了……」

    连贺冬抽出滑腻的手指,他的下半身挺立高昂,在银水月的密X入口处磨蹭个不停。

    「嗯……啊!」

    得到银水月的首肯,连贺冬快马挥鞭冲入禁地,引来银水月的抗议声浪。

    「贺冬,你慢一点啊!」

    「对不起!月姐,我忍了好多年……请你让我任X一次吧。」

    连贺冬语带歉意的说着,他的双手抓紧银水月的臀部,往自己方向推挤。自己的臀部则是配合着後撤,再突刺!他反覆不断的冲锋,急遽的动作令浴缸的水,激荡出水花片片,溢出浴缸外。

    「呼、呼……啊啊!」

    多次被顶撞到敏感点的银水月,频频发出尖叫声。

    「贺冬,那、那里不行啦……」

    电击的快感直达神经中枢,快令大脑窒息,银水月忍不住求饶着。

    「不行?请问月姐,我哪里不行了?」J虫上脑的连贺冬,他更加用力的C弄银水月,一脸戏谑地问道。

    「你最坏了!我明明不是说那个……啊!」

    被说使坏的连贺冬,一把抬高银水月的臀部,然後重重落下!瞬间将巨物吞没到最深处。

    「啊!」

    「唔!」

    银水月发出惊讶的叫声,连贺冬则是发出满足的叹息。

    好紧窒温暖的巢X,紧紧夹住他的要害不放,宛若天堂般的感受,令他压G不想离开这个神秘的禁地。

    忽然,由银水月的私处传来一阵痉孪收缩,令连贺冬忍不住欲望瞬间喷发而出。

    「……这次好像有点快?我不信邪!再来一次验证看看,我的能力绝不输给杰瑞瑞那家伙!」

    「连贺冬!」银水月满脸通红的惊呼着,还是免不了被拉着大战三百回合。

    结果如何?

    当然是银水月全身虚脱的被抱出浴室,回到卧室休息啦!

    <% END IF %>

    作家的话:

    小狼犬总算有下文了(泪

    希望能赶快完结情人节贺文(揍

    ☆、情敌争夺战(25)完

    正当连贺冬从银水月的卧房走出,春风满面的他,经由客厅要到厨房倒杯水喝,却看到杰佛瑞一个人坐在客厅沙发上,一人独酌着啤酒。而茶几上摆放着两份未拆封的牛R面,还有一打啤酒罐。

    「你终於舍得出来了,鸳鸯浴的滋味不错吧!」杰佛瑞语气酸味十足的说道。可见方才浴室里的动静太大,才会传入杰佛瑞的耳中。

    闻言,连贺冬像偷腥的猫一般窃笑。

    「我不会怪你能力不足,没能满足月姐的需要……」

    杰佛瑞砸去无尾熊的抱枕,打断连贺冬的话。

    「去你的!别得了便宜又卖乖。」杰佛瑞朝连贺冬比了只中指,怒骂道。

    「哼!少动手动脚,我是看在月姐的份上,才不跟你计较。」

    连贺冬将抱枕丢回沙发上,他大喇喇地坐在杰佛瑞的左方直角座位,他拿起桌面另一瓶冰啤酒,打开易开罐并牛饮着。

    两人开始你一瓶我一瓶,沉默不语地各喝各的,

    许久後,连贺冬用力捏扁空啤酒罐扔在桌面,他打破沉默说道。

    「老实说,我喜欢月姐很多年了……直到今天才终於有种她归属我的感觉。我真羡羡你比我更早掳获月姐的心。如果不是这样,我才不会听月姐的话,容忍你的存在!」

    杰佛瑞重重的放下啤酒罐,他苦涩的笑着。

    「呵,我只不过比你好运些而已。」

    他不过是先占有她的人罢了……而水月的心,就像她的名字水中月一样,如此虚幻又难以捉M。杰佛瑞闭上眼,在心底喃喃道。

    他从来没想过,历经百战的自己会栽在女人手上,并且如此彻底、脱身不得。

    爱的太深,所以离不开──却又逼不得已要和别人一起共享爱情,怎麽想怎麽不甘心!

    可是……他又能怎麽办呢?他就是爱上这麽百变的女王陛下,像心头R一般的割舍不下。所以,他彻底地认栽了!

    「乾杯!敬我们的女王陛下。」杰佛瑞举起啤酒罐,豪气万千说着。

    「乾杯!敬我们的爱情能长长久久。」连贺冬又开了罐啤酒,和杰佛瑞的瓶身相碰,两人仰头畅饮。

    「……虽然我很不甘心看到你和月姐在一起,可是至少月姐和你在一起时,爱得很放肆、笑起来很自由自在,所以、咯……」连贺冬打了个酒嗝,他满脸通红地说着。

    「以後你和月姐在一起时,我会学着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相对的,你最好也是这样。」

    「啧!我会记得。」酒量颇深的杰佛瑞,脸色未变的回答。

    「不过……除你之外,我不容许再有下一个!」

    「没错!NEVER──」连贺冬附和道。

    但是,命运之神岂是人类可以摆布的了?

    等到两人把一打啤酒都喝下肚之後,杰佛瑞突然说道。

    「……对了,我总觉得我好像忘了什麽东西?」

    「我也想不起来……」喝个半醉的连贺冬傻呼呼地说。

    到底他们遗忘了什麽重要物品呢?

    左思右想,两人绞尽脑汁仍是脑袋一片空白,直到天肚翻白才灵光乍现。

    「啊──情人节的巧克力!」

    囧,巧克力忘记在车子里了。

    ……心意到就好,水月事後这麽安慰着两人。

    吃着两人亲手喂食的巧克力,银水月心底装满甜蜜滋味。

    「有你们在,天天都是情人节!」

    「也幸好身旁有你在──」杰佛瑞亲了下银水月的左脸颊,连贺冬则是亲了右脸颊。

    「情人节快乐!」

    每对情侣都要甜甜蜜蜜呦──

    <% END IF %>

    作家的话:

    总算把情人节贺文解决了(囧,今天都几号了……

    嘛,至少看在幻梦很努力填坑的份上,给人家鼓励好吗?

    ☆、白色情人节贺文─殷学弟的日记(1)

    ×月×日  天气晴

    今天是我第一天到便利超商打工的日子。

    外头艳阳高照,天气晴朗的不得了。

    只可惜……好的开始是成功的一半,这句话对我并不适用。

    初次C纵收银机,因为不习惯而找错钱,按错产品数量而作废发票等等……於是我被暂时撤换到一旁食品区补货。

    这时,一道声音甜美的女声,从我的头顶响起。

    「请问,还有太妃糖吗?」

    「咦?」探头清点饼乾数量的我猛地一抬头,却不小心撞到食品架的护栏。叩的一声,随即饼乾糖果掉了满地。

    「哧──」後脑勺好痛!痛得我快飙泪。

    「……太妃糖、太妃糖在这里!」

    我强忍住眼泪,将手中仅剩的一包太妃糖往前一递。忽然碰到软绵绵的手掌心,轻轻呵护我头上的伤,并接过那包该死的太妃糖。

    「小心点,幸好没有流血。」

    甜美的女声再度响起,我眨眨酸涩的眼睛,接着抬头一看,才看清轻抚我头的是名清秀佳人。但此刻在我心目中,她温柔可人的像名天使!

    「水月,你好了没?」

    此刻,一名帅气十足的男孩在天使的身後,亲腻叫唤着。当场令我的玻璃心碎了一地。

    ……果然,美丽的天使早就有主了,哪里还轮得到我这名小人物啊?

    我捂着眼镜,继续面壁思过……不是,是整理货架记录要补些什麽货源。

    熟料,天使的下一句话,让我瞬间从谷底升到了天堂。

    「镜华,跟你说几百次了,要叫我姐姐!」

    姐姐?原来他们俩人是姐弟啊……这麽说,我还是有希望的喽?

    镜花水月──嗯,真是好名字!虽然男生叫镜花感觉有点娘……

    正当我在幻想追求天使有望的时候,店长的声音如天雷轰顶般把我劈醒。

    「殷守礼!你是怎麽搞的?居然连最简单的补货都做不好!」

    「这……对不起!店长,我马上收拾好。」我回过神,低头看着满地的饼乾和糖果袋,我连忙道歉。

    「不用了,我们这里用不起这麽chu心大意的工读生。筱燕,你来接替他的工作。殷守礼,你可以走了。」

    「店长……请再给我一次机会,我一定会好好学习。」

    我需要这份打工薪水来贴补家用,所以急红了眼恳求着店长。

    这时,正在收银台排队等结帐的天使,再度回过头来拯救我的打工生涯。

    「店长,不好意思打扰一下。刚刚是我请你们的工读生帮我找太妃糖,结果不小心吓到他,才会弄掉一地的食品。所以追G究底是我的错,请你不要责怪他好吗?」

    天使──水月,你真的是我梦寐以求的天使啊!

    原本一脸严肃的店长,在天使的柔声请求下,终於赦免我的死罪,继续留我下来打工。

    日记末注记:我今天遇上我的初恋、我的天使!希望明天、後天、天天都能遇见她???

    <% END IF %>

    作家的话:

    ”汗一个,情人节贺文还没打完,白色情人节就到了(囧

    所以、还是……

    祝大家白色情人节快乐(逃

    ☆、殷学弟的日记(2)

    ×月×日   天气Y

    打工的日子过没多久,我得知天使就读超商门口的N大。我下定决心要考上和天使同一所大学,以酿造追求天使的机会。

    过了一个月时间,我的工作终於上手,可以独当一面。只是唯独面对三天两头来超商采购的天使,我总是会结结巴巴、说不出完整的话来。

    长久的观察下,我知道天使的喜好是太妃糖和科学面。为此我更勤於补货,不让天使有空手而归的情况发生。

    此刻,温柔的天使又站在收银台前,我立刻站姿笔挺的问道。

    「您、您好,结……结帐吗?」

    「嗯,麻烦你。」

    啊啊!天使果然是天使,对我刚刚结巴的语气,丝毫不显嘲笑或轻蔑神色。

    「一共是八十六元。」

    我为了不再结巴,所以低下头不敢再看天使的脸,直到一百元纸纱递到我眼前。

    「收您一百,找您十四元。谢谢光临──」

    天啊!我M到天使的手了,我的手指颤抖个不停,只模糊感觉到天使的手白白嫩嫩,真的比豆腐还嫩啊──

    「喂,你认识那个正妹?介绍给哥儿们认识认识──」

    这时,一同上班的工读生同事曲臂顶着我,并挤眉弄眼问着我。

    「不、我不认识!她只是这里的常客而已。」我慌慌张张的摇着手说。内心深处才不想把天使的名字和他人分享。

    「哦──早说嘛,下次换我站收银,说不定可以要到她的电话号码。她的X部挺大的,M起来一定很爽!」

    男同事露出色眯眯的眼神说着,令我满肚子不舒服。

    「你、你不要这麽说女孩子的身材!对女孩子很不礼貌!」我压抑着怒气劝说道。

    「……不过就是说说而已,干嘛这麽在意?」男同事讪讪回应,然後调头走人进入仓库搬货。

    色痞!温柔的天使岂是你这种凡夫俗子可以触碰!

    我努努嘴在心底怒骂着,然後回过身把稍早卖掉的香烟补满。

    七星、长寿、一号、二号、三号……

    「对不起!麻烦你,我要缴费。」

    突如其来的天使之音,又吓得我掉了满地香烟。我飞速转过身来一看,收银台前站得果然是刚刚离开的天使。

    「噗哧,我的声音很可怕吗?不然怎麽你每回遇见我,都会掉满地东西?」水月天使微笑问道。

    「不、当然不是!我……我只是很讶异你怎麽又走回来了?」我满脸通红地解释道。完全忘记刚刚天使说了些什麽。

    「缴费啊,明明放在皮包里,刚刚却忘记拿出来了。走到半路才想到,就折回来啦。」

    「哦、是!我……我马上帮您处理。」明明只是一张轻若鸿毛的缴费单,我却手忙脚乱的失了分寸。

    ……我把原因归究於──一切都是天使的美貌太吸引我的缘故。

    刷条码机哔哔叫着,我看着收银台,不敢分心看着天使,以免报错数字。

    「一共一千八百五十三元。」

    「喏,两千……我还有三块钱。」

    天使将纸钞和三枚铜板放在我手掌心,我压抑着强烈心跳声,拚命呼吸止住颤抖。

    「收您两千零三,找您一百五。」

    「谢谢,明天见。」天使不经意的说着,却在我的心海激荡出澎湃的火花。

    「明、明天见!」

    正当我喜孜孜的想着天使的再见招呼语,我不由自主傻呼呼地笑着。

    这时,同事从仓库里搬货出来,堆在食品柜旁,他问道。

    「对了,守礼,明天你不是放假吗?

    乐虎在线娱乐平台德萨罗人鱼帖吧

    有没有打算去哪儿玩啊?」

    「啊!明天放假──」刹时,我的惊呼声响彻全店。

    囧……我压G忘记明天排休的事了……

    日记末注记:呜呜呜!我是猪头!希望天使不要碰到那个色痞啊──

    <% END IF %>

    作家的话:

    果然殷学弟很难搞(囧)

    看来要往长篇发展了耶(被踹

    睡觉去~~

    ☆、殷学弟的日记(3)

    ×月×日   天气雷阵雨

    ……奇怪?我好像足足有一个月时间没看到天使的人影了?

    不知道天使最近在忙什麽?居然都没来采购她最爱的太妃糖……见不到天使的面,不由得让我有些小忧郁,导致连日来J神不振。

    「叮咚。」

    超商的大门打开,令我瞬间回过神来喊道。

    「欢迎光──」

    不料,我抬头看见甫走进店里的一对情侣,我顿时哑然无声,连进门招呼语都没能说完。

    眼前出现的是天使啊!

    我的大脑里一直不停地在叫嚣着,这不是真的吧?

    天使再度出现在店里,我很高兴──可、可是她竟然亲腻地挽着别的男人的手……这突来的震惊消息,令我的脑袋一片空白!

    我同手同脚地走到收银台旁,等待天使选购好物品前来结帐。

    「云舟,买这些好不好?」天使拿着几样冷冻食品在手,她柔声问道。

    「你回家微波一下就可以吃了,不要老是吃泡面嘛。」天使娇声埋怨着,身旁一脸酷劲的俊男嗤之以鼻。

    「哼,懒得出门买东西。」

    欸,说的对。我也是一回到家就懒得出门,所以可以理解。

    「半夜懒得出门,就提早屯货食粮啊。」

    天使不由分说地把冷冻食品丢进购物篮中,再挪移几步到鲜货区,拿了一瓶家庭号牛N。

    「待会儿去你家,我泡N茶给你喝。不要一直喝咖啡,对身体不好啦。」天使继续喃喃抱怨着。

    ……不对!我刚刚听到了什麽?我到底有没有听错啊──

    天使居然要去这个男人的家?她她她、就不怕被男人霸王硬上弓吗?

    我的脸部神经抽搐个不停,颇为天使的安危C心不已。

    「那好,饭後运动我想很久了。」

    男人一边说着,手一边下移抚M天使的臀部,令我大吃一惊。

    天、天使,你真的放任这个男人对你为所欲为吗?

    心底有把火在闷烧着,我却对现状无能为力。

    谁知下一秒,天使的下一个动作让我重振信心。

    「啪!」

    天使羞红着脸打掉男人的毛手毛脚,她说。

    「大庭广众之下不要这样,难看!」

    「啧!跟你认识一个月,你哪回不是义正言辞的制止我!算了,我不想自讨没趣。今天的约会就到此为止,你也不用去我家了。」

    谁也没料到,男人颇没风度的掉头就走,独留天使一人在冷藏柜前凝望他离去的背影。

    我看不惯天使一脸寂寥的神色,於是鼓起勇气上前问道。

    「请问……您需要帮忙吗?」

    「啊──对不起!」天使回过神来,便急急忙忙地道歉。

    「这些冷冻食品本来打算买给他的……现在不用了……」天使语气惆怅的说着,并慢慢将蓝子里的冷冻食品及鲜N归回原位。

    「请问……刚刚是你的男朋友吗?真是太没礼貌了,怎麽可以说翻脸就翻脸!太没绅士风度了。」

    我试探的语气问道,并为天使打抱不平。

    「嗯,不过他的脾气来得快、去得也快,明天就会和好了。」天使颇为乐观的说着。

    男朋友──天使承认她有男朋友了!我整个人像被雷劈到一样震惊──

    浑浑噩噩的帮天使结帐完毕,也不知道有没有找错钱,我迷迷糊糊的过完这难过的一天。

    日记末注记:今天我心碎了……原来天使早就有了男朋友,还是非常大男人主义的那型……

    那麽……我思慕的心该何去何从?

    <% END IF %>

    作家的话:

    好想睡觉(踹

    我还欠五更啊(远望

    大家晚安(挥帕

    ☆、殷学弟的日记(4)

    ×月×日   天气Y时有雨

    今天身体微恙,我还是不顾母亲的反对,坚持来超商上班。

    所幸今天天气Y凉,不时地飘些毛毛雨,导致上门的顾客不如往常的多。我才能应付得过来。

    「叮咚。」

    天使将雨伞放入伞架,独自一人踏入店内。我的眼睛瞬间为之一亮,充满元气的喊道。

    「欢迎光临!」

    ──即使天使已有了男友,我还是会因见到天使的面而开心不已。

    天使一如往常的走到零食区,她弯腰拿起一包太妃糖,还有几样零食饼乾,就走到收银台前等着付帐。

    「哔、哔、哔……」我动作缓慢的C作条码机,再将零食放入天使自己携带的购物袋中。

    「总共是两百……咳咳!」

    忽然喉咙一阵痒意,令我轻咳数声。天使一脸关心地问道。

    「你感冒了?怎麽不在家休息?」

    「……请假会被扣薪水啊。」虽然脑袋有些晕沉,但我还是笑笑地回答。

    「你怎麽这麽说呢?身体当然比较重要!要是病倒了,医药费和误工费不是更多──」天使稍微提高音量说着。

    除了母亲之外,被人关心的感觉真的很B!所以……这也是我迟迟无法忘怀天使的原因之一。

    可惜的是……天使已经被别的男人给抢先订走了。

    「咳!总共是……两百四十七元。」我努力睁大眼睛看着收银机萤幕,然後报出金额。

    不明所以,天使一脸懊悔地将钱塞入我的手中,然後低声说道。

    「对不起,我不该多管闲事。」

    「不!您别这麽说……」我连忙摇手,差点把手中的纸纱和五十元硬币给扔出去。

    「我很高兴您关心我,只是我非常需要这份薪水。除非必要,我不想请假或旷职。」

    闻言,天使无声地看了我很久很久。令我有点手足无措,不知该做些什麽才好?

    「你确定你的状况适合上班?」天使终於出声道。

    「当然!」我吞了下口水回答。妈妈咪啊,怎麽面对天使像面对教官一样严肃?

    「因为……你忘了给我发票和找零。」天使一脸认真地说出原因。

    囧,我真的忘了……

    我连忙打上收款金额,以及结帐键。发票迅速印出,连带三枚硬币火速地交到天使的手掌心。

    哪知,天使反手紧抓住我的手掌心说。

    「你的手好烫!你、你真的不请假休息吗?」天使一脸担忧地说道。

    「等下班後,我妈会来载我。再次谢谢您的关心。」我一脸抱歉的婉拒天使的好意。心里则是百般不舍……要是天使是我的女友有多好啊!

    「……那好吧。」

    天使一脸犹豫地提着购物袋离开超商,连伞都忘了拿……咦!外面还在飘雨啊,天使不拿伞会被淋湿的吧!

    正当我冲出店门口,左右张望已看不见天使的身影。

    结果,我回身慢慢走进收银台,心里则是百感交集,一时之间却不知道该做些什麽事才好。

    「叮咚。」

    大门再度打开。我抬起头喊着:「欢迎──」

    不料,出现在收银台的是刚刚离开的天使,手里依然是那只蓝色购物袋,以及薄薄的纸盒。

    「这给你,一定要吃呦!」

    天使把纸盒扔在柜台桌面,然後转身就跑。这次,她记得抽出雨伞走向马路的公车站。

    我低头看向桌面的感冒胶囊,眼角微微湿润起来。

    「原来……你是为我了我去药局买药啊。」

    怀着无比感谢的心,我配着开水吃下感冒药,整颗心跟着暖和起来。直到下班时刻,都未散去──

    日记末注记:神啊,我还是没有办法放弃暗恋天使的心……我可以诅咒他们早日分手吗?

    <% END IF %>

    作家的话:

    更新又晚了,不过至少赶出来了……

    各位晚安啦~~

    要去睡了(蹭蹭

    终於恢复一般专栏了,总算可以投票了(万岁!!!

    ☆、殷学弟的日记(5)

    ×月×日   天气晴

    凌晨六点半,我漱洗完毕准备出门,母亲从房门里走出来问道。

    「要去上班了吗?你的烧退了没?」

    母亲和蔼的伸手测量我的额头体温高低,感觉我的体温不高才放心的放下手掌心。

    「我昨天吃了感冒药,早上起来出了一身汗,刚刚才去冲过澡。」我回道。

    结果母亲仍脸色犹豫的说。

    「你怎麽不请假在家休息呢?你的身体健康比那点薪水重要多了!」

    相同的话语,令我想起天使的热忱与关心,我忍不住环抱着母亲的肩膀说道。

    「妈,我没事!请假也要有人代班才行啊,何况我的感冒好得差不多了。您别担心。」

    「……那你至少吃过早餐再出门吧。」母亲终於妥协说道。

    「不用了,妈。我去超商再买东西吃,不然我快迟到了。拜!」

    我急急忙忙对母亲道别,随即冲出门外,向便利商店的方向快跑。

    过了七分钟,我已经看到超商门口的招牌。

    进了门,我随意挑个饭团和N茶结帐,以果腹充饥。

    过没多久,我换好制服,与同事交班,我蹲在柜台下整理包裹。

    「叮咚。」

    「欢迎光临!」我抬头一看,原来是天使踏进店里。

    「今天怎麽这麽早?」我讶异地问道,广播频道正好报时七点正。

    「因为今天下午有篇报告要交,所以早一点来学校找资料。」天使笑眯眯地回道。

    「你感冒好一点了吗?」

    「托您的福和感冒药,我觉得好很多了。」一提起感冒药,我想起我还没给天使药钱!

    奇迹式的,我看到天使再也不会紧张到手足无措,连话都说不完整了。

    「对了,昨天的感冒药,谢谢您。这药钱请您务必要收下!」我掏出皮夹,算好的纸钞和零钱递给天使。

    「不客气。希望你好好爱惜自己的身体,不然家人会担心。」天使接过钱微笑叮咛着。

    「那个……我可以请问您要做什麽报告吗?」我很想帮天使尽一份心力,所以问道。

    「嗯,就是有关高职夜校生考大学的研究报告。」天使苦恼的说着。

    「我们本来计画要做一百份的问卷调查,因为负责问卷调查的同学家里最近在办丧事,谁知道现在还欠五份……可是报告下午就要交了啊!」

    即使我看着天使皱着眉头、努着嘴唇,都觉得她好可爱──完了,我没救了!这辈子注定深陷在天使的手掌心了。

    ……等等!高职夜校生考大学的问卷调查──那不就是我能帮得上忙的地方啊!

    「我、我刚好就读B高职夜校,可以的话,请让我填写问卷。」我欣喜地说道。脑袋瓜正快速运转,有几个同学可能已经起床,可以帮忙天使填写问卷。

    天使则是高兴的雀跃着,她从背包里拿出一张问卷递给我。

    「那麽,你还有同学可以帮我这个忙吗?只要再四个人就够了。」天使一脸祈求的眼神,令我瞬间答应下来。

    「有有有,您等等,我去仓库填写问卷兼留电话给您。」我左右张望,找同事的所在地。

    「佐翼,你帮我站一下柜台好不好?我进去里面一下。」

    「好,你快去快回。」邱佐翼明显地听到我和天使刚刚的对话,他笑笑的放我开小差。

    刷刷花了五分钟,我火速把问卷填写完毕,再留下十来个同学的电话号码,希望这能帮天使渡过难关。

    我走出仓库,只见天使买了八瓶六百㏄的咖啡,和两个饭团,放在桌面结帐完毕,正准备放入环保购物袋。

    「我写完问卷了。您看看还需要补充什麽?」因为写问卷写得很急,我感觉脸色有点发热。

    「嗯,你写得很详细。真的很谢谢你的帮忙。」天使朝我一鞠躬,令我再度手足无措起来。

    「不用谢,能帮到您真的太好了!」

    天使露出灿笑,她背起购物袋,慢步离开店里。

    我心想,若能一直看到天使纯真的笑容,真的、太好了!

    日记末注记:今天是和天使聊最多话的一天,我感觉好幸福啊……幸好没被店长抓到!≥O≤

    <% END IF %>

    作家的话:

    这是今天的第二更,终於欠债剩五更(趴

    不知道各位对新文有没有什麽想法呢?

    敬请喜欢的读者留下票票和留言呦~~

    ☆、殷学弟的日记(6)

    ×月×日   天气蒙蒙细雨

    夏去秋来,我终於如愿考上N大日文系,成为天使的直属学弟。

    在开学的第一个月,我过得既幸福又痛苦。

    幸福的是,我可以和天使朝夕相处。

    痛苦的是,天使在暑假期间骤失亲人,原本甜美的微笑瞬间消失,只留下沉痛的哀伤,我却没办法为她抚平……

    而今天是天使担任我的直属学姐的最後一天,外头的天气正飘着蒙蒙细雨,同时也下在我的心里──

    「学姐,谢谢你的笔记。」在回廊走道,我把淡蓝色天空花样的笔记本交还给天使,天使笑意淡淡地接过。

    「不客气。」天使单手拎着背包,左手拿着笔记本塞入背包,然後跟我道别。

    「学弟,再见。」

    转身离去的天使,及膝的长发在风中飞扬,好像蛇发魔女般的景像,令我呆立原地凝望着天使的背影。

    这时,几名同班同学搭上我的肩说道。

    「恭禧你终於脱离冰山的管束了,待会儿去PUB喝一杯庆祝一下吧。」

    「别这麽称呼学姐,学姐其实是很温柔的人。」我颇为反感的拍开同学的手。

    「哪是啊?打从我们入学以来,银学姐一直都是挂着一副冰山脸,活像别人欠了她几百万没还!」同学大喇喇地批评天使,令我不由得生出满腹怒火。

    「学姐是因为家里出了变故,才会变成这样……你们不懂学姐,就不要乱说话!」

    我大步向前走了几步,忽然想到什麽,又回头道。

    「对了,你们跟我借的笔记,全都是学姐亲手抄写的。既然你们敢说学姐的坏话,以後她的笔记你们都别想借了!」

    我怒火中烧的冲入雨中,我迫切需要这阵雨势来为我的怒气降温。

    我淋着毛毛细雨奔跑到校门口,眼前出现的是慢步雨中的天使,她双手空空背着背包,彷佛与世隔绝的独立。

    「学姐!」我忍不住跑到天使的面前,并大喊着。

    「你怎麽没撑伞?一直淋雨会感冒的。」看着天使一脸的无所谓,我担忧地说。

    「学弟,你别担心,反正……感冒又不会死人。」

    看着天使消瘦的脸庞,说着了无生趣的话语,我的心不禁揪疼起来。

    「学姐,你别难过!要是你身体不好的话,你家人若在地下有灵X,看着你不珍惜自己的身体,他们也不会开心的。」我呐呐说着安慰话语,不知道这对天使有没有帮助?

    「他们若看得到我……怎麽我都梦不到他们呢?我好想好想他们啊──」天使眼眶含泪,抿着嘴努力不掉下泪来。

    「学姐……」天使是那麽地伤心欲绝,我说不出请她不要哭的话语。

    「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用一切来换回他们的生命!」

    晶莹的泪落地,无声无息,却在我的心房划开丝丝血痕。

    我……终究不是能安慰天使的那个人……

    日记末注记:第一次看见天使的泪……第一次怨恨自己的无能为力!第一次诅咒天使那该死的前男友──

    为什麽我不是天使的男朋友呢?那麽我就可以肆无忌惮的抱着天使,安慰她、亲吻她,并成为天使的内心支柱。

    神啊,能不能给我一个机会,让我成为天使最最重要的人呢?

    我发誓──绝不让天使一个人哭泣,形单影只!

    <% END IF %>

    作家的话:

    噢噢,白色情人贺终於快写完了(真的吗?

    殷学弟加油!千万别气馁啊~~

《坏女孩》最新章节就到艾克小说网【www.ik777.net】 手机版【m.ik77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