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在线娱乐平台:乐虎在线娱乐平台 >> 玄幻魔法 >> 红罗帐之三朝皇妃(书号:29857

正文 17

作者:西瓜小姐
    ☆、(12鲜币)惩罚

    带著满腹的忧虑罗京拖著沈重的步伐上朝去了,没想到等群臣都站好了队列就响起了欢喜的声音:“皇上架到。”

    听到这句话罗京高兴地差点哭出来了,天知道这一段日子他有多难熬啊,本来都该皇上做的事情偏要他一个臣子来做,这下好了皇上出马了他也能好受点了。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众人一喊道。

    “众位都平身吧。”龙泽平静地说。

    “谢皇上。”众人一齐站了起来。

    “近来一段时间辛苦各位了。”龙泽说道。

    “都是臣的本份。”众人当然不敢居功。

    “嗯,朕知道你们都是一心为我大胤江山著想的人,所以在朕不在期间朕也才能放心地把国事交给你们,而你们也没有辜负朕的期望,朕很是欣慰。”该表扬的龙泽还是表扬,“不过对於大齐你们还是什麽办法都没有吗,朕听说大齐最近很是猖獗,接连攻下了不少的城镇。”

    龙泽这样一说下面的各位都开始偷偷的抹汗了,“罗京,你怎麽看的?”

    “臣以为唯今之计只能兵来将挡水来土掩,我大胤国土宽广,而大齐比之我大胤来说则不如,臣相信终有一日能拖垮他们。”罗京说道。

    “那要是拖不垮呢?”龙泽问他。

    “臣不知。”罗京老实说道。

    “你们呢?也都不知道吗?”龙泽一脸寒霜地问道。

    “请皇上恕罪。”众人一齐跪下请罪。

    “一群废物,朕养你们有什麽用?养条狗都比你们强,朕想让它去咬谁就咬谁。”龙泽终於受不了勃然大怒。

    众大臣吓得大气都不敢出,有的实在胆小的更是全身抖得不行。

    “算了,你们起来吧,你们要是实在想不出来法子朕发火也没用,你们先喘口气,清清脑子,再仔细想想,毕竟朕这江山要是败了,你们可也不会有什麽好果子吃。”龙泽头痛地说。

    “皇上,要不咱们派人去暗杀凌肃,只要凌肃一死,那大齐就成了一盘散沙,到时候还怕他们不投降麽?”歇了片刻一个大臣说道。

    龙泽此时正低著头思考著什麽,并没有理他,那大臣也M不准的心思因此也就等在那里再不敢开口了。

    “哦,你刚刚说什麽?”龙泽抬起头问他。

    “臣,臣说可以派人去暗杀凌肃。”那大臣大著胆子又说了一遍。

    “嗯,好,那这件事就派你去做吧,做好了朕重重有赏。”龙泽一口答应他。

    “这~~~~~臣只是想个办法臣可从来没做过这种事啊,皇上还是派别人去做吧。”那大臣差点哭了。

    “办法是你想出来的,当然也是你去做了,你百般推脱这是什麽道理?”龙泽又开始不高兴地了。

    “臣~~~~臣遵旨。”那大臣怕龙泽会发落他,硬著头皮接下了旨意。

    “各位还有什麽事吗,没什麽事的话那就散朝吧。”龙泽不耐烦地说道。

    罗京本来还有些事情想说但他看到龙泽的脸色,他脸上的神色分明是不要再来烦我了,於是他也很识相的闭了嘴。

    龙泽走在回G的路上问欢喜:“她怎麽样了?”

    欢喜一下子反应过来他问的是清婉,他想了想说:“娘娘身子恢复得很好,但是~~~~~~~~”

    “但是什麽?不要说半句留半句的。”

    “娘娘恐怕以後都不能再有自己的孩子了。”

    “你说什麽,你再说一遍。”龙泽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奴才说的是娘娘以後都不能有自己的孩子了。”欢喜又重复了一遍。

    “我不相信,我不相信,你一定是骗我的,一定是的。”龙泽喃喃的说。

    “皇上要是不相信可以找御医来问问,看看奴才有没有那个胆子敢在皇上面前说谎。”

    “朕要去看她,朕现在就要去看她。”龙泽说完往天心殿的方向跑去,欢喜跟在他身後也只好追著他跑。

    龙泽到了天心殿的门口却止了步,他的手伸到了天心殿的门口却不敢推开挡在他面前的那扇门。

    “你来做什麽?”红姑端著东西过来看到了站在门口的龙泽,她冷声问道。

    “我~~~~~来看看她。”龙泽说道。

    “来看她死没死麽,她差一点死了,不过又活过来了,可是你知不知道她以後都不能再生孩子了,你害得她好苦啊,你口口声声说爱他,到头来伤她最深的人却一直都是你。”红姑控诉道。

    “是,是我对不起她。”龙泽破天荒的没有分辩一句。

    “好了,话我也就说到这里了,我们这里不欢迎你,你还是走吧。”

    “好,我走,你一定要照顾好她。”龙泽心痛地说。

    “我又不是你,一定会好好照顾她的,你快走吧,我怕她听到你的声音身子又不舒服了。”红姑催促他。

    “欢喜,咱们走吧。”龙泽带著欢喜失魂落魄地的走了。

    “皇上,您真的不进去看一眼娘娘吗?”欢喜看了看龙泽的脸色觉得心里十分难受。

    “不去了,我进去看了她的病只怕好得更慢了,还是算了吧。”龙泽十分疲惫地挥了挥手说。

    “可是~~~~~~”

    “好了,你不要再说了,什麽时候去看他朕心里有数。”龙泽打断他的话。

    “是,奴才多嘴了,请皇上责罚。”欢喜见他不悦赶紧说道。

    龙泽回到了G里只觉得浑身发冷,她从今以後再也不能生孩子了,怎麽会这样呢,他闭上眼睛眼前就出现清婉流产那天身下流的血,那血越流越多,像是永远也流不完一样,龙泽猛得睁开眼睛。

    “来人呐。”他大声喊道。

    欢喜几步跑到他面前说:“皇上,奴才来了。”

    “去把太医院的所有大医全部给朕叫来,特别是给明妃诊治的那几个人给我单独放到一边。”龙泽吩咐他。

    “是。”欢喜退下赶紧让小太监传旨到太医院。

    “皇上万岁万岁万万岁。”一众太医全部跪在地上齐声喊道。

    “给明妃看诊的就是你们几个?”龙泽看著跪在一边的四位太医说。

    “是。”几人齐声应了。

    “给我把他们拖下去砍了。”龙泽话音刚落就进来几个侍卫把几个太医像架死狗一样的架了出去,他们想喊救命去被堵了嘴,叫也叫不出来。

    “敢问皇上为何要杀他们几人?”太医院医正问道。

    “他们救治明妃不利,这个理由难道还不够麽?”龙泽冷冷地说。

    “可他们也罪不致死啊。”

    “哦,难道你想代他们去死?”龙泽望著他说。

    那医正一下子就说不出话来了,他上有老下有小,可不想这麽就死了。

    “朕今天叫你们来就是让你们不论用什麽办法一定要把明妃治好,关於明妃今後再也不能怀孩子的事朕也不想再听到,朕要你们还朕一个分健健康康的人。”

    “皇上,对於明妃娘娘的病情微臣虽没有为他诊治但也有些了解,要想治好娘娘的病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

    “治不好那你们就全部去死吧,朕相信总有一个人能想出办法来的。”龙泽恶狠狠的说。

    “皇上,您不能这样对我们啊,奴才们这些年一直都在G里当差,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啊。”

    “你还敢跟朕提功劳,如果治好了明妃,那就是你们最大的功劳,如果不能治好她的话那就别说什麽功劳和苦劳的话了,朕不养无用的人。”

    ☆、(13鲜币)求情

    “娘娘,今天感觉好一点了吗?”红姑对著躺在床上的清婉轻声问道。

    “还是老样子,身上一点劲都没有,可是躺得久了又浑身都疼。”清婉有些吃力的回答。

    红姑忍住心酸说:“娘娘的身子还没完全恢复没有劲也是正常的,娘娘再些日子的药就好了。”

    “你就别骗我了,我都喝了这麽久的药了还没见好,可见我这身子是不中用了。”清婉摇了摇头说。

    “娘娘千万别说这些丧气话,您一定能好起来的。”红姑M了M她的头说。

    “姑姑,你觉得累吗?”清婉问她。

    “能伺候娘娘是奴婢的福分哪里会累呢。”红姑说道。

    “可是我觉得很累,我虽然还年轻,但我感觉已经过了一辈子那麽长了。”

    听了她这句话红姑的眼泪一下子就流了下来,“娘娘,您快别这麽说了,奴婢听得心都酸死了,您正当最好的年华说什麽老,奴婢比您年长那麽多都没说过,您享福的日子还在後头呢。”

    清婉握著她的手说:“享什麽福啊,我已经把这世间的福都享尽了,也把世间的苦都吃尽了,也许这一回我是要走了。”

    “娘娘,不会的,一定不会的,要是娘娘走了奴婢也陪著娘娘一起去。”红姑哭著说。

    “说什麽傻话呢,你一定要好好的活著,就算是为了我,从前我总是长不大,什麽事都要靠著你,现在我长大了,可也要离开你了,姑姑对我的恩情和照顾我是一辈子都不会忘的,以前我给你的那些东西你总是不肯要,我都给存起来了,就在那个红木匣子里,有了这些东西你也能一辈子不愁了,等我去後你就出G,找一处山清水秀的地方住下来,直到你入土为安。”

    听了她这一番话红姑简直哭得都停不下来了:“娘娘,咱们不说这些了好吗,不说这些了,奴婢一点都不想听到您说这些话,您还这麽年轻,一定会没事的,皇上也不会让你有事的,您就放下心养病了,就算养他个几年也好,终有一天您会好起来的。”

    “姑姑。”外面有小太监在喊红姑。

    “什麽事,不是说了我跟娘娘在说话没有重要的事情不要来打扰麽?”红姑平复了一下心情说道。

    “是娘娘的母亲进G了,要求见娘娘。”小太监回道。

    “让她进来吧,我正好也想母亲了。”清婉对红姑说。

    红姑点了点头对外头的小太监说:“让娘娘的母亲进来吧。”

    林夫人一进到卧室看到清婉就小声哭起来:“我的儿啊,怎麽成了这个样子,都怪娘啊,不该答应你去做那件事情,现在把你的身体弄成这个样子,我怎麽向你爹交待啊。”

    清婉抬起手给林夫人擦了擦脸上的泪说道:“不关母亲的事,都是我让你做的,就算他要找你的麻烦也只能找我。对了,他没对你和家里的其他人怎麽样吧。”

    “那倒没有,我这几天也是一直都是提心吊胆的,一面担心你的身子,一面又担心他会对家里的人不利,却没想到一点动静都没有,今天传旨让我到G里来的时候我就有不好的预感,没想到你成了这副样子,你爹要是知道了肯定饶不了我。”林夫人哭著说。

    “母亲,并不关你的事,你给我的药我也没喝,肚子里的孩子是他自己打掉的。”

    林夫人一听她这话大惊失色:“你说什麽,是他亲手打掉的,这怎麽可能呢?他不盼这个孩子都盼了好久了吗,又怎麽会对他自己的孩子下这样的毒手呢。”

    “女儿并没有骗你,事实就是这样的,所以母亲不必担心,他就算要秋後算账也不会算到你们头上的,女儿也不会让他伤害你们的。”清婉坚定地说。

    林夫人欣慰地说:“我的儿,你长大了,可怜你从小进G,都没在母亲身边呆多久,现在又成了这个样子,都是母亲没用啊,让你吃了这样大的苦头,母亲真是心都碎了。”

    “母亲,快别哭了,哭多伤眼,女儿的身子并非没有起色,不信你问红姑,再等几个月女儿的身子就会好了,到时候母亲别嫌女儿烦就好了。”

    “怎麽会呢,我女儿这样乖巧我喜欢还来不及怎麽会烦呢,我巴不得你每天都呆在我身烦我才好呢。”林夫人终於露出了笑脸。

    红姑端著一碗药从外面走进来,“娘娘,该吃药了。”

    “母亲,你先回家吧,过段时间再来看我,也别告诉父亲的身身体,只会徒惹他老人家伤心。www.kmwx.net”清婉对林夫人说。

    林夫人盯著清婉看了看,“好吧,那我就先回去了,你一定要把身子养好,不然我这心里一辈子都不会好过的,听到了麽,婉儿。”

    “知道了,母亲,我会好起来的。”

    林夫人一步三回头的走了,“娘娘,喝药吧,差不多了。”红姑把吹凉的药递到她嘴边,清婉自己拿过红姑手的上碗一口就喝光了碗里的药。

    红姑给她拿了蜜饯压嘴里的苦味,有些踌躇地说:“娘娘,今天皇上来过了。”

    清婉听了这话什麽反应都没有,“奴婢把他拦在了门外,没有让他进来。”

    “你做得很好,我现在并不想见到他。”清婉面无表情地说。

    “皇上走後不久奴婢听小太监说他把太医院的所有医官都叫去了,还说……”红姑说到这里停下了。

    “他还说什麽了?”清婉问道。

    “他还说如果他们治不好娘娘的病就让他们全部去死,他今天已经把伺候娘娘的几个太医都处死了,其余的恐怕也都命不久了。”红姑一口气说出来。

    清婉叹子口气说:“他总是这个样子,明明自己做错的事情却要迁怒给别人。”

    红姑并不敢接这个话,“那娘娘是想为那个医官求情吗?”

    清婉看了她一眼说:“你觉得我求情有用吗,他肯听我的话吗?”

    “若是娘娘真的当著皇上的面求情的话皇上或许会听,毕竟娘娘在他的心目中跟其他人是不同的。”红姑想了想说。

    “唉,好歹也是那麽多杀人命,俗话说得好救人一命胜迁七级佛屠,那你就去帮我给他传个话吧,就说我说的那些治得好治不好我的病都是我的事,让他不要为难他们,也算是为我积德了。”

    “娘娘慈悲。”红姑赞道。

    没过多久药力上来了,清婉就有些迷迷糊糊起来,红姑给她盖好被子就找龙泽去了。

    她把清婉让她说的话给龙泽说了一遍,龙泽看著他问道:“是谁把朕召见太医的事情告诉她的。”

    红姑低著头说:“回皇上,是奴婢。”

    龙泽使劲把桌子一拍,“你好大的胆子,你真的以为你仗著伺候她的份朕不敢杀你吗?你知不知道朕处理那些太医的事属於国事,而本朝律法规定後G不得干政,你一个小小的G婢竟然有这麽大的胆子来干预朕的国事,你是不想要命了吗?”

    听了他这一番话红姑吓得一下子就跪倒在地上,“奴婢并不敢干涉国事,只不过娘娘今天问起给他看诊的太医怎麽没有来,奴婢使人去打听才知道原来那几个太医都已经死了,娘娘知道後心情十分不好,她说这样做有伤天和,所以派我来跟皇上说让皇上不要为难其他人,那几个的死就足够了,就当是为娘娘积德。”

    听了红姑说的话龙泽的心头一震,是啊,清婉一向都是个心软的人,要是他把所有的太医都杀死了,她的心情肯定不会好,她如今身子还没有起色,这个时候还是不要再去刺激他为好,再说了,留著那个太医也有用处,经过这一次他们一定会尽心尽力的去为清婉诊治,这样也算是一举两得。

    “你去跟她说让她好好养身子,朕答应她。”龙泽说。

    “谢皇上,奴婢告退。”

    ☆、(8鲜币)受伤

    罗京回到家里还是副愁眉不展的样子,月儿看在眼里不免有些担忧。

    “不是说皇上已经上朝了吗,你怎麽还是一副不开心的样子。”月儿从背後搂住罗京的腰说。

    罗京把双手覆在月儿的手上,“皇上是上朝了,可是仍旧是什麽办法都没有,更何况他的心也跟本不在朝堂上,而在一个女儿的身上。”

    “哦,就是你说的那个明妃吧,我真是越来越好奇她是一个怎麽样的女子,能让你的皇上这麽在乎他。”月儿在他耳边说。

    罗京捏了捏他的手,“淘气,什麽我的皇上,只有我的月儿还差不多呢,不过明妃啊真的是一个很美的女人,这天底下恐怕再也没有比她更美的人了。”

    “那我呢,我比她如何?”月儿听到罗京这样称赞别人不高兴了。

    “这如何能比得,你和她各有各的美,不过就算她再美,我的心里也只有你一个人。”罗京转过身望著他说。

    “谁知道你说的是不是真的。”月儿听得心里甜蜜蜜的,但还是口是心非地说。

    “难道你真的要我把心摇出来给你看麽?”罗京有些无奈地说。

    “好啦,我相信你了,你明知道人家舍不你吃一点苦,你还说这样的话。”月儿嘟著嘴说。

    “好月儿,我下次再不说了,我知道你对我好,我一直都知道。”罗京说完就捧月儿的脸开始吻他,两人吻得难解难分,直到不能呼吸。

    “我想要你。”月儿红著脸说。

    “你说什麽?”罗京有些吃惊,月儿在情事上一向是很羞涩的,今天竟然说出这麽主动的话来。

    “你没听见就算了。”

    “我听见了,这样的话怎麽能听不见呢。”罗京说著开始解月儿的衣服,很快就把月儿给剥得J光,他自己也脱了衣服让两赤裸相见。

    “这里可是客厅,万一有人来了怎麽办?”月儿有些担心地说。

    “不怕,有人来人我听得见,再说了我也不想你这麽好的身子被人家给看去了。”罗京满不在乎地说。

    “可是,咱们还是回床上吧,在这里我总觉得心里不舒服。”月儿还是不肯。

    “有什麽不舒服的,等一下你就舒服了。”说完一把捏住月儿的小巧阳具在手里揉弄起来。

    “你~~~~~~~啊~~~~~~~讨厌~~~~~~~~”

    “这样呢,这样讨厌吗?你这个口是心非的你东西。”罗京加快了手上的动作。

    “嗯~~~~~~~讨厌~~~~~~”月儿脸儿绯红的娇嗔。

    很快月儿就S出来,罗京就著他的JY给他的後庭做润滑,先是一指进去,等他适应了又加了一指,一直加到三G手指,罗京才把手指抽出来换上了他早已硬挺的阳具。

    “月儿,宝贝儿,怎麽样,爽不爽。”罗京一边抽动一边说。

    “嗯~~~~~~啊~~~~~~爽~~~~~~”月儿紧抱著罗京说。

    “我就知道你很爽。”罗京笑著说。

    罗京从後面把月儿按在桌子上,让他两手撑著桌子从後面C他。罗京的每一下都C得又狠又准,整个屋子里都回荡著R体相撞的啪啪声。

    “嗯~~~~~~太深了~~~~~~~受不了了~~~~~~~”月儿晃著头说。

    “宝贝儿,还早呢,你才几下就受不了了,这可不行哦。”罗京轻拍他的屁股说。

    “嗯~~~~~~放过我吧~~~~~~真的不行了~~~~~~~”月儿带著哭求饶。

    罗京不再理会他只顾著自己抽C,一只手伸到前面揉弄月儿的阳具,可能是太痛苦了,月儿的阳具怎麽弄都硬不起来。罗京C了半晌听到月儿的哭声越来越大这才著急起来,抽出阳具一看原来月儿的後许已经出血了,而且流得还不少,罗京心想难怪不得刚才C著里面的水越来越多,他还以为是月儿的身子被他弄得越来越敏感了,却没想到竟然流的是血。

    罗京赶紧披上衣服,给月儿也披上衣服,抱著他几下就回到了卧室找来药膏给他抹上,好在两人做这事的时间也不短了什麽样的药膏都是备好了的,可是既然要上药那还是要把手伸到他的体内,可是这边月儿已经疼得要死要活的了哪里还能让他把手伸到他的体内呢。

    “乖,快别哭了,上完了药就不疼了。”罗京拍著他的背哄他。

    “呜~~~~~疼死了,我不要上药了。”月儿哭著说。

    “不上药就不能好,你是想疼一时还是要疼很久?”罗京问他。

    “那你还是上吧,不过一定要轻一点哦。”月儿不放心地叮嘱他。

    “知道了,我当然会轻一点。”罗京开始给他上药。

    终於在月儿的各种号叫声中把药给上好了,罗京也累得满头都是汗,月儿呜咽了一会儿就睡著了,罗京怕他再痛就没有睡,可过了一会儿还是挨不住也躺下睡了。

    ☆、(9鲜币)奇兵

    罗京抱著月儿一觉睡到了天亮,他起身的时候月儿也醒了,“宝贝儿好点了吗?再睡一会儿吧。”罗京亲了亲他的脸说。

    “唔,我下面还是痛。”月儿皱了皱眉说。

    “唉,都是我不好,我该死,让我的月儿受苦了。”罗京安慰他。

    月儿一听他说种桑气话就不高兴了,“你说什麽呢?我不想听到什麽死不死的,咱们要一起好好的活著。”

    这句话听在罗京的心里又是另外一种感觉,如今大胤形势危急说不准什麽时候就会让齐人攻了进来,到那个时候他做为大胤的高官肯定是没有好下场的,那时候他和他的月儿又能怎麽办呢,只怕天下再大也会没有他们两个人的容身之地。

    “你放心,我答应你,咱们一定好好的,咱们要一辈子在一起。”罗京紧紧地抱住他说。

    “嗯,我相信你一定不会让我失望的。”月儿依偎在他的怀里动情地说。

    罗京到了G里发现龙泽上朝了,但脸色还是不怎麽样,下面一群人见著了皇上也有劲了,你一言我一语的不停说著,龙泽越听脸色越黑。

    “好了,你们都给朕住嘴。”龙泽一拍桌子说道。

    他这一下把下面说得正欢的大臣吓个半死,纷纷跪在了地上。

    “朕不想听你们说这些没用的,如今以情势已经十分不利於我们了,如果你们没有办法的话就不再在朕的面前放屁了。”龙泽大声说道。

    龙泽看著那些大臣们吓得大气都不敢出,心里想著看来大胤是真的要亡了,这帮没用的草包,关键时候竟没有一个能用得上的人。

    “行了,下朝吧,在这里你们是多余的,罗京留下,其他的人都给朕滚。”龙泽挥了挥手说。

    等到大臣们都走了,龙泽对罗京说:“你也看到了,他们这副样子,朕看到就来气,更不要说让他们想办法了,真正用了他们想出来的办法我大胤就亡了。”

    “可是如今的形势人多了主意也要多一些,说不定他们之中真的有人有办法呢,只是迫於皇上的压力而不敢说,毕竟在这个当口一个不好的话就有可能身败名裂,他们有顾虑也是可以理解的。”罗京说道。

    “你倒是一心一意地为他们说话,他们要是有主意还用等到现在,朕知道你是在安慰朕,不过现在朕需要的并不是你的安慰,而是退敌的办法,你明白吗?”龙泽似笑非笑地说。

    “皇上臣这几天派人出去还真的得到些消息。”罗京说。

    龙泽来了兴趣,“什麽消息?”

    罗京也不卖关子,“不知道皇上听没听说过这样一件事,传说中咱们大胤有一支奇兵,这支奇兵的用处就是在国家危急的时候能够救国於水火,这支奇兵由历代大胤的皇帝保管,他们也只接受皇帝的调遣,其他的任何人要指挥他们都是一件不可能的事情。”

    “那你的意思是你知道这支队伍在哪里吗?”龙泽问他。

    “这个臣倒是不知道,不过有个人一定是知道的。”罗京望著他说。

    “你是说龙御。”龙泽问他。

    “是的,如果这件事情是真的话,那麽先皇上驾崩的时候一定是把这支队伍交给他的,这天底下也只有他知道这支队伍在哪里并利用他们。”

    “你有把握他会把这个秘密告诉我吗?”龙泽有些不相信地说。

    “现在正是国难当头的时候,您和他的恩怨在国家面前也算不得什麽大事,况且他当初是一心一意想当个好皇帝的,这个时候您去对他动之以情晓之以理,估计他可能会说出来。”

    “估计,可是朕不想去求他,你说怎麽办?”龙泽问他。

    “恕臣无礼,这件事怕是要皇上您亲自去才行,臣不能帮您代劳。”罗京跪地说。

    “看在你一片忠心的份上,朕就去会他一会,朕也很久没有见过他了。”龙泽叹了一口气说。

    罗京陪著龙泽来到了关押龙御的牢里,龙御背朝外躺在床上,罗京让人打开牢门引著龙泽走了进去。

    龙泽看著龙御的背影说:“你倒是睡得香啊,不知道外面都翻了天了吗?”

    龙御听到他的声音转过身来,他双眼死死的盯著他,狠不得把龙泽的身上盯出个洞来。

    “怎麽,你不认识朕了吗,朕可是认得你呢,朕的手下败将。”龙泽笑著说。

    “你来干什麽,你给我流,我不想见到你。”龙御气得X口发疼。

    龙泽拍了拍身上并不存在的灰尘说:“朕也不想见你,可是现在朕也不得不来见你一面,朕也不想跟你绕弯子,听说你手上还有一支奇兵,朕想让你把他交给朕。”

    听到这句话龙御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你从哪里听来我手

    双根攻略txt下载

    上有一支奇兵的?”

    龙泽一看他的脸色就知道有戏,“你别管朕是从哪里听来,总之朕让你把他交给朕,免得受皮R苦。”

    龙御忍了忍突然大笑起来,“哈哈哈~~~~~~~我不知道你从哪里听来的这件事,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的手里极本就没有这样一支奇兵,如果有的话那麽当初你还能那麽容易地当成皇帝吗?这样简单的道理你都不明白,真是可笑啊。”

    龙泽的脸色一下子就变了,“你不是说有吗?”他朝著罗京吼道。

    “皇上恕罪,臣也是从手下那里听来的,没想到这件事竟是一个骗局。”罗京跪在地上说。

    “哼,没用的东西。”龙泽丢下这句话气冲冲地走了也去,罗京赶紧站起来紧了上去。

    ☆、(10鲜币)邪气

    “你说他手上真的没有那支奇兵吗?”龙泽回到G里缓了缓问罗京。

    “这个臣也不能肯定,可是看他的样子也不像是在说谎,这事都怪臣没有事先调查清楚,请皇上治臣的罪。”罗京说。

    龙泽本来有气但听到罗京这麽说他也不好再说什麽了,毕竟他也是为了自己和这个国家著想。

    “行了,你先起来吧,朕也没说要治你的罪,这件事情上你虽然做得不好,但你也尽力了,你为朕和大胤做的事情朕心里有数。”龙泽说道。

    罗京听到龙泽这样说十分的感动,龙泽此人虽然生X多疑,但对於一心一意跟著他的人他也还是能够信任他们,比如他和欢喜,这天低下除了龙泽恐怕他们怕的人还没几个,想到这里罗京又想要是没有林清婉那个女人龙泽也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林清婉跟了龙御,如今龙泽也成了这个样子,可见这个女人真的是个扫把星,就算长得再好看有什麽用,这天底下女人太多了,可要是国亡了,那可就什麽也没有了。

    “罗京,你在想什麽,朕跟你说话你都没听到。”龙泽提高声音喊道。

    “请皇上恕罪,臣失神了。”罗京跪下说。

    “行了,朕看你这段时间也累了,回家好好休息一下吧,人有了J神才能做好事情。”龙泽温声道。

    “谢皇上体恤,这些都是臣应该做,眼下国难当头臣的身体算不得什麽,况且臣是习武之人这点辛苦对於臣来说G本算不得什麽。”罗京拱手道。

    “唉,朕的身边还就是你得用一点,其他的那些人都被大齐的人给吓破了胆了,等到打退了大齐朕要论功行赏,到时候你拿头一份,朕要你一人之下万之上。”龙泽赞许地说。

    “臣做这些本就份内的事情也从没想过要从皇上这里得到什麽,皇上给臣的已经够多了,臣再想的话那就是不忠了,所以还请皇上收回成命。”

    “你这人就是这点不好,不管做什麽都不想居功,罢了,朕心里都明白,你先下去吧,朕明日再叫你进G。”龙泽笑著说。

    “是,臣先告退了。”罗京说完退了出去。

    回到家罗京心里一直在想一件事,如果没有林清婉那个女人会怎麽样,可以肯定的说没有那个女人龙泽一定不会做一个只要美人不要江山的人,那麽大齐也就不可能有机可趁的来攻打大胤,罗京心一横计上心来。

    罗京在书房写了一封信交给了手下,“去把这封信交给钦天监,他们看了信自然明白怎麽做,如今国难当头,你点点他们让他们明白应该怎麽做。”

    那人接过信小心地放在X口,“大人放心属下明白。”

    第二天一上朝就听到外面钦天监求见,龙泽听到後十分的奇怪,因为一般情况下除了皇上特别召见钦天监的人是不会到朝堂上来的。

    “传他进来,看看他要说什麽?”龙泽想了想说。

    “传钦天监觐见。”欢喜大声喊道。

    等钦天监行完了礼,龙泽问道:“你不经传召前来有何要事?”

    “回陛下,臣近日来夜观天相发现帝星光芒暗淡似是被邪气所侵,所以臣特地前来。”他话音一落就引起了朝上大臣的议论,这些朝臣都对他说的话深信不移,大齐的来袭不正是应正了这番话吗。

    龙泽皱了皱眉问他:“哦,那你可看出是什麽邪气了吗?”

    “回皇上,臣做了法发现这邪气正是出自於G里。”钦天监说道。

    “出自G里,这就奇怪了,朕乃真龙天子,朕所居住的地方还有什麽邪气敢侵,你怕是看错了吧。”龙泽漫不经心地问道。

    “不会的,臣家世代都做钦天监,是不会看错的,这邪气真的是出自皇G啊,请皇上一定要相信臣说的话。”钦天监诚恳地说。

    “是啊,皇上,这麽大的事臣相信他是不会乱说的,您就相信他一次要让他把产生邪气的地方给指出来,并且处罚身带邪气的人,说不定就会为战事带来转机。

    “荒唐,你们堂堂国之大臣竟然相信这些莫虚有的事情,真是太可笑了。”龙泽大怒。

    “皇上,他们说的也不是没有道理,更何况钦天监这麽多年来一直都负责的是看天像,如果不是真的他也不敢来见皇上,再说了看一看对皇上也没有什麽环事,如果真是把G里的邪魅给找出来对皇上和这江山更是有大大的好处。”罗京也恳求道。

    龙泽听到他们说的话总觉得哪里不对劲,但他一时也想不出什麽来,眼见下面那些人不肯罢休,龙泽也只好点头让钦天监作法,找出G里的邪魅。

    钦天监早就把作法要用的东西准备好了,只等龙泽一声令下就要开始,龙泽坐在台上点了点头,下面就开始作法了,大概花了一个时辰,钦天监的人停止了作法,跪在了下面。

    “启禀皇上,作法已经完成了,G里产生邪气的地方也找到了。”

    “是哪里?”龙泽问道。

    “是~~~~~~~天心殿。”那人终於鼓起勇气说了出来。

    “你胡说。”龙泽听到天心殿这三个字勃然大怒,“把这个人给朕拉下去砍了,竟然敢在朕的面前说谎。”

    “皇上,臣说的都是实话,那股邪气真的是出自天心殿,陛下,明妃不除,不足以安天下呀。”钦天监大声喊道。

    “还不把人给拉下去,由著他在这里胡言乱语。”龙泽厉声说道。

    几个侍卫上来把他拉了下去,可下面的那些大臣不答应了,全部都跪在地上说:“明妃不除,不足以安天下,请皇上除去邪魅,以安天下。”

    “你们这群蠢材,全部都给朕滚,朕再听到你们胡说就杀光你们全家。”龙泽使出内力大吼一声。

    ☆、(10鲜币)彻查

    众位大臣听到龙泽这样的大吼都受到了惊吓不敢再开口了,可心里却是对於钦天监说的话深信不疑,自从清婉成为明妃以来,大胤经过了许久不曾有过的大变,整个国家变得摇摇欲坠,昔日流云大陆的霸主现在面临被大齐吞并的危险。

    “欢喜,传旨下去查查清楚,钦天监是怎麽得出明妃是邪气来源的,朕从来不信天命一说,朕的命一直都掌握在自己的手里,只有那些没用的人才相信老天可以主载命运,凡是与此次事情相关的人一律诛九族。朕要在两天之内得到结果。”龙泽恶狠狠地说。

    “奴才领命。”欢喜恭声应道。

    龙泽缓了一口气再次盯向跪在下面的大臣们说道:“你们这些人平时朕问你们的时候你们没有任何办法,到了现在却把国家的危难怪在一个女子的身上,你们自己就不觉得羞愧吗?朕到现在才知道原来我大胤的满朝文武竟都是些贪生怕死沽名钓洽誉之辈,朕自己都觉得脸红了,你们都给朕滚下去吧,朕不传召你们不得再来打扰朕,否则就小心你们的脑袋。”

    众位心惊胆颤地听完他的话齐声应道:“臣等告退。”

    “欢喜,朕问你,你觉得这件事真的是钦天监自己看天像看到的呢,还是有人故意安排的呢?”龙泽问欢喜。

    欢喜心里也在打鼓,他想了想说:“想必皇上心里已经有了决断,就不要为难奴才了,奴才脑子笨想不出个所以然来。”

    龙泽听完他说话并没有再说话,过了一会儿他说:“你不是笨,你是不愿意跟朕说实话了。”

    欢喜听了这句话吓出了一身冷汗:“皇上,奴才没有啊,奴才跟你您这麽年,奴才可从来没有骗过你啊。”

    “行了,朕知道你忠心,看你吓得那副样子,好像朕要把你吃掉一样。”龙泽摆了摆手说。

    欢喜真的快哭了,真是伴君如伴虎啊,“皇上真是吓死奴才了,奴才以为皇上不信任奴才了呢。”

    “朕当然信任你啊,你这次一定要把这件事给朕查出来,还有在G里朕也不想听到关於明妃的闲言碎语,凡是那些乱说话的人一律给朕杀掉。”

    “奴才知道了,请皇上放心。”欢喜赶紧说道。

    欢喜吩咐到G里各处去查探消息,没想到却还是晚了一步,说清婉是不详之人的消息还是传到了天心殿里,先是几个G女悄悄的咬耳朵,到後来整个G里的人都知道了,那些G人们什麽都不懂,听得说清婉身带邪气都怕得不得了,生怕自己受了牵连。红姑知道了之後狠狠地发了一通脾气,把那些说闲话的人全部拖下去打了一顿,整个天心殿里一片哀号。

    清婉此时半躺在床上听到外在的哭叫声就问红姑:“姑姑,外面发生了什麽,怎麽这麽吵。”

    “没事,就是几个乱说话的小贱人,奴婢已经把他们打了一顿,娘娘不必为这些小事担心。”红姑无所谓地说。

    “他们犯了什麽错,你要打他们。”清婉还是问道。

    红姑拍了拍她的手说:“唉呀娘娘,您好不容易身子好此地,就不要为这些小事而C心了,奴婢自会处理的。”

    红姑越是不说清婉越觉得这事不简单,红姑本就是个心X宽广的人,自己的G里更是很少发生仗打奴才的事情,而这一次为什麽一下子要打那麽多人,“姑姑,你还是说了吧,我想肯定不是一般的事情,否则你也不会打他们。”

    红姑很为难,但她又不能骗清婉,最终她还是在清婉的一再追问下把事情说了出来,没想到清婉听了这件事情之後却一点也不放在心上。

    红姑看了看她没有任何异样的脸问她:“娘娘,您不伤心吗?”

    “这有什麽好伤心的,他们想怎麽说就随他们说去吧,我何必要放在心上,反正嘴长在他们身上的。”清婉随意地说。

    “娘娘能想开真是太好了,奴婢怕您钻牛角尖所以不敢告诉您。”红姑欣慰地说。

    “这下好了,我G本没往心里去,你也不必担心了,把那些人都放了吧,给他们些治伤的药,总归是咱们G里的人,再说这事也不能怪他们,遇到这种流言能分辨得清的没有几个人。”

    “娘娘就是心太好了,要我说娘娘平日里对他们这麽好就该把他们全部交到慎刑司去,让他们尝尝苦头。”红姑不服气地说。

    “算了,得饶人处且饶人吧。”清婉叹了一口气说。

    天心殿这麽大的动静欢喜不可能不知道,他心里想著这真是太岁头上动土啊,急匆匆地赶到了天心殿。

    小太监进来对清婉说欢喜求见,清婉一想就知道他是为了什麽事情而来的,就让人叫他进来。

    欢喜一进屋就跪在了地上说:“奴才欢喜见过娘娘。”

    “起来吧,行这麽大的礼做什麽,你来有什麽事麽?”清婉问他。

    “奴才听说您G里发生了些事,所以来看看。”欢喜低著头说。

    “你的消息还真是灵通啊,我G里刚打了几个奴才你就知道了,看来你是派人天天来监视我了。”

    欢喜的冷汗一下子就下来了,“给奴才一万个胆子奴才也不敢派人监视娘娘,实在是皇上吩咐奴才要注意G里的一举一动,特别是娘娘G里,无论发生了什麽都要让皇上知道,奴才只是听从皇上吩咐罢了,请娘娘恕罪。”

    “说来说去还是他派你来监视我了。”清婉冷笑著道。

    “这个~~~~~”欢喜真的不知道该说什麽,当奴才真是苦逼啊,无论听谁的都是错。

    “你回去吧,就说我G里什麽事都没发生,让你主子放心,另外我G里的人都归我自己来管,你要是敢私自处置他们而我要是不知道的话,那你就想想後果吧,我可不是跟你开玩笑的。”

    欢喜的眼泪流下了,娘娘都这麽说了他也不敢把那些奴才怎麽样,可是回去的话皇上肯定不会放过他的,怎麽办啊,谁来救救他啊。

    ☆、(11鲜币)刺客

    欢喜苦著脸回去告诉龙泽清婉的决定,龙泽沈默了半晌说:“罢了,随她去吧,终归是我对不起她。”

    欢喜松了一口气,他还以为回来龙泽又要骂他无能呢,现在好了,又免去了一场责罚。

    龙泽看著欢喜脸上窃喜的表情又说道:“不过你也别高兴得太早,朕交给你的事情你要早日给朕办好,不然到时候朕新账旧账跟你一起算,你想想能不能承受那麽严重的後果。”

    欢喜本来高兴的心情一下子又跌到了谷底:“是,奴才一定会办好皇上交给奴才的事情的,决不让皇上失望。”

    令龙泽没想民到的是他拼命想要在G里遮掩住的事情在民间却早已传得沸沸扬扬,流言给过了无数次的加工最後变成了明妃本就是千年狐妖所变,专门来到尘世就是为了毁掉大胤的江山,让大胤的百姓受到家破人亡妻离子散之苦,一进间民怨沸腾,各地都有民众用血书写了万民书交给朝庭要求处死妖孽,保大胤江山安稳。

    “混账,把那些上书的人通通给朕杀掉,还有那些听信传言说明妃是妖孽的人全部给朕抓起来,朕看是朕的刀硬,还是他们的脑袋硬。”龙泽在朝堂上大发雷霆。

    一位老臣站出来说:“皇上,万万不可啊,眼下整个大胤境里流言纷传,这个时候如果把那些人给杀了的话怕是要引起暴动啊,如今我大胤正是强敌入侵的时候一旦再发生内乱的话那後果将不堪设想啊。”

    龙泽狠狠地吸了一口气说:“那难道就让他们这样传下去吧,朕的女人妖孽那朕呢,朕又是什麽,难不成朕也成了怪胎了,专与妖孽为伍。”

    “皇上不妨想开一点,不过就是一个女人为了她而得罪了天下万民本就是不值得的事情,皇上何不把她交出来处死也好天下百姓一个交待。”那位大臣劝道。

    龙泽恶狠狠地盯著他:“你有种再给朕说一遍。”

    那位大臣被龙泽的表情吓得要死,再也不敢开口了。

    “朕问你们,你们站在下面的这些人是不是跟他都是一个想法,想让朕把朕女人交出来,认为朕的女人是一个妖孽。”龙泽问道。

    下面的人知道他的脾气就算心里真是这样想的,听到他问话的语气也就什麽都不敢说了。

    龙泽使劲一拍书案:“你们都哑巴了,朕问你们话啊,你们刚才不是还那麽多话吗,怎麽到了现在朕让你们说的时候你们又不敢说了呢?”

    下面还是没有一个人说话,“那些想让朕把明妃交出来的人,朕只要一起令下就可以把你们的妻子女儿送入黄泉,朕也可是她们全部都是妖孽,你们说朕这个主意好不好啊?”龙泽问他们。

    下面的人都开始流汗了,谁家没有妻子和女儿啊,要是皇上真的下令处死她们可怎麽得了啊,他们哭都没地方哭啊。

    “朕就知道你们这群人没有那个胆子,朕一说要杀你们妻子和女儿你们就吓得屁都不敢放一个了,那些说明妃是妖孽的传言也都是屁话,朕是真龙,她就是凤凰,朕命你们下去把这次流言事件给朕处理好了,不然的话你们这些人朕一个也不放过的。”

    罗京心事重重的回到家里,他没想到龙泽竟然不顾天下的人反对也要保住那个女人,看来他要另想办法才行了。

    这天夜里罗京召集了几个人在家里商议直到第二天早上:“这一次的事情就靠你们了,务必要杀了那个女人。”

    “是。”几人齐声应了,然後跳出窗户消失了。

    天心殿里清婉坐在床上看书,书是欢喜新送来的画本,才子佳人的故事,倒也有些意思。

    红姑把桌子上的灯拨亮了些说道:“娘娘,天色不早了,早些睡吧,夜里看书太伤眼了,您的身子可受不住啊。”

    清婉无奈地放下手中的书说道:“姑姑,你真是越来越罗嗦了,我不看就是了。”

    红姑接过他手里的书笑著说:“这才对嘛,夜里看书本来就不好。”

    两人正在说笑忽听得外面有打闹的声音,还夹杂碰上兵器相撞的声音,红姑的脸一下子就白了:“娘娘,您就呆在屋子里,我去看看外面发生了什麽事。”

    清婉一把拉住她:“姑姑,先别去,现在这种情况咱们不知道外面发生了什麽,最好就是呆在屋子里,外面有太监还有侍卫,你就算出去也帮不上什麽忙,还是跟我呆在一起,我也放心些。”

    红姑回握住她的手说:“还是您想得周到,奴婢自然是要陪著您的。”

    打斗持续了不长的时间就停了,这时就听见外面欢喜求见的声音,“进来吧。”红姑扬声说。

    “奴才参见娘娘,让娘娘受惊了。”欢喜一进门就跪在地上说。

    “起来吧,外面发生了什麽事?”清婉问他。

    “几个小刺客跑错了地方,已经被G里的侍卫给抓住了。”欢喜说。

    “哦,没有人受伤吧。”清婉问他。

    “死了几个太监和G女,其他没有人受伤。”欢喜回道。

    听到欢喜这样说清婉的脸上露出了怜悯的表情,“把死的那几个人好好安葬。”

    “奴才一定按照娘娘吩咐的去办。”欢喜应道。

    “行了,你下去,本G要休息了。”

    “是。”欢喜退出来赶紧去给龙泽复命。

    “你说什麽,那几个刺客全都死了,没有一个活口留下。”龙泽有些不敢相信地问他。

    “是奴才没用,没想到他们的嘴里都含了毒药,一旦被抓到就会服毒自杀。”

    “你是够没用的,本来都安排好了的事情,没相到你连一个人也没保住,这下相找出他们幕後的人可就难了。”龙泽怒道。

    欢喜跪在地上颤声说:“奴才有罪,请皇上责罚。”

    “行了,起来吧,你仔细看他们的身上了吗,有没有什麽蛛丝蚂迹。”龙泽问他。

    “奴才都命人仔细看过了,一点痕迹都没有留下,看下是行家做的。”欢喜说道。

    “哼,竟然派人到G里来刺杀清婉,朕要是把幕後的主子找出来一定要将他千刀万刮。”龙泽狠狠地说。

    “皇上息怒啊,可别气坏了身子。”欢喜劝道。

    “行了,你先下去吧,朕想一个人静一静。”

    ☆、(11鲜币)阻止

    罗京没想到他派出刺杀清婉的刺客竟然被龙泽早已埋伏在那里的人给逮个正著,白白损失他几个高手,好在他们都对他忠心耿耿全部都自杀了,不然的话下一个死的就该是他了。

    月儿看著罗京一个人在那里发呆忍不住问他:“你这几天是怎麽了,老是心事重重的。”

    罗京回过神来,“没什麽,在想些事情罢了。”

    “你在想什麽,是不是有什麽事情瞒著我。”月儿不甘心地问他。

    “我能有什麽事情瞒著你,朝堂上的事情说了你也不懂,你就别问了。”罗京漫不经心地说。

    “你是不是在外面有人了?”月儿见他那个样子眼眶一下子就红了,问他。

    “你想到哪里去了,不过是为了朝庭的事情烦心罢了,你也能想到那上面去,看来你是太闲了,不如我们来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吧。”说完一把抱起他了内室。

    这边凌肃的军队里正在欢欣鼓舞,“哈哈,这可真是一个好消息啊,咱们可是趁著这次内乱把大胤给灭了。”一个将军笑著说。

    凌肃刚好路过听到他们说话就问道:“发生了什麽好事,说给本王也高兴高兴。”

    “大王,您就是不问我我也准备告诉你的,这可是天大的好消息啊,只好咱们好好利用这个消息不愁灭不了大胤。

    “哦,那本王就更有兴趣吧,快些说吧就别关子了。”凌肃催道。

    “是这样的大王,大胤境内正在流传一个传闻,是关於龙泽最宠爱的妃子明妃的,说是钦天监夜观天像说是那好子身带邪气,这事一传十十传百现在整个大胤国内的国民都在害怕,说这个女子要亡他们的国,让他们无家可归不得好死,都纷纷上书想让龙泽把那个女人给杀了,可是龙泽当然不肯啊,还派人出来要消灭流言,您也知道这种事哪里是说得清的,更何况在在现在这样的关头,我想,咱们只要再加上一把火,还是会费很大的劲就能让大胤发生内乱,到时候咱们趁虚而入,多爽啊。”那位将军眉飞色舞地说。

    “是这样啊,那倒真是一个好消息。”凌肃淡淡地说了句,并没有想象中那麽热情。

    凌肃回到军帐里就忍住想起来,要是龙泽撑不住把那位画上的美人给杀了怎麽办,那可是他攻打大胤的动力啊,到时候他得到了大胤的江山却失去了她,那江山也就没多少颜色了。

    “去,给本王打个女人来。”凌肃越想心里越烦吼道。

    不一会儿就有内侍抱著一个女人走了进来,那女人已经被洗干净了,凌肃直接享用就行了。凌肃走到床边看著躺在床上的女人,是个漂亮的女人,只不过比起画上的美人来说又差了一些。凌肃把盖在她身上的薄被一掀露出了女人丰润美好的身子,女子吓了一跳盯著他连大气也不敢出。

    “你在害怕吗?”凌肃问她。

    女子看了看他轻轻地点了点头,“本王长得很可怕吗?你怕我。”凌肃问他。

    “不~~~~~~~不是的~~~~~~~~”女子结结巴巴地说。

    “呵呵。”凌肃笑了两起就不说话了,慢慢地解著身上的衣服,不一会儿就脱光了全身的衣服露出了坚实的内体,女子早就害羞的闭上了眼睛。

    “起来,用嘴给本王含。”凌肃指著他的阳具对女子说。

    女子吓了一跳瞪大了眼睛,这个东西可以用嘴含的吗,她可从来没做过这种事啊。

    “还愣著干什麽?没听到本王的话吗?”凌肃有些不耐烦了。

    女子见他脸色不好十分害怕赶紧从床上爬起来用手握著凌肃的阳具张开嘴含了上去,这个女子本是一个犯官女子被充了军奴,管她的人看他长得好就没让她被她跟士兵睡而是想留著孝敬凌肃,没想到果然派上了用场。

    女子没有一点经验的动作渐渐地让凌肃有了快感,甚至她的牙齿不小心挂到了他的阳具都能让他的身体战栗。

    “张大些,再含深点。”凌肃哑著嗓子说。

    女子努力把嘴巴张到最大,然而凌肃的阳具太大了,她的嘴就算张到最大也还是含不下。

    凌肃被她的慢动作弄得很烦躁,两手按住她的头就开始在她的嘴里抽C起来,最深的直接C到了她的喉咙里,弄得女子眼泪汪汪的好不可怜,可是就是她的这种表情正激起了凌肃的征服欲,他C得更用力了,就在凌肃马上要S的时候他从女子的嘴里给退了出来分开她的双腿朝著她腿间的秘地刺了进去。

    “啊~~~~~~~好痛~~~~~~~~”女子失声叫道。

    凌肃不理会女子的叫声大力在她的小X里抽C著,女子小X里分泌出来的水伴著血水流了出来打湿了身下的锦被。

    “啊~~~~~~~你轻点~~~~~~我受不了了~~~~~~~~”女子忍不住求饶。

    凌肃把阳具往她的小X里狠狠一C问道:“轻点,是这样吗?”

    “啊~~~~~~~不是~~~~~~~不是~~~~~太重了~~~~~~”女子叫道。

    “那我就知道这样,不知道该怎麽轻,你就受著吧。”凌肃说道。

    女子听到他说这话简直想死的心都有了,她不知道为什麽这个男人要这样对她,她只想他轻一点好了,为什麽他不答应呢,为什麽他要这样折磨自己呢。

    凌肃C了一会儿把女子的身子翻过来从後面继续C,女子被他弄得只有气进没有气出了,终於他重重地捣了几下S在了女子的体内。

    “来人,把这个女人拉下去赏给士兵们,还有本王要沐浴。”凌肃喊道。

    “是。”几个内侍迅速进来把女子给拖了下去,并送上了热水。

    凌肃用热水洗了个澡把身上那个女人的气味给洗去了,然後他又想到了另一个女人,要是她躺在他的身下的话不知道是一种什麽样的销魂滋味,然而现在她却只属於另一个男人,甚至还可能马上就丢掉X命,不行,他决不许这种事情发生,她一定不能死,否则他这麽久的相思又算什麽,他还没有得到她。

    他穿上衣服走出军帐就听到前面军帐里里的Y声浪语,他知道那是刚才被他上过的那个女人,他没有再往前走又走了回去,第二天有内侍来报那个女人昨晚被那个士兵给玩死了,凌肃微微一笑什麽都没说。

《红罗帐之三朝皇妃》最新章节就到艾克小说网【www.ik777.net】 手机版【m.ik77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