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在线娱乐平台:乐虎在线娱乐平台 >> 玄幻魔法 >> 归蝶迹(书号:29855

正文 61-66完结

作者:莫灵
    ☆、第六十一章:回头是否

    「衾,醒醒。」我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脸庞。

    「我不是说不要在吵我了吗?!」被叫醒的衾生气的大吼。

    「我是蝶。」我露出了一抹无奈的微笑。

    「蝶…蝶?!」衾急忙的看着眼前的人,「你回来了?你怎麽会过来?你不是讨厌我了吗?」

    我叹了一口气,「我从来都没有说我讨厌你,你放心好了,我也不会怪你再我身上施放血咒。」

    「你的丈夫他们怎麽会让你来?他们现在最不想要的事情,不就是让你单独来找我吗?况且我还害死过你一次…」衾自责的说。

    「我跟他们已经离婚了,所以没有关系了,他们也不会在意我到底是要去找谁,而且我真的不怪你曾经害过我,这一副身体可以用到什麽时候,我不知道,有一些事情,我想我必须要来和你说清楚,你都这麽自责了,我已经不会怪你了,更别说在我快死的时候你还是这麽努力的想要救活我呢?老实说,多的应该是我要好好谢谢你才对的。」我M着他的细柔发丝,「你颠覆了我最初的想像,我一直以为你不会留我活口的,没有想到你所做的一切只不过是在要胁我而已,不要在自责了,我现在不就是站在你的面前吗?」

    「离婚?为什麽?不管从哪一个角度来看,他们都是很爱你的啊!怎麽会做出离婚这一种决定?!」

    「因为我想要来找你,他们执意不肯,所以就悲剧罗!反正我的人生本来就是一出悲剧,再多一个这麽难过的事情,或许只是我生命中刚刚好该遇过的事情,应该说,我最大的悲剧还尚未降临在我的身上,所以这个只是小菜一碟而已。」

    「我很抱歉,害你因为这一种事情跟他们离婚了。」

    「这是我自愿的,不然当初我就可以选择不要来找你,然後继续和他们安逸的生活着,可是我想,现在更让我值得做的事情,不是和他们安逸的生活,而是来这里找你,和你好好的说一声谢谢,这一声谢谢没有其他的涵义,只是包含了你在我死前的那个惊恐神情,让我体会到,其实你不是什麽坏人,或许、也许你的心地比谁都还要更加的善良一百万倍,我并没有後悔现在做出了这一种决定…」我的眼泪急速的落下,为了说这一声谢谢,我失去了我最珍贵的婚姻,虽然内心难过,却一点都不会後悔,「而且最重要的药被我丢弃在他们那一边,说不定,这一次上天又要灭我一次呢!」

    「我已经对你有所亏欠了,他们住哪里?我去找他们拿!」衾起了身。

    我拍了他一下,「这一个亏欠,你可以让它凭空消失,但是现在的你去找他们,对你很不利,虽然说是你害死我的,但是你的努力我看在眼底,并不需要低声下气的去拿那一包无所谓的药,上天如果打算灭我,我也会静静的承受,只是这一次我会选择的不会是在塑造身躯回到你们的面前,在一次,我一定会让自己完全当做不存在这一个世界上。」我露出了一抹笑容,发自内心的,「我已经没有脸可以再次的面对、对我好的他们了,是多麽如此的想要保护我的心态,我知道,可是我硬生生的把他们的好意在地上践踏…」

    「你要走了?」

    「对。」我点了点头,「不要在自责了,这个实在是没有太多的用意,这一个亏欠,也就当作没有发生过吧!」

    我离开了衾的住处以及魔界。

    「小蝶!」蓝的母亲慌张的找到了蝶,「瞧你这个健忘,怎麽把这麽重要的东西丢在家里忘记带走呢?」

    「对不起,我忘记了,我也是出来之後才发现自己忘记带出来。」我轻轻的把药包给接过,「伯母,谢谢你。」

    蓝的母亲皱起了眉头,「小蝶,其实小蓝在你走後就很生气的把离婚证书给撕掉了,他很生气的说:『既然她都可以这麽无情的下定决心,那我也可以很无情的对待她!』我虽然不认为小蓝会做出什麽事情,可是你还是要小心一点,小蓝这个孩子复仇心很强,如果人家没有好好的顺着他,他会很用力的报复人家,既然他撕掉离婚证书了,那也代表你们G本就没有实质上的离婚,所以不要在叫我伯母了,我会很难过…」

    「谢谢你叮咛我,我会注意的。」

    「你真的…行吗?这不是可以开玩笑的事情,真的不需要我照顾你吗?」蓝的母亲担心的问。

    「快好了,不需要你麻烦来照顾我,我自己一个人可以的。」我淡笑着摇了摇头。

    「我已经没有东西给他了,现在我什麽都没有了,报复的话就让他报吧!毕竟这一切都是我不对在先的。」

    蓝的母亲悲伤的说:「小蓝这个孩子口是心非你也知道,你怎麽可以就这麽当真呢?你不要走好不好?否则到最後小蓝这个孩子肯定会後悔莫及…」

    「对不起…」

    「小蝶?小蝶!」蓝的母亲绝望的看着蝶消失在自己的眼前,痛苦的俯下身,好不容易找回来的媳妇,就又这麽的离去,而且毫无保留的…

    「母亲,你怎麽了?」蓝望着一脸心事重重的母亲,从她去拿药给蝶之後就一直僵持再这一个模式,「是不是蝶说了什麽过分的话?!」

    母亲不语,只是这麽看着手中的照片,完全把蓝当成了空气一般。

    「母亲?!」

    「小蓝,你觉得,把小蝶这个孩子,会不会很难过?」母亲闭上了眼,眼泪在度的掉落下来,「明明大家都知道她很害怕孤单,可是现再你们大家却要她自己一个人孤单的离开,你觉得,怎麽样呢?」

    蓝顿住了,完全没有话语可以接下去,他当然知道她害怕孤单,可是伤害都造成了,时光也不能倒流,说这一种话都太晚了,没有办法可以挽回。

    母亲难过的叹了一口气,「既然小蝶被你们逼走了,你又能做什麽修补呢?像你这麽爱面子的孩子,怎麽可能愿意低头要求蝶回来?这G本就是痴人说梦吧?」

    「大不了我再娶一个嘛。」蓝无奈的说。

    「娶一个?你以为每个公主都有像小蝶那麽单纯吗?那麽讨人喜爱吗?」母亲生气的说,「随便你吧!我觉对不会承认小蝶以外的媳妇。」

    「母亲,我跟蝶已经离婚了。」蓝不禁提醒他母亲这一个事实。

    母亲轻拍了桌子,「我不会阻止你再次追求幸福,但是我只是想要你替小蝶想一下,其实你还爱小蝶、小蝶也还爱你,只是你这麽赶走她,早就让她心灰意冷了,你做出这一种违背自己的事情、伤害小蝶的事情,你的内心感受就会好吗?我现再很慎重的问你这一个问题。」

    他沉默了,直到母亲的呼唤,他才回过神来,「反正,我的内心也不难受。」

    「你是我怀胎十月生下来的,你的内心我当然也知道透彻,如果你要这麽继续说谎下去,总有一天你真的会失去最重要的人!」

    「与我无关。」他冷淡的吐出这一句话。

    「我要回去了。」母亲起了身,「现在不管我说了什麽,你的内心总是不断的在对自己不诚实,我想、等你想清楚明白的那一天,你身边最重要的人,早就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如果你要这麽继续下去,你就在也没有反悔的馀地可以在次把小蝶寻找回来了。」母亲握住了门的门把,伤痛欲绝的说:「因为你对小蝶的无情,小蝶早就谨记在心,也包括刚才与你的谈话。」

    「刚才?」

    母亲打开了门,俯下身捡起了散落一地的东西以及似乎是被恶意丢的老远的戒指,「或许小蝶这个孩子,希望你可以原谅她罢了,只是没有想过你真的就这麽断绝了她的路。」

    「什麽…?!」

    「你没有发现吗?从刚才我们在说话的时候,小蝶就在外面了。」母亲把戒指放到蓝的手中,「就连我也是过了一段时间才发现的,小蝶这个孩子可真的练就了安静的特质呢,咦?」母亲把刚才散落一地的东西都拿起来看了一看,发现其实全部都是蓝喜欢的东西。

    蓝心不在焉的看着手中的戒指,那是一枚淡蓝色的戒指,是当初他送给蝶的,也没有想过,她会有这麽把它拔下来的一天。

    「小蝶应该是来拿东西的,想说这样子会不好意思吧!所以她带了一点东西过来。」

    母亲叹了一口气,把东西全数交到蓝的手上,随後走往了蝶的房间,里头仍然乾净平常,东西却几乎都在,那麽她究竟是来拿走什麽东西?

    ☆、第六十二章:花J

    「小蓝,你要上哪去?」母亲不解的看着一副要出去的蓝。

    「我去找蝶!」蓝甩上了门,慌张的离去。

    「你终於肯对自己诚实了吗?」母亲露出了一抹欣慰的微笑,打算继续留在这里,等着蓝把蝶给带回来。

    我恍忽的望着湖面,内心净是难过,自己当然也知道蓝拉不下脸来,所以那麽一切当然是不可能的事情,我紧抓着手中的东西,眼泪掉了下来。

    「嘻。」一个身着萝莉服装的小女孩,就这麽出现在蝶的身後,「伤心吗?难过吗?何必找了一个理由让自己这麽痛苦呢?」

    「你是…?」我转过头来。

    「我叫道衍,我是妖界边疆王子的御师,我希望,你跟我走。」小女孩露出了一抹迷人的微笑,「如果你不答应,我可是不会手软哦!」

    我退了一步,「我怎麽可能会和你回去啊?!我G本就不认识你,我也没有去过妖界的边疆,更没有见过什麽王子!」

    萝莉神情一暗淡,手一挥,一道空气划穿了蝶的身躯,「虽然王子交代过要带完好的人回去,不过这是你逼迫我的。」萝莉扶起了躺倒在地满身血迹的蝶,离去。

    蓝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他知道蝶最喜欢这一座湖,所以她肯定是会在这里,不料到的时候,什麽人都没有,留下了一滩血迹,他走上前,用手指沾了一点血,许久才发觉到血里头还有着一个发出光亮的东西,他小心的拿了起来,整个人完全的错愕不已,那是当初结婚的时候,他给她的,因为那是他从小到大最珍惜的项链,因为她,是他最珍惜的人,「蝶…」

    「啊!」我惊悚的跳了起来,东张西望着,回想着自己到底发生了什麽事情,M了M自己毫无痛觉的腹部,有些奇怪,但是更奇怪的是,自己完全找不到不久前跑回去拿的项链,「该不会掉了吧?」我难过的叹了一口气。

    「你怎麽办事的?!我叫你不许伤害到人,结果呢?」房间外头传来了愤怒的吼声,看起来真的很生气,「要是出了一个什麽意外,你赔的起吗?!」

    「王子息怒,是道衍无能…」道衍那个可怜啊,没办法他们王子实在是个X太不好了。

    「下去!」又是在一次斥喝。

    直到他打开了房门,我才开口道:「那个…你是?」

    「你醒啦?」男人在一旁坐下,「我叫夜深,不好意思用这一种方式把你给带过来,你一定会绝得很莫名奇妙吧?况且又是完全不认识的一个人打你给打劫过来的?」

    我认同的点了点头,「那你把我带过来,是有什麽很重要的事情吗?」

    「好问题!我带你过来什麽事情都没有,那是因为我家的思弥很想要见上你一面。」夜深露出了一抹温和的笑容。

    「思弥?」我不解的看着他,只见一株植物跳到他的手上,在接着扑往自己,「植、植物?!」

    「妈妈!」可能就是思弥的植物,大言不愧的道。

    「啥?」我错愕住了。

    「这个孩子在某一次上街和你擦肩而过之後,就一直这个样子了,一直吵着说要见你,如果不见你,她要跟我闹离家出走,因为不得已,所以才用这一种手法把你给抓来了。」

    「所以,我身上的伤是你医好的?」

    「是,总不可能放着你就这麽的受伤吧?毕竟是我要找你的,害你受伤的人也是我,所以没有理由还不帮你医治。」夜深认真的说,「毕竟救人本来就是我的本分啊!」

    我顿了一下,「所以说,这个孩子…」我惊骇的自头上把植物把拔了下来,看着她天真的模样,不禁失笑。

    「你放心,我不会那麽残忍的,你喜欢吗?」夜深问。

    「嗯,很可爱。」我M了M思弥头上的那一朵浅蓝色的花,「你平常都和她一起生活吗?」

    夜深摇了摇头,「不只她,如果你喜欢的话,花圃里头还种了很多,等会儿在走廊也可以看到盆栽,不过我不确定他们有没有乖乖的把自己种在里面就是了。」

    「换句话说,就是他们通通都会动吗?这样子不就要追着他们跑吗?不会弄丢吗?」我惊讶的发出了一大堆的疑问。

    「弄丢倒是不会,因为肚子饿了就会自己跑回来了,就跟离家出走的小孩子一样。」夜深见蝶似乎有兴趣,所以也乐得和她聊天,「不过每天追着他们跑倒是真的,因为他们有的很喜欢偷开电灯晒日光浴、有的很喜欢拿着游泳圈跑去开水龙头、有的很喜欢在你的床上跳来跳去的。」

    「真的吗?好可爱。」而我终於绽出目前为止的第一抹笑容,这一切都是母X本能的激发。

    「终於笑了呢。」

    「咦?」

    「没什麽,你要跟我去看其他的吗?」夜深马上就抛弃了刚才那一句话。

    「好啊!」我开心的点了点头,下了床,与夜深一同走出去。

    果然在走廊上可以看见许多的盆栽,但是几乎上头都没有种东西,这样子看上去似乎还蛮奇妙的,接着与夜深到了花圃,「好漂亮!」我惊呼着,看着眼前的景象,一时之间也不知道该要做出什麽反应过来才好。

    花圃里头虽然有很多的花,但是在花圃外也有很多的花在追逐、游玩着,这是一幕让人不太可能会相信的情景,看起来就和一场梦一样。

    「小心!」夜深连忙把蝶往一旁拉,看这一群都扑了空的植物,「到底是…?!」夜深不明白的看着蝶,他相信蝶也是一头雾水。

    「你们还好吗?」我看着向叠罗汉一样的花花草草,不免上前去关心一下。

    被关心的花花草草都露出了很诡异的笑容,看起来真的非常奇怪至极,这一点,是夜深没有看过的,难道这一群植物也会缺乏母爱吗?还是蝶身上有着什麽能力促使他们做出了奇怪的举动?

    看着还想在度扑上去的花花草草,夜深只好斥喝,所有的植物都害怕的把自己给种回去,只剩下一株来不及跑回去而摔倒的花,她的头上是朵花苞,看不出来有要绽放的痕迹,而植物就这麽胆小的放声大哭。

    「不哭、不哭,我不是故意吓你的。」夜深眼见麻烦也只能出声安慰,但是他却是最不会安慰人的那一个。

    我看着夜深笨拙的安慰动作,不禁笑了出来,在大哭的花朵前面蹲下,「不哭、不哭,夜深他不是故意的,眼泪擦擦。」我递出自己的衣袖到花朵的面前。

    花朵慢慢的爬了起来,乖乖的把眼泪抹在蝶的衣袖上面,随後紧抓着蝶的衣袖打死都不放。

    「你叫什麽名字?」

    「我没有名字。」花朵摇了摇头,「因为花花一直都不开,所以一直都没有名字可以叫。」

    「这样啊,没关系。」我温柔的M了M她娇小的脸庞。

    「蝶!我找到你了!」

    「子书?麒?」我惊讶的看着两个人。

    「这是花J?」子书很惊讶的看着一直赖住蝶的花朵,「怎麽这一个时段还不开花?蜕变期呢?」

    「子书?」我看着他不解的抓起了花朵,「轻点!」

    ☆、第六十三章:选择

    「这个是哪里来的?这个不是天界才有的吗?」子书看着向他摆手摆脚的花朵,内心充满了很多是属於不明白的疑惑。

    我顿了一下,「天界才有吗?可是夜深在种耶!」我也渐渐的被弄得很不明白。

    「其实这个也是我去界的时候,遇见了一位很漂亮的女孩,跟她有一段简单的邂逅,她送给我的。」夜深笑了一下,「从那次之後,就一直希望可以再有生之年在见到她一次,不过到後来就真的不管去了几次天界,都丝毫没有她的身影,这一株是她唯一把种成功给我的,但是这株花离开她之後就在也开不出来花朵了,这一点我也不知所措。」

    「你为什麽不开花呢?」子书抓着花朵询问了一番。

    「不知道,我也很努力的想要让花花开,可是离开妈妈之後,就好像失去了很多力气开花了。」

    「你妈是谁?」子书摇了摇花朵,也许他心里有个底了,会创造出这一种植物的人只有一个人会这麽做!

    花朵摆了摆脚,用那一双可爱的双眼看着子书,什麽话都不说。

    子书生气的看着花朵,「你在不说我就让你一辈子都不能开花!」

    「子书!」

    「是天界女王啦!」花朵嘟着嘴,诚实的说:「是妈妈把我给深夜养的,可是妈妈骗人,她说她等我长大之後就会来接我回去的,都没有。」

    子书看了一眼蝶,「那如果你妈妈现在来接你,你会原谅她吗?你会离开夜深吗?你会开心吗?」

    「当然啊!」花朵开心的说,「而且这个女生身上有妈妈的味道,大家都好喜欢

    乐虎在线娱乐平台千年玄冰全文阅读sodu

    ,好想从新看见一次妈妈了。」

    「如果她就是你妈呢?」

    「真的吗?如果是这样子就好了,夜深也好几次要带我回去找妈妈,可是不管到了王G前面,就是没有妈妈的身影,问了旁边的守卫,他们也都说妈妈不在很久了,所以怎麽可能妈妈会突然出现呢?你不是骗我的吧?」

    「我骗你?」子书挑了一下眉,「她就是你妈!我早就说过了,你创造这一种无聊的东西做什麽啊?!」

    「他们才不无聊!他们是我唯一可以发泄母爱的生命!」我生气的反驳回去,「到底是谁以前都不让我出门的?!」

    「我是为了你的安全着想!」

    「对了,你们来究竟要干吗?」

    「是关於蓝的,说到这里,你还要听下去吗?」麒慢慢的说,不仅一边观看着蝶的脸色,一边则测试着蝶。

    见蝶点了点头,麒才认真的说下去:「蓝现在很担心你,几乎每天都没有正常的吃饭、睡觉过,那麽你呢?你还打算继续跟他赌气吗?他的动作已经很明显的在示弱了,我认为你继续跟他生气下去,他总有一天会病倒的。」

    「我不要,当初是他自己在我的面前说重话的,所以我不会回去的。」我紧紧的抱着花J,说什麽都不肯,「要是当初他自己不说那一些重话的话,说不定我还肯拉下脸回去,但是我也是有我自己的自尊的,我不会因为他不吃不睡就回去,既然是他自己说我们没有关系了,你们也没有必要替他叫我回去,如果他真的关心我,那他为什麽不自己来?一点诚意都没有。」

    「蝶!」麒叱喝了一声,但是他忘了,大家越是这样子,蝶越不会改变自己的心意。

    「那麽我问你!为什麽你们都知道我在这里,就唯独他不知道?那麽为什麽他不来找我,反而要颓废伤害自己?既然展现不出任何诚意,又为什麽我要跟你们回去找他?给我一个理由!」

    两人看着蝶咄咄逼人的样子,有些不知如何是好。

    「看吧!你们自己也都说不出来了!」我轻笑了一下。

    「蝶,我怎麽觉得…我越来越不认识你了呢?」子书紧皱着眉头。

    「这个是你们逼我的,我也别无选择了。」

    「你知道吗?你让我们也都别无选择了。」麒举起了手,神情黯淡,「即使对你做出伤害,我们也必须把你带回去。」

    ☆、第六十四章:御的怒气

    「蓝,你还好吗?」段厌小心的问着一脸憔悴的蓝,他知道他的内心很难受,所以大家都和他只字不提蝶的事情,怕他就会这麽的倒下去。

    夏终於看不下去的说:「蓝,你先去休息吧!这一边我来就好了,你已经很久没有好好的睡觉了,就连吃饭也都只吃几口,不要在这样子伤害自己了。」

    「蓝,你这样子做,蝶也不会回来的。」沈一针见血的说,「况且麒和子书都去找蝶了,如果真的没有把蝶带回来的话,蝶就真的不会回来了。」

    「沈!」乐名皱着眉头看着直话直说的沈。

    「大家,我认为你们这样子在继续下去不能治蓝的G,反而是让他更加的严重,这已经是事实了,如果你们是蝶,还会愿意回来吗?」降命童子幽幽的开口:「换作是我,我绝对不会在回来这一个每一个人都在伤害自己的地方,况且当初蝶去找衾本来就不该用威胁来阻止她,大家和她相处了那麽久,真的都还不了解她吗?」

    「我先去休息了。」蓝满步跄踉的走往自己的房间,看起来十分的狼狈。

    「怎麽?手下留情了?」我看着散落一地的头发,自己原本几乎拖地的长发一瞬间只剩下到肩膀这麽多,「要动手就动手,拖拖拉拉的算个男人吗?」

    麒紧咬着下唇,他知道蝶一向宝贝她的头发,他以为这样子就算对蝶做出了伤害,没想到结果非常的不理想,蝶不但没有做出任何难过的表情,而且还嫌他不够果断,她究竟想要他对她做出什麽事情来?杀了她吗?

    他怎麽可能会下的了手?

    僵持了许久,看见远方走来一道同样熟悉的人影,是御的身影,御依然面无表情,但是身上多了一抹怒气,对着蝶,「跟我回去。」话语依然平淡无奇,但是话里充满了很多命令的口气。

    「不要。」

    「别考验我!」御淡淡的盯着蝶,「我有底限。」

    「我说了,不要就是不要!」我一手打掉他的手,「我才不管你的底限在哪里!」

    另外两个人颤栗了一下,从来没有人敢这样子对御,毕竟御是让人必退之的对象,蝶果然是第一个人敢用这一种口气来对御的人。

    「我不是麒,」这下御真的被弄怒了,「很好说话。」

    御的手心散发出淡绿色的光芒,一把就是打上了蝶。

    「呜…」我看着自己不断渗出血来的手臂,不禁有些落寞惆怅,轻笑了一下,「果然还是和以前一样,什麽话都没有拒绝的馀地…但是,除非把我打死,否则我不会再踏进那个家一步的。」

    「就这样做。」御也勾起了一抹似非似笑的嘴角。

    「御?!」子书和麒整个人都惊悚了,只是在内心希望这只是御一时气上头所说的话。

    ──但是,御真的生气了,谁能阻止?

    「我不会让你在伤害公主的!」一道娇小的身影,挡在蝶的身前。

    「不要。」

    「公主?!」道衍十分不解的看着蝶。

    「不要C手。」

    「明、明白了…」道衍依然不解的走到一旁。

    但是,蝶本身就不太有还击之力,即使被挨打了,也仍然的闷不吭声的。

    「御!你快一点住手!」子书看着几乎快要爬不起来的蝶,抓住了御还打算要继续下去的手,「你这样子,对大家不仅是伤害,蓝也不会好啊!」

    御甩掉了子书的手,「罗唆!」

    「子书!你还好吧?不行的,御真的生气了,不管别人说什麽,他都听不进去了,如果你在阻止他,不仅蝶会被打死,连你都会受伤的!」

    「蝶…」子书看着不断想要努力爬起来的蝶,心中真的非常不安,希望御真的不要这麽做才好…

    作家的话:

    下回待续 (被巴

    ☆、第六十五章:说出你的愿望

    蓝伤了自己这麽重,为什麽大家为了他,愿意转而来伤害自己?我真的不明白…

    为什麽自己无法得到别人的疼爱,还要被别人这样子对待?我犯错了什麽?我只不过是给了蓝应得的回报,当初如果他不要这样子对待自己的话,我也不会这样子的来对待他,自己没有错不是吗?为什麽要低头的永远是自己?

    ──这个世界真是不公平…

    为了对衾释怀,我丢弃了婚姻;为了让蓝回来,我却要丢弃我曾经失去过的生命,为什麽…不是蓝要赔偿我?而是我要赔偿蓝?

    我无神的看着天空,内心泛起了说不上来的怨念以及悲哀,这是从来没有过的,但是现在这一种感觉却在自己的内心渐渐的扩张。

    我讨厌他们、我痛恨他们、无法原谅他们…我要──杀了他们。

    御看着伤痕累累仍然爬起来的蝶,有些错愕,接下来更加令他更加错愕的是,蝶的眼神充满了杀气,这是千年来,第一次在蝶的眼神中看到的情绪。

    她的和善愉悦之气瞬间消散,没有残存半点,取代而之的是一种杀戮的气息,在一旁的花J都惊吓不已。

    夜深见状,内心的平静开始溅起丝丝不安的涟漪,连忙之下就是把花J们都带走,花J是敏感的生命,会跟着快乐而快乐、悲伤而悲伤,当然杀戮的气息也会让他们感到慌乱。

    「蝶怎麽了?!」後头赶来的降命童子看着眼前的蝶,不得**皮疙瘩了起来,「她G本就是想要杀了我们吧?!」

    「这…」神佑看着面手持赤血碧玉的蝶,总觉得赤血碧玉异常的血腥,只觉得阵阵恶心涌上心头,「可能是我们大家太执着蝶是错的,然後心生怨念…」神佑小心的评估着。

    十几个人看着蝶,除了不安还是不安。

    「我来晚了…」地狱王喘吁吁看着蝶。

    「老头,有什麽办法可以让蝶变回来吗?」

    「有啊。」地狱王看着夏,有点自暴自弃的感觉。

    「什麽方法?!」夏和岳不愧是兄弟,很有默契的问。

    「等她杀光你们,就变回来了,而且小蝶长时间和赤血碧玉相处,已经和赤血碧玉的灵魂相通几乎成为一体,赤血碧玉感觉到小蝶的怨恨,所以回应了小蝶的怨念,吸收了小蝶的部份杀戮欲望,转移到自己身上来做成长的动作。」地狱王很快速的解释着,「现在的你们没有半个人会是小蝶的对手,因为赤血碧玉会拼了命的保护小蝶,即使毁灭整个宇宙,也要保护她。」

    「为什麽?!」

    「你们三个小时後我就说过,赤血碧玉是把很忠心的灵魂武器,因为小蝶很善良,在初次见面的时候,赤血碧玉就选上小蝶了,另外再加上小蝶一直很喜欢赤血碧玉,所以赤血碧玉已经变成,除了小蝶,其他的人都没有资格碰触自己的模式了。」

    「没有什麽办法吗?!」

    「什麽办法都没有,当初他选上小蝶那一刻开始,就会开始排斥别人的碰触,也许还有其他的原因,例如因为你们取了小蝶为妻,赤血碧玉本身就有怨念的产生,否则就是因为你们对待小蝶不周,而让赤血碧玉产生了怨念。」地狱王接着说:「别忘了赤血碧玉有生命,你们的所作所为,他可以从小蝶的身上感受到,简单的说,赤血碧玉和小蝶现在就是处於完全没有隔阂的亲密关系,对上你们,都还比不过他们的亲密程度。」

    「可以破坏赤血碧玉吗?」

    「不可能。」地狱王斩钉截铁的说,「唯一可以破坏赤血碧玉的武器几乎是零,还有可以破坏赤血碧玉的圣J灵、缎箭早就已经被赤血碧玉吸收的一乾二净了!」

    「蝶?!」

    ──『让我,来帮助你吧!』一到悦耳的男生传入了蝶的耳里,『让我来帮助你,杀了他们,向我许愿吧!告诉我,你究竟想要的东西是什麽,我可以完成你内心的所有愿望。』

    ☆、最终章:归蝶

    我什麽愿望都不要──

    正如地狱王所说的一样,蝶几乎变强了许多,就连平时蝶都触碰不到的御,也都被硬生生的划出了一道血痕,让御开始对蝶有了防备。

    「蝶!」蓝脸色很难看的看着蝶,并且想要阻止她,但是效果实在是一点都不明显,蝶还是仍然的攻击着御,一点都没有想要停下攻击的意思。

    「滚!」我想要推开挡在自己身前的蓝,他却执意不走,在生气之下,我顾不得那麽多,就是一刀很狠的砍下去,刀稳稳的刺入蓝的左X口,没有任的偏差值在。

    蓝错愕住了,他看着蝶,痛苦的笑了一下,也许,这是他要还给蝶的,毕竟他已经害惨她了,「对不起,蝶…我希望你可以…原谅我…」最後,他和她低了头,一向不喜欢对人低头的蓝,这麽请求着蝶的原谅。

    我没有回答,只是看着他倒下。

    「我…你…」原本还要说下去的声音,话语才刚到了口中就这麽的嘎然而止。

    「蝶!」所有人都不敢相信的看着全身沾满蓝的血的蝶,没想到她真的杀人了,如果是御,还说不定可以勉强的应付,但是蓝最近很虚弱,再加上一直很想要见到蝶,当然不会有太多的防备之心,更理所当然的是,蓝绝对不会对蝶出手的!

    我不语,蹲下了身,看着蓝苍白的脸孔,毫无血色,看起来经历了很多的风波,有痛苦、有悲伤,许久我才道:「既然你们让我痛苦,我也让你们痛苦,世界其实是公平的。」

    「你疯了吗?!」夏看着露出了笑容的蝶,「你到底知不知道你在做什麽?!」

    「做什麽?给你们一个解脱啊,蓝不是痛苦吗?只要杀了他,他就不会痛苦了,你们也一样不是吗?」我的手从蓝的脸上滑过,起了身,看着一脸忧郁的麒,「不如下一个就换麒吧?」

    「蝶…」麒看着向自己走过来的蝶,内心有一种无法言喻的形容,「蝶,其实你也很痛苦吧?为什麽你要做出这一种违背自己意愿的事情来?」

    「违背自己的意愿?这是我自己的意愿啊,我不明白,为什麽我做了这麽多,不要求回报的,反而倒是你们,我只不过是一点都不想回去罢了,就想杀了我,既然如此,我唯一能做的,不就是比你们先杀死我之前先杀了你们吗?」我拉住了麒的领子,尽管有着身高之差,「我是痛苦,但是在这之前,我要先解决你们的痛苦,一下子就好了──」

    「蝶,你即使变得这麽狰狞,我还是…」麒又露出了许久以来的快乐笑容,但是这抹笑容如昙花一现一样,消散在麒的脸上,「一样的…」

    自己松开了紧抓麒领子的手,麒就这麽的从自己的手中滑落,他走的很安分,与蓝一样没有丝毫的挣扎、没有丝毫的反击。

    「你竟然连麒都杀!你的心真的被怨念占据了吗?!你真的,是蝶吗?」子书不敢置信的,以前的时候,蝶总是最喜欢和麒一起东奔西跑,照理来说,麒因该是蝶最杀不下去的对象,没有想到,蝶因为怨念太深所以连平时最亲密的麒都可以痛下杀手。

    「我是啊,所以我也可以感觉到你的痛苦啊。」

    「蝶,你该适可而止了!」降命童子以及段厌挡住了子书。

    「罗唆──!」

    我跪坐再地,「对不起,害你失去了可以拥有身体的机会,妈妈已经失去了任何的信心养你长大,你会原谅我吧?」

    我看着躺在地上的几具沾满血迹的死尸──

    「乐名,你醒一醒好不好?我想要出去买一点东西了,最上排的东西少了你,我拿都拿不到,陪我去好不好?」

    「降命,你什麽时候还要带我回家呢?我们…好久没有回去了吧?爸爸一定很担心你的,所以我们再回去一次,好吗?」

    「神佑,不好意思,衣服被我弄得好肮脏,可以用心帮忙我把它洗乾净吗?能不能不要残留下,这些血迹?」

    「子书,你可以在带我去公园吗?已经春天了,是不是花开了?我好喜欢那一边的樱花呢!」

    「段厌,你说人死後是天上的星星,那麽你们都去当星星了,怎麽剩下我一个人孤单、寂寞?不是说好了,要带着我走吗?」

    「蓝,我原谅你了,我已经不计较了,所以你可不可以在时常给我那一个最温暖的拥抱?」

    「麒,我们在去环游世界好吗?你怎麽都不笑了?我最喜欢你的笑容了,如果没有了你,我在也快乐不起来了。」

    「夏,我现在再感情路上跌倒了,你也会不会停下来,耐心的等我?然後跟我说:『这一点小伤,不用流泪吧?』。」

    「岳,你什麽时候才要教我龙族的文化啊?你如果醒来了,就教我好不好?」

    「晓,你不是说,尸界的雪比妖界还有人界的漂亮吗?当初约定好的看雪,现在不能实现吗?」

    「沈,你真的比我还要贤慧,我的身心都好累,我可不可以就这麽去休息了,请你来帮我处理晚餐呢?」

    「御,我第一次看到你的表情不再是冷淡的了,你愿意对我笑了吗?千年来,我对你的愿望只有这样子而已,你还是不肯吗?」

    「尧,我的心好痛,是不是生病了?吃药的话,病可以好吗?」

    「蝶,这是你自己的报应,你好孤单、寂寞,即使在路途中跌倒了,也不会有人在呵护你;即使难过,在也不会有人愿意帮你擦掉你的眼泪,因为之後的你,会永远都是孤单自己一个人…」

    我躺倒在地,无声的流着眼泪,心好痛、好累,是不是也该我得到了解脱?还是上天为了处罚我,要让我独自一个人活下去?

    『蝶…』

    ──谁在叫我?

    我吃痛的爬了起来,看着在自己眼前的身影,如梦境一样的场景。

    『恍神什麽?该回家了,还不跟上来吗?还是你今天又打算彻夜不归了?』

    「我真的…可以回家吗?」你们还愿意接受我吗?

    『你不回家你要去哪里?你不是想回家了吗?这可是你要求我们的,在不跟上来的话…』

    「不要丢下我!」我跑上前,抓住了其中一个人伸出来的手,「我也想要跟你们一起走!」

    『傻瓜,我们怎麽会丢下你呢?』

    众人露出了笑容,就连御的脸上也浮现了笑容。

    赤血碧玉,我希望你可以帮我实现这一个愿望,那就是──让我永远的回到这些人的身边。

    除此之外,我什麽要求都没有了,就这麽的…拜托你了…

    夜深和地狱王看着安祥睡去的蝶,相视露出了笑容,至少、至少,最爱她的人,会在尽头等着她,绝对不会在让她只身的走过这一段艰辛的路程…

《归蝶迹》最新章节就到艾克小说网【www.ik777.net】 手机版【m.ik77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