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在线娱乐平台:乐虎在线娱乐平台 >> 玄幻魔法 >> 掠夺蜜糖女孩(书号:29854

正文 22-25完结

作者:梓央
    ☆、第二十二章 渐渐清晰

    第二十二章 蔓延使暧昧感清晰

    终究奈何不了心中想爆笑的冲动──

    「哈哈─哈哈哈——天呐!哈哈哈─—我,不行,笑死我了!哈哈─—」桓司邢以蹲姿抱着肚子,开始不顾形象地大笑。swisen.com

    待他笑完,在场的三人各怀着不同的心态及目光望着他。

    然而,只见那人用右手擦着眼角溢出的泪水,左手却不停地拍打着好友的臂膀。

    「翎,你看见没…他,你表哥季茗桀欸,真是笑死我了!呼——」

    擦乾泪水偷瞄了季茗桀的表情,而後面那人正面无表情地望着他,眼底隐隐约约发出一则讯息教他随之闭嘴。

    白了他一眼,音玲翎嘴角不自然地扬起,这人…竟然是我男朋友,好想撞墙…

    源筱甯不解地蹙起眉头。看着好友,再望向好友那举止怪异的男友,小嘴轻轻微开着,半昀说不出话来。

    嫩白地手指开始按耐不住绞起床单,眸光却不自觉瞥向门口另一个男人。

    音玲翎见状,赶紧恢复“护友”的心态藉手覆上她不安地心思,「筱甯,你放心!今晚我会在这陪你,如果有什麽不舒服的地方,一定要第一个通知我,我就在——」

    「玲翎谢谢你,我没事了。况且你明天是最後一天要赶论文,不是嘛…我可以回家了。」

    他看见,她的眼中是隐藏不住的慌乱。

    当一切办妥後,音玲翎被自家男友使劲地拖去外头等,不情愿地对季茗桀丢下一句,你给我记着,就被哄着哄着出了门外。

    穿好了鞋她转向季茗桀,不料对上一双深沉眼眸。

    当那眸光一闪而过,她的心没来由地僵住,片刻柔顺的嗓音才从那小嘴缓缓响起。「那个、季…总经理,今天真的很谢谢你…也很抱歉我的冒失带给你这麽大的麻烦,如果你要解雇我…」我不会说什麽的…

    在她愈说头愈低之时,从她头顶传来平静沉稳的男嗓。

    「我不会解雇你…」摁…果然——咦?不会解雇我?

    猛然抬头无经大脑思考,她下意识回问,「欸?为什麽不解雇我?」因为我的关系,合约不是没得签了嘛…公司重要的合约因为她不翼而飞,这不是重罪是什麽,他却说不会?

    看着眼前的小脸,他不禁莞尔,口气是前所未有的柔和。

    「那你可以告诉我,我未何要解雇你呢。」笑容…

    这样地笑容,不可能如此相像…

    「明天如有不舒服,记得打这支电话—」

    说着,他从口袋中拿出一张纸条,很自然地递给源筱甯。「如果可以,明天记得请准时上班。」

    准时上班─准时上班──准时上班…

    欸?了解其中的涵义後,呆楞地小脸瞬间爆红,飞速道完谢转身就走。

    「小心──」有门槛…

    无奈略带点心疼地蹙眉,他道。「你…唉,总是出乎人意料之外。」这次她却确确实实时察觉到,他话中那调侃的成分!

    绝对是百分之九十九点九,因为还多加了零点一的无奈!

    脱离他大手扶持的范围,源筱甯暗自轻咬下唇,一脸懊悔。轻声道谢转身後便快步往门口离去。

    望着逃也似离开的娇小背影,季茗桀若有所思,没察觉嘴角那上扬幅度早泄露他的心思。

    一到家门,她快速梳洗。然而丢下句我先睡了,便匆匆忙忙地爬上床去。

    抱着心爱的抱枕,在这密闭空间的安静氛围内,使她混杂紊乱的呼吸及心跳更加明显,耳边总是若有若无地传来扑通声。

    出乎意料之外…他说她总是这样,那口吻是那麽熟悉……

    昏睡前,她脑中盘旋着好友嘀咕的话语──“是见鬼了,哪次看到那浑蛋曾对女人细心过…”

    所以我对他来说,是…特别的……

    ***

    这篇是种很微妙的感觉

    梓央我也很难说出具体感(冏)

    可能是──男女主终於开窍了吧XDDDDDD(巴死

    应该不会....

    因为小甯很笨,男主又是属於那种闷骚型的,哈哈哈~(狂笑

    (迅速恢复)

    咳,拼劫情去(溜~~

    亲亲们愚人节快乐阿~~(事实上是昨天- -”

    撒花~~~~~~~~~~~洒票票~~~~~~~~~~~~~~~~~~~?

    <% END IF %>

    ☆、第二十三章 重叠

    第二十三章 重叠

    艳阳高照,反映在高楼地坡璃窗上,金黄色的教人不敢直视。

    伫立在人群中的那抹娇小身影,愣在原地已五分钟,回头率可说是高达100%,他人却不晓得她细腻地心正天人交战中。

    我看…还是回家好了……

    源筱甯回头,才刚迈出第一步又停下脚步。

    可是,他都说不会解雇我了,那我还怕什麽?

    但是…那份公约好像是很重要,被我这一搅和下去,没得签了…对公司来说很严重阿…

    在高楼上落地窗前,季茗桀脸色不佳,若有所思地望着窗外。

    眸光倏然焦距在某个粉色身影,他眯起双眼,从狭长眼缝中炙热的目光,彷佛要牢牢抓紧般盯着,方才脸上的Y霾渐渐淡去,冷俊的脸庞勾勒出不搭调的笑意。

    「…到了,怎麽不上来。」

    他笑着离开窗边,拿起话筒直拨一楼地服务台,从电话那头传来娇滴的问候女嗓,他轻蹙了眉而道。「请站在公司外穿粉色衣服的女人,上来我办公室……对,就是她…谢谢。」

    挂了电话,季茗桀优雅地坐下,闭上双眼倚靠在办公椅的椅背,心中此时却五味杂陈,他睁开眼看着纯白的天花板,嘴角露出一抹意义不明地苦笑。

    墙上钟摆慢条斯理地摆动,他的心也莫名地跟着摆荡。

    这女人…到底还有多少事情,可以让他如此地期待…

    她的思考模式捉M不定,但却毫无贪婪之心,是怎样的女子才能抗拒,永无止境的贪婪…

    是因为已得到,所以满足了吗?还是说那一切,皆都是谎言?

    脑中忽然闪过,那双哭红的眼──

    又来了──又是那种感觉,这到底是什麽,为什麽X口会如此的闷疼,他轻揉起两边的太阳X,思考着自己确实的感觉,突然一阵敲门声打破他的沉陷。

    「总经理,人已经带到了。」

    他抛开方才繁杂的思绪,应声而道。「让她进来,你可以去忙了。」

    片刻外头毫无动静,他挑了挑剑眉,刀凿般的俊脸渐渐露出疑惑的表情,人不是到了?

    此时门外的源筱甯正烦恼着推门进去後,该说些什麽。

    现在她和他应还是上属与下属的关系,刚才听他的声音,心情好像还不错,会不会看到我就想起…没签得的合约。

    「要是变成那样,该怎麽办才好!」

    「怎麽还不进来?」里头的男声突地响起,源筱甯缓慢地伸出青葱般的玉手,覆上门把轻轻一推,娇小的粉色身影才算正式进到季茗桀眼中。

    瞧见那张略施粉底的小脸,脸上的表情他一眼进收,抚平的眉头又再次纠结一起。

    那什麽脸?我有那麽令她害怕?这里也没有会令她害怕的东西吧?

    「总、总经理…早安。」她淡淡绽放笑颜,看上去却有些奇怪,似乎再忍耐着什麽。

    这样应该很自然吧…

    总经理既然不追究,那我在多想也无济於事,总而言之言归一句话,船到桥头自然直。

    早上直觉地早起,已经决定好了,又从衣柜里翻出这身的粉色系洋装,到了公司就这样顺其自然吧,正式的衣服只能晚点再买了……

    「你为什麽要一直低头?真的有这麽可怕吗?」

    沉溺於哀怨中的源筱甯,不经思考地吐出一句话。

    「不可怕,但我是怕总经理…」会生气阿,是…怕他一气之下,轻叹了一声,她脑袋开始快速转动,快眯上的双眼猛然地睁大,低到不能再低的头僵了下来,地上那双近在身前的鞋子,就定在那不走。

    耳边犹如重复着自己说过的话──

    “我是怕总经理…”怕总经理…怕总经理……是怕他会生气,不是怕他阿!!

    正当她不知该如何是好时,熟悉的男嗓幽幽地道着。

    「哦?我想知道,怎麽个怕法?」

    她怯生生地抬起头,映入眼的是张灿笑的俊脸,瞬间她倒吸口气,冷空气窜入炙热的X腔,藉由冷却X腔上头那狂跳的节奏,要它恢复正常。

    眉宇间的气息似乎不是眼前的这个他,而是那深深藏在心底,却不敢面对的那个他…

    这两人明明生得不同张脸,为何…为什麽那感觉,神经末梢触感是如此地雷同,不要笑了…别笑了,不要笑容也一模一样,这样…我真的会…把你和他重叠……

    「……桀哥哥」

    ***

    ☆、第二十四章 秘密

    第二十四章 秘密

    「什麽?」刚才她好像有开口说话,但听得不是很清楚,只能听见含糊几声。

    他发现,源筱甯眼中是他所不懂地一片,有着什麽一闪而过。

    「没、没事,我没说什麽。」

    从感伤的深渊回神,源筱甯就碰上季茗桀那双暗沉的眸子。

    好似要把她看穿一样,逼得她赶紧移走视线,不敢再与那漆黑的星眸

    米璐璐之黎家四姐妹小说5200

    有所交集。

    见她困窘的模样,季茗桀也没多说什麽,眼色转深几秒又转回原本的样貌,随後露出轻松样道。「既然没事,就开始你的工作吧,这里整理好再影印一份给我,谢谢。」

    源筱甯愣地从他手中接到一叠文件,厚实的重量让源筱甯再度回神。

    望向季茗桀回到办公桌前的背影,她轻轻歪着头。片刻,她才给自己下了定论,自然就好别给自己找麻烦了。

    「是,总经理!」

    回到座位时,季茗桀听到这声猛地抬头,撞进眼底的是张灿烂的小脸,瞬间地笑容不仅仅是在眼里,也在心底深处刻下印记。

    当那抹身影消失在眼前,季茗桀缓缓坐下开始办公。几分钟後他放下笔以肘撑桌,脑子里竟出乎意料没有出现公文的半点痕迹,反而…全都是同样地娇颜和那道瘦小倩影。

    然而他撑着下巴,直直盯着不久前阖上的门扇,嘴里默念着三个字,源筱甯……

    刚才那女人,似乎是叫了谁的名字,很轻很柔那种打从心底地唤着某个人名字,是谁呢?会是谁让她露出那样地表情,充满灵气的眼睛在霎那间,彷佛迷失了焦点,她的眼是看着我的,总觉得却又不是在望着我…

    唉,季茗桀阿季茗桀,你何时也会为了个女人,绞尽脑汁去思索对公事无关紧要的问题呢……

    不去碰所谓的感情,只因觉得那不必要。

    男女之情他并不擅长,也不像桓司邢那家夥,能够在女人丛里来去自如,弄得如鱼得水,把女人这难懂的生物搞的服服贴贴。

    对我来说爱情二字,就像火星符号,看的见却不懂它的意思,也体会不到它所有的一切。

    但自从源筱甯这傻女人,在那天公众场合下闯近我的生活开始,犹如一切都变得不同了…就好像…加了什麽,生活不像从前只有工作,满脑子想着工作,也不像只机器人般重复着机械化的事物。

    就结论来说,那个女人在我的生活中起了化学作用,那作用他也渐渐感受到了。想到这里季茗桀不禁莞尔,再次提笔办公,唯一不同的是,这次他擒起了一丝若有似无的笑容。

    影印室里,源筱甯拿起不久前才整理好的文件,放进影印机,看着一次次的绿光闪过,她的小脑袋里思考着很多,让方才自己建立的好心情再次消逝。

    自己到底有没有办法,其实连自己也不知道。

    和他相处愈久的那种心情,竟然渐渐地重叠…只要他对我露出温柔地笑容,就不自觉地陷入深层回忆里,但却也有种很奇特的感觉,那是对着他才会出现的一种情感,并不会将他和他人混淆,而是面对我的只是季茗桀一个正常地成年男子。

    那到底是什麽,她实在不懂……

    源筱甯努努小嘴,拿起两份文件并甩甩头走出影印室,才走没几步轻抬起头,就见一道熟悉的身影,她眯起双眼努力思索着,直到听见那声蛊惑人心的男嗓。

    「女人,你很不听话哦。」

    瞬间她颤栗起来,看着转角处笑得邪魅的男子,打从心中蕴孕着一丝恐慌。

    季…亚连?

    总经理的弟弟,他、他怎麽会来到这里,而且还──

    源筱甯下意识地往後退小步,那细节的动作季亚连却看得一清二楚,嘴角的笑意更深了,显得有些无辜。

    「难道…你不想守护你的桀哥哥了嘛?还是说…」

    看着季亚连环抱於X前的手,突然地垂放在两侧,原本上扬的幅度也渐渐归为平静,源筱甯抓紧了双手,随後听见他下句话,更是让她站立的双脚不自觉地颤抖着。

    「还是说…你想要和梁仪女士叙叙旧?」

    碰的一声,源筱甯跌坐在地,手上抱的文件也散落满地。

    她缩紧双手,故作坚强地抬起头,对上那双淡无波纹的双眸而道。「你…到底想做什麽,为什麽会…知道…」那是她的秘密,除了桀哥哥和他的家人之外,她不想让人知道的天大秘密。

    这个人,季亚连──调查过她?!

    ***

    终於上传了-ˇ-

    呼一口气!!~

    很谢谢羽竹和小冷还有小渔的礼物哦!~

    也感谢支持我的亲亲呢((拉拉拉~~~~

    这几天梓央我阿,很努力挤出这麽一章了((真的很努力!

    我的心会偏在穿越劫情那边,所以亲亲记得帮我支持一下穿越劫情罗~

    看看立翔如何翻身成为美男玩弄古代公主((喂!- -*

    洒花~~~~~洒票~~~~~~~~~~ ˇ

    ☆、第二十五章 被遗漏的坦白

    第二十五章

    那张极度媚惑的面容冷笑着,里头有着源筱甯看不清的思绪,彷佛有哀怨,但他和她何来的哀怨之说?

    第一次见面已给她个让她忘也忘不了的大礼,第二次也是他把她给骗出来,然而威胁她,要她不要接近季茗桀,而这次竟调查她的底细她的秘密,还把那…也都给翻到牌面上,说到哀怨也应该是我。

    「我,为什麽?假如有一个会妨碍到你的人,你想你会怎麽做?」

    妨碍?难道,又是季茗桀…?

    他为什麽……

    季亚连看她的双眼瞬间睁圆,收敛起笑容换做不舍地表情道。「…噢,抱歉我忘记,你的心太软了,下不了手──」他双手抱X,以上看下的姿态,教源筱甯依然起不了身,只能抬起头愣愣地望着他。

    她不喜欢这样,不喜欢隐私皆被人探究地一清二楚,就好像浑身赤裸裸地在一个男人面前供他欣赏般难受。

    「你…我和你无冤无仇,为什麽要调查我…的过去……」

    那段犹如深处地狱的过去,那是个伤疤,就算上了药也好不起来的缺口,就在她心里注下深刻的印记,似乎要提醒她意味着什麽,她不想让人知道…因为她的伪装,将会瓦解……

    身子不由自主又颤抖起来──

    一遍又一遍,那长长的竹棍朝她挥下,深刺骨地疼痛席卷而来,虽然没有皮开R绽,但那苦痛也几乎能要命,是连续的,毫无节制无目地的惩罚,恍惚中那道身影又一步步向她迈进。

    冷汗直流,手心也几乎湿透,随着视线的模糊,她发觉自己的身子更加反抗,晕眩又快速地向她袭来,因过度恐慌而引发的绞痛也感到有些麻木。直到朦胧中那道令她感到熟悉的身影出现,以及那股淡淡的古龙水味…教她安心地昏了过去。

    那一刻她直觉X地伸手抓住那道影子的袖口,并模糊地呢喃着。

    「…桀…哥哥…」

    “你为什麽要这麽做?”谁…是谁?是谁在说话?

    “为什麽?你似乎最没资格对我说这句话了,哥哥。”哥哥?难道是桀哥哥?不,不可能,桀哥哥已经…

    “我…很抱歉,但是不可能的。”那到底是谁在争执…为什麽我头好沉,全身也软到无力,试着挣开眼皮,却徒劳无功毫无动静,一丝光线都没瞧见。

    “我没有要你回应!”他们吵起来了…?

    “不要、不要说!!都骗人骗人的!!你们全都骗我!原来哥哥…你…也…跟他们一样…骗我──”他好像哭了…为什麽要骗他,亲人之间不应该有谎言的,不应该……

    「不……」身体好沉重…喉咙好乾…

    「你醒了?」源筱甯试着睁开眼睛,最後终於慢慢地有了影像。

    「不…可以……」她拧着眉,坚持用乾渴的喉咙发声,像是察觉她的不适,季茗桀会意地拿起桌上的水递给源筱甯。

    「喝慢点,喝完再说。」季茗桀柔声道着,还伸手帮她顺背,现在只想着要解释亲人间不可有谎言,源筱甯并无发觉他的异样。

    终於舒服了些,源筱甯马上开口道。「不可以,亲人间不应该有谎言存在的。」

    听见源筱甯的第一句话,季亚连顿时愣了愣,随後咬了下唇开口冷声道。「也许只有你才会坚持这种蠢信念。」

    「亚连……」季茗桀有些警告的意味唤着他的名字,但只源自於兄长对弟弟训导,却没想到季亚连完全扭曲了意思。

    「…哥,你凶我?」

    他的神情开始变的恍惚,有种快要爆发的前兆,然而事实的确如此。

    「亚连,你知道我没有,作为兄长只是提醒你该对人礼貌。」对於他的Y晴无常,季茗桀显得有点无奈。

    徒然源筱甯收到季亚连的眼神,又是哀怨但此时里头却有着种种的不甘心。

    「都是她!是她不对,是这个女人跟我抢!!」

    然而指着源筱甯又开始大声喊着。「因为她的出现,哥哥你就不要我,不接受我了…」

    看着季亚连的歇斯底里状,源筱甯有些害怕他会突然冲上来,便不自觉朝季茗桀缩去。

    「大家都说我是怪物…只有哥哥说喜欢我,会在我身边陪着我…但是、但是她!!她出现後,哥哥你竟然赶我走,而且还为了她,凶我……」

    像是想到什麽,季茗桀突然站起身道。「连,不是这样的──」

    「季茗桀,原来你是骗人的,你还是认为我是怪物因为我长的奇怪!你都骗我,你们都骗我!!──」

    「亚连……」

    「…哥哥,你G本不喜欢我甚至害怕我,从你的一举一动和眼神中我都知道、都知道,因为里头都透露出的讯息告诉我,你喜欢的人是她,是这个女人源筱甯──」

    [掠夺蜜糖女孩,上部完。]

    ***

《掠夺蜜糖女孩》最新章节就到艾克小说网【www.ik777.net】 手机版【m.ik77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