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在线娱乐平台:乐虎在线娱乐平台 >> 玄幻魔法 >> 避风港湾拐情人(书号:29851

正文 6-7完结+番外

作者:未知
    ☆、6. 巨龙入城·护城河泄(H)

    男人积极地用双手示范,温热的手掌覆盖在她大腿,另一手弓起模仿人鼻形状,抵在她的蜜X搓弄,顶入X口,还附加说明,「被其他男人的鼻子撞上这里。」搓搓柔软的门扉,让她蜜水盈流。

    「他的鼻子会撬开这Y荡的水窝,而茂密的丛林将盖在他鼻管上,鼻尖被你收进可怕的幽X中,他一定很莫名,怎麽闻到这麽诱人的女香,实在的触感。」指节攻入她的蜜X,好奇地左右摆动,上下挪动。

    齐悠云受不了地双手往後抱着他的身体,紧张却更加大张双腿,雪白的肌肤已经罩上粉色的气血,看在范轩眼中简直诱人可口。

    「然後他会伸手摩挲,先是M到你的大腿,粉嫩香滑,因为宝贝每晚都有好好保养双腿,那画面真是惹人怜爱,让人想呵护又想要亵渎你的纯洁。」握着她肌肤细致的双腿微搓享受,然後温热大掌迅速逼近G部。

    「他会M到你的堡垒,」轻轻一点地覆盖,猛地对准X口戳入!「进攻!」

    「啊!天!」好B!他的灵动长指调戏着她,在她甬道抽C进出,她的R层被他搓弄,敏感点密布,贝齿含住唇瓣,娇嫩的吟叫逸喉。

    「啊,多B的堡垒,好多护城河的水流出来哦,」另一手掌心示范地捧上丰沛的Y体高高举起,然後Y体顺着他的手滑下,滴落,在她後X的巨型导弹邪恶挤入甬道,进军深处,修长的两指抵开护城门,长指头滑入她的蜜X之中,舒服揉抚,「他的手指化作鳄鱼滑进去,越来越深入。」

    「嗯?」似乎感到好奇,手指头停下,他顶一顶下身,火热的刚硬巨龙杵在她深处,滑出一截,又猛然奋力C进,连囊蛋都几乎塞入,他舒服的喟叹跟她的吟叫交织。

    「宝贝,感受到你地牢囚禁的恶龙在挣扎晃动作祟吗?」困扰的声音询问,说书人的炙热事物因为怀抱中娇嫩的女人逸出的叫床声而亢奋挺动,将她甩高又任她下坠重重吞噬自己的柱身,「嗯……好舒服哦。」

    男人珍爱地亲吻她脸颊,抚M她大腿的手掌滑上迷人胴体,爱抚她的迷人香R以示感谢。

    「这麽迷人的快感,只有我的女神能赐给我,我的尤物甜心。」舌头滑入她耳内舔舐,感受她的战栗。

    「哈……那巨龙,它在调戏你,它如此巨大,你的RX紧紧包裹它,」艰难地捧起她双臀拔出自己,突然放手让她狠狠吞噬,摆动她的腰肢,让她的甬道尽情拴着自己绞紧,「它每次呼吸都一胀一缩,你像个痴情烈女紧紧抱着它、想要豢养它,给它好多香甜的蜜Y,它也好喜欢,啊!」

    长指又溜进蜜X内调皮游移,「那滑入城堡的鳄鱼也察觉到了地牢里有恶龙,鳄鱼会怎麽想呢?」

    弓起手指用指甲微微刮动R壁,引得幽X深处洪水爆发掩埋冲洗代表鳄鱼的手指,「它会用爪子抓紧滑润的地面前进,越来越深入,」淘气的手指齐齐扩张她、刮弄她、深入她,配合在後X挺动、然後激烈发SP弹的巨龙,「它会摆动它的尾巴,用力昭告它的存在,然後,叮!啊!宝贝!」

    「它赶时间去见客户,要离开咯!」抖动不停的YJ激烈地持续挺进,将她压在电梯门口,按着狠狠抽C过瘾,「老婆,护城河的河水流好多,都关不住欸。哈……」

    「快点……啊……」

    他拔出自己,将巨龙塞入城门内挺动,「噢,没错,得快点让恶龙进入城堡内喷火救灾,可是这是水龙,它如此火热,却会喷S水P啊,啊!嗯!」

    烫人的浪潮灌满她,她舒服地畅声呐喊,摆动腰肢跟他欢舞。

    「老婆,」他抱住瘫软的女人,咬耳朵,「明天我们去大峡谷做爱。」

    「不要!」

    「反正我们能隐形嘛,你以为有几个人能够放肆在鬼斧神工的大自然奇景中大胆做爱?嗯?趁我们年轻嘛!老婆。」抱到一旁蹭蹭,电梯上来了。

    「谁是你老婆啊!」

    「就你啊,嫁给我啦,老婆。」今天不答应没关系,明天到大峡谷可以继续磨!嘿!

    作家的话:

    这是<下>!

    其实还有一点儿,当糖果,待会儿分上来

    ☆、7. &终结

    叩叩。

    清脆的敲门声只是提醒室内的婉约妇人门外之人的来临。

    那是位吸引人的男士成熟稳重的举止、温雅邪魅的气质。

    手腕挂着柔软保暖的深色女用披肩,男士合上门走近坐在阳台吹风的年轻妇人,「天凉了,让我为漂亮的夫人添暖。」

    一挥手张开披肩为妇人披上,然後屈膝在她跟前,执起润滑白皙的手覆盖自己脸颊上温腻摩挲,脸颊贴上她的肚子,听着小生命的脉动。

    「宝宝很健康成长着呢。」男士心情很好地合眼,感受凉风吹拂以及她手心传来的温暖。

    「小谦回屋了吗?」妇人轻抚贪恋温暖依偎的男士百看不厌的脸颊。

    「回房啦,估计在洗澡准备了吧。」男士说着,一手M上妇人的腰後摩挲,一掌在她腿上滑动。

    「嗯,我希望今晚的蛋糕已经预备了。」妇人享受男士的按摩,舒缓怀孕的不适感。

    男士M上圆滑的肚子,用掌心的温度给两位家人取暖,「早已在冰箱等候出场了。」

    男士站起身,弯腰将妇人抱到床上躺着,帮她把发丝拢到耳後,露出光洁的额头,印上一吻。

    妇人被他圈在怀内,享受夫妻之间温馨依偎。

    男士的大掌轻轻托在她肚子之下,「过两天就是结婚纪念日,老婆。你当年爲什麽愿意答应我的求婚?」

    他以为妇人前一段感情的结束方式会为他的追求带来相当长时间的困扰。

    「嗯?喜欢啊。」她以为这个男人总是自信满满地自恋着,深深明白自己的魅力十分容易吸引自己,「在你身边觉得很自在,所以将你当成我送给自己的礼物。」

    「谢谢你。」妇人仰首,手覆盖上他的侧脸,望着他双眸如是说。

    「嗯。」男士自喉咙应了声,睫毛浓密的狭长美眸东躲西藏地又飘回妇人脸上,然後悄悄看向她双眼,脸颊温度毫无疑问地上升,在颈项都要被绯红攻陷覆盖完毕的时候终於开口,「我也是,谢谢你。」

    心窝满是感动。

    恋人间毫无道理的信任跟坦然是最让他珍惜的。

    俯首将唇瓣相印,含着她的柔软,感受她的回应,跟她柔软湿滑的舌头相绕。

    「啊,等等,范轩!」

    妇人喘息,因为孕育而饱满的双R已经曝露,柔软的私密也被灵巧的手指攻陷掌握,修长的手指逗着珍珠滑弄,沾满她的蜜水。

    「唔,不行,我的感动必需用行动才能表达,老婆,得让孩子感受我们的爱啊!」年轻的脸庞勾出邪魅的笑意,如恶魔呢喃地在她脖子游移,水蛇般的长舌舔舐、勾弄着细腻晶莹的肌肤。

    「噢……」妇人脸颊泛红,已经沦陷在男士的诱惑中任由他了。

    「嗯,齐悠云,你要记住哦,我爱你。」在旖旎之中,理所当然的声音这麽说。

    「呵呵。」娇俏的笑声被他拐弯抹角终於说出的爱语给逗出,银铃的笑声逸出,交缠的两人脸上有着因为情欲以外引发的羞红。

    女人娇羞笑得甜,男人淌着害羞又骄傲的神情,嘴角终究还是为自己坦率承认以及她的开心而勾起。

    为自己的喜欢而承担、去守护,他很高兴自己这麽做。

    这是他的妻,他的家,他珍惜的一切。

    而她,爱他。

    没有比这个更美好的事了。

    作家的话:

    如果、如果哦,如果还有的话再放上来~其实是完结了捏

    ☆、番外(上)

    今晚有元宵节的园游会,齐悠云到街口的快餐店时已经人满为患,不认为自己能够在人群中争得一席之位,她转身就到街上逛逛,顺便用手机通知范轩。

    好久没有自己单独逛街,在人潮中享受节日的气氛,齐悠云显得有点兴奋。

    在人群一角的范轩臭着脸老大不爽地看那女人一脸开心逛园游会,连隐形都不必了,她完全就没注意到自己嘛!

    刻意迟到想看看她生气的样子,不料她居然比自己还要迟,没见到他也没生气。

    再看一遍手机的信息,『我到了哦!快餐店好多人,去逛街了。你到了再通知我,我去找你哈。』

    有点敷衍的感觉。

    他该现身吗?他该吗!

    她现在就是跟园游会交往约会的少女,他指不定连第三者的立场都算不上,充其量只是电灯泡!

    在人群中挤啊挤,跟在她身後,看她开心地买吃的还弄了个小灯笼,他鼓鼓嘴还是挤到她身边去。

    「我要吃。」张嘴跟她讨口驴打滚。

    「好厉害,这麽多人你找得到我。」齐悠云心情很好地喂他一口。

    「嗯哼。」范轩双手兜在外套口袋,跟她并行走着。

    齐悠云乐得靠着他,双眼亮晶晶地看着漂亮的灯笼沿着古老的建筑沿街挂着,热闹的摊贩跟嬉笑的人潮,觉得温馨。

    年初的空气还是偏冷的,一起出来庆祝节日的人穿得保暖,为新的一年起始带来好的预兆。

    「要去看烟火吗?」范轩低头问,因为她的主动亲近心情好了不少,伸手将她圈在臂弯内。

    齐悠云贪暖地蹭蹭,「不要,人太多了,逛逛就回去。」

    「唔。」

    今天是元宵夜,实在不想送她回家。

    范轩脑袋转着想说些什麽理由让她跟自己过夜,到两人在回程上了他还没想好。

    算了,直接说吧。

    「齐悠云,今天到我家好不好?」

    「唔。」齐悠云笑着点头。

    「答应好快,你是早有图谋哦?」

    「呵呵,今天是情人节,当然跟我的情人一起过啊。」

    「谁是你的情人啊,我怎麽没听说过?」很拽的某人开始傲娇。

    「嘻嘻,就你啊,没别人。」

    「你今天怎麽那麽好?真的有所图谋哦?」狐疑。

    「不稀罕拉倒啊。」

    「……」鼓嘴不说话。

    「开玩笑的嘛!」伸手逗逗他,「我图谋你呢。」

    「这位大姐,我可是很冰清玉洁、洁身自爱的,调戏我可要负责的。」

    「敢情好,今晚就对你负责。」

    「……你太R欲了。」略微不满。

    「你今晚好别扭呢。」

    范轩又沉默了,伸手调开音乐,让轻松悠扬的曲调畅吟,舒缓气氛。

    「我发现自己挺喜欢闹别扭的时候生闷气等人哄的孩子呢。」

    「谁是孩子啊?你有哄我麽?」

    「这还不算哄哦?」齐悠云悠哉地玩弄剪短的额发。

    到了他家,齐悠云牵起他的手阻止男人走回屋内。

    范轩好奇地看她。

    「要不要到山上等日出?」微笑。

    「……不要。」回握她的手,将她牵回室内。

    终於回到温暖的空间,刚解下围巾外套,半裸上身只穿着休闲长裤的范轩就端了热巧克力到她房里。

    「怎麽?」齐悠云眨眨眼,视线免不了流连他肌R练得漂亮的裸身。

    范轩将热饮放到茶几,「你不是要看日出?一起等啊。」

    「我以为你不乐意呢。」

    「山上很冷。」伸手包住她还有些冰凉的手,「我们年纪大了,那些小浪漫留给年轻人吧。」

    「呵呵。」赖到他怀里撒娇拥抱,「说的是,老伴。」

    「这句话太占我便宜了。」范轩扫扫她鼻子,「预约我的将来可不能说说就算的。」

    「你是真的难伺候吗?」齐悠云扬眉,「那当我没说好了。」

    「不行。」拦紧腰,「你不能这麽狡猾,年初说的承诺要当真的。」

    「嗳,这谁规定的?」

    「我规定的,限刚刚你说过的。」

    「我说了啥啦?」

    「我不记得你这麽善忘,让我加深你对事情的记忆,看你还不记得不。」上下其手很热心地帮她解开腰带。

    「哈哈,好哇。」齐悠云一副配合到底的样子。

    「你等很久了啊?」舔舐耳垂,拉下连衣裙的隐形拉链。

    「嗯,元宵节当然要滚床单应景啊,亲爱的。」

    「再说一次?」裙子落下,三两下解开香软身子上的最後防御。

    「亲爱的。」带着笑腔。

    「好乖。乖孩子就

    乐虎在线娱乐平台日不升国王笔趣阁

    该奖赏,给你说个元宵节的神仙故事。」

    啄她柔软的小嘴一口,手掌在她丰润美腿滑动,温热的大掌陷入她双腿间将她漂亮长腿挂到结实的手臂上托起她。

    「好啊,我爱听。」任由男人随意摆弄自己,双手圈在他健壮的肩背笑吟吟。

    「糟糕,我不太擅长中国古典风的故事。」蹙眉埋首到她香肩舔舐她的脖子。

    「说得再烂我也爱。」妩媚地一脚缠上他长腿摩挲。

    「你该说我怎麽说都好听。」循循善诱,搂着她的纤腰低头吸吮位置正好的柔软香R。

    一手抱着他的背,一手探入他黑发间微微按摩,「是,怎麽说都好听。」

    「对了。」抬头,抱着她走到半人高的柜子前将她放下,「送你的礼物。」

    挑开出门前放到柜子上的小盒子,拿出缀了两个小银铃的银色细脚链,捧起她的脚丫,低头给她系在脚踝上,「你今天心情好好啊。」

    「嗯。」

    范轩逗逗脚链,挺满意效果。

    双手撑在她身侧,抬头磨蹭她鼻尖,「爲什麽?」

    作家的话:

    就这麽点字我码了两天!!刚看见个美人胚我码不下去了!!!

    等我冷静下来回头继续 跪

    ☆、元宵节(下)H

    「秘密,你知道的。」

    范轩挑眉,很不要脸地挑自己要听的说,「嗯,因为是跟我一起过元宵节嘛!」

    「哈哈哈,你说什麽是什麽!」齐悠云伸手搂着他,低头在他心口印下一吻,「盖章通过。」

    「那我可要好好表现!」把她搂回身上。

    「那是,有人说要治好我的善忘呢。」

    「当然,看着,特效治疗。」大掌移到她翘臀上捏掐,抱着她走进宽阔的浴室。

    银铃脚链在晃动的脚丫上发出清脆细小的铃声。

    大提琴曲綫的池子早已注入温水,他抱着她滑下温水中浸泡。

    「待会儿直接在这里看日出好了。」

    「都随你。」放松身子将自己完全交给他,双手大张往後躺下,他自然移动手心撑着她的背脊。

    「看日出之前我得把你洗乾净。」一手在她臀间搓揉。

    「嗯哼。」抬起腿,脚链滑动,铃铃作响,让人心醉。

    慵懒地伸个懒腰,双手埋入自己发间让长发浸湿,双脚在空中挑起勾在他肩膀,半眯眼笑着看他,「动手吧,亲爱的。」

    「小妖J,我可不是要说狐仙的故事啊。」俯身含住她的R头吸吮,好整以暇移动她腰臀,让自己的刚硬埋在她柔软之上搓弄舒缓,为欲望得以暂缓安抚而舒服叹气,「唔……说一颗桃花树仙的故事。」

    「说不好不要勉强啊,呵呵,我很好糊弄的,说二郎神的故事我也受的。」双手在身後覆盖他的手背,双脚大张,勾在他腰间,在他身後交缠,抿嘴朝他一笑,然後微微使劲儿,让自己更贴紧他,挪动,「嗯,好舒服,二郎神大人。」

    「不行。」自认小气的人顶顶她,「服务的可是我,凭什麽让没到的领功啦?我要上诉。」

    「准了,上诉成功。范轩大人,请伺候小女子,该让小女子好好领教大人的神功,开开眼界才是。」

    「当然,恭敬不如从命,小桃树仙。」在越显丰润的XR上舔舐吸吮、细细吸入口中品味,转头汲水,再喂到她XR上,用舌头给她抹身,「有没有发现你的N子越来越丰挺了?」

    「呵呵,有啊,是范轩大人的功劳吗?」双手抱住他肩背,仰首享受他时而轻虐的轻柔调戏。

    「当然,女人长期跟能激发自己爱欲的男人在一起,身材一定会变好。」什麽前任情人都见鬼去吧,哼。

    「原来如此,小女子可要好好感激大人。」微微调整自己,让他的坚挺顶入柔软门户搓弄,「嗯,进来吧,大人。」

    圈牢抖瑟的女人,知道她舒服,「知道爲什麽你会在这里吗?小桃树。」

    齐悠云摇头,抿嘴自食其力地摆动腰臀,双腿特意由下往上地挑逗他的翘臀。

    「因为你今年还没交出足够的露水上贡庆祝元宵呢,身为山神,本仙只好亲自上阵榨取了。」将她微微抽离,手指滑入花心戳弄,「不过看来挺轻松的,这不已经吸着我手指不放了?好好感激我啊。」

    「嗯,快进来!」欲望不得满足的女人不爽蹙眉。

    「别急,得好好伺候这里待会儿才能尽兴。」男人好整以暇埋她雪白香馒享受啃咬。

    「哦,我真要被你弄得失控。」懊恼地抓着他臂膀咬唇。

    「嗯,很好,我可以接受,你尽管为我失控。」范轩得意笑得逸出声来,「我这就满足你,小色胚。」

    「嗯!」忙不慌点头。

    握牢她的腰,刚硬的源头抵着花心,下沉,缓缓顶入,「唔……好紧。」

    「嗯,再来!好B!」

    在他腰後的双脚丫指头蜷起,因为受不了交合的快感而收缩的双腿摇晃脚链发出声响。

    当他完全进入,杵在她体内深处,填满她的每个空间,顶开通往孕育生命殿堂的入口,被她拴住刚硬柱体,两人都为快感而紧紧相拥,差点直接双双共同高潮。

    「唔,好舒服。」齐悠云抱着他,含着他耳垂吸吮一下,「范轩……大人,你好厉害,奴家好喜欢。」

    紧紧吸着他的R壁蠕动着夹得更紧,他看着挑衅他的女人狡黠的笑靥,直接吻上她的唇交缠。

    仿佛带电的亲吻让两人收到刺激,搂着彼此用身体最直接的感觉律动。

    「嗯,好B!」紧紧攀着他,被他抱起,小腿拍入水中,激发水声以及一串银铃声。

    范轩抚上她圆润翘臀,手指在她後X外探弄,曲起指关节微微顶入。

    「喜欢吗?」

    「喜欢。啊!」

    「那我可要好好尽力满足你,让我的小桃树被榨出香甜的露水,来年春天才能有小娃娃。」

    「呵呵……啊……」这家伙在想这些啊,「好啊,成功的话就从了大人。嗯……」

    轻松借水的浮力支撑她抽出自己再猛然顶入甜美得不可思议的桃源,舒服地满足自己的攻占欲,「不成功也得从啊,休想用过就弃!不负责任我可要缠你到底啊!」

    「嗯……嗯……要……啊……要是负责任呢?」

    「那就相互纠缠一辈子。」贴在她耳边清楚说。

    「好像挺划算啊。」抱着他迎合的齐悠云娇喘,笑着回应。

    「那是,再划算不过了。」范轩哼一声,双手扣起她的腰,「不管,盖印了就要签收啦。我也要盖章。」

    「啊!」被往下压,吞噬他的所有,齐悠云惊呼一声,又得他温柔对待。

    「说好了哦。」柔声提醒。

    「嗯。」满身汗,闭上眼点头。

    「打勾勾。」

    「嗯。」

    男人的大手跟女人的纤手从水中抬起,尾指交勾许诺,水滴沿着两人手臂滑落。

    交缠的两人像被按下开关,激情地回应对方,以自己最温柔而绝对占有的姿态缠绵。

    浴室的落地窗前,两人坐在铺了好几层浴巾的地上看迷人的日出。

    「我以为你今天一定会在外头C了我呢。」被大浴巾盖着的女人躺在身後牢靠的X膛感慨。

    「你也要看看天气嘛,那麽冷。」着凉怎麽办?「你喜欢感冒发烧不成?」

    范轩蹙眉咬她耳朵。

    「才不呢。」

    「喂,你没忘吧?」

    「没忘。」

    「没忘什麽?」

    举起尾指。

    范轩满意笑着,跟她打勾,「好,苍天为证,我相信你。」

    「苍天不作证了,我还是不会耍赖的。」

    「嗯哼,你自己说的哦。」

    「没错!」

    范轩这回真的笑得很开心,搂着怀中的女人不停蹭啊蹭的。

    这跟以往不一样,不是美梦,是现实——她答应他了,亲口哦。呵呵。

    「你傻笑起来还挺可爱的嘛。」

    「那是!我是山神啊山神。」

    「是,小女子总算理解了,山神大人请不要客气地享用吧。」

    「一辈子哦。」

    「嗯,下辈子也让你预约又怎麽说。」

    「你还真是懂得怎麽哄我开心,我记下了,你不许反悔。不行,留个记号,免得赖帐!」低头亲。

    嘻嘻闹闹的两人交缠着,日出的光芒温暖地覆盖他们,给予美好的祝福。

    一辈子都在一起哦!下辈子亦然。

    作家的话:

    求安慰、求M头!

    客倌给点带金的礼物吧!给张票子吧!给封红包啊!

    大家都节日快乐!

    我这是提早拜年了啊~哇哈哈哈~大家阖家平安健康~财源滚滚进口袋~爱人感情甜蜜蜜!

    ☆、番外——魏允凛

    「魏允凛,你说是不是?」

    「是。」

    这麽快就回答,又是一个没主见的!苏孙懊恼地在心底哀嚎,「人跟人沟通,听得懂对方在说什麽就好了啊!,干嘛非要学得那麽辛苦?」

    可是,她还是想……

    「每个语言都有它的规律,要搞懂其实也没那麽难。」魏允凛伸手帮她把额前的头发理一理,掌心覆盖着,「我可以教你。」

    啊,有点符合理想了。

    苏孙眨眨眼望着他,「我还想可以的话尽量不戴眼镜,你开车,我坐副驾座。眼镜很重!」

    「好啊,那你愿意当我女朋友的话就可以了。」

    「我还想要吃什麽就吃什麽,但你要监督我刷牙,还要帮我付钱;我还想要买很多衣服,你要有品位……」

    「我会挑我喜欢的而已欸……」

    「我还要买很多很喜欢的东西,你要帮我规划怎麽收藏……」

    「嗯,都依你。」

    「我要你真的很喜欢我,不要勉强自己跟我在一起。」

    「嗯,不勉强,很喜欢。」

    「要一直在一起,要结婚,要你照顾我。」

    「嗯,知道了。我答应你的求婚,什麽时候抽空陪我去挑我们的戒指?」

    「我还没说完,我要这麽多,可是我什麽都不会,我还很怕生小孩的痛、要是生了你要负责顾孩子、要好好教育他!」

    「是,老婆大人。」搂到怀里亲额头。

    「我喜欢你抱我,你要常常抱我,要教我很多事,你还要告诉我我有什麽优点,因为我找不到。」

    「是,老婆。」他轻笑。

    「魏允凛,我爱上你了,你保证我们一辈子都对彼此好,很爱对方,开开心心好不好?」

    「嗯。我保证。」

    「听说只要有信心,就会心想事成,尤其是怀抱美好的期望的时候。」

    「嗯。」

    「我还要做爱,你要很温柔。」

    「你这是在挑逗我还是邀请我?」魏允凛歪着头问怀里的女人。

    「可是我现在只想要好好睡觉。」

    「没关系,那就睡吧,想要的时候再做就好了,不过你可不能食言哦,说定了,当我老婆,不许外遇,我也会做到。」勾起她的尾指盖章。

    「嗯。」

    「那,要说什麽?」抵着她的额头笑着问。

    「……我爱你。」

    「嗯,我爱你。」心情很暖,很喜欢这样被撒娇、被要求、被渴望、被喜欢的感觉。

    他是个聪明人,很清楚幸福这件事一定要抓紧时机争取,好好守着才能酝酿出最温暖甜蜜的果实。

    「宝贝,我爱你哟。」

    作家的话:

    虽然也是抱着期待写H的心情码的,但是,理X上我已经预料到这个结果- -

    主要是

    好久没更,很想更

    最近生活没热情,想找点事儿

    看见还有票真是受宠若惊

    还有:怎麽样?今天刚换了头像,心情超好,咩哈哈哈哈!叉腰笑!>v<满足!

    主要是想说这句而已,捂脸羞

    这主角我蛮喜欢的,虽然他哥哥有点那个,不过弟弟挺讨我喜爱的>v<!

    其实还有一点儿,当糖果,待会儿分上来

    ☆、7.

《避风港湾拐情人》最新章节就到艾克小说网【www.ik777.net】 手机版【m.ik777.ne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