乐虎在线娱乐平台:乐虎在线娱乐平台 >> 武侠修真 >> 冥主(书号:29296

正文 第46章 但我有一个师兄

作者:中原五百
    一个很深的巷子,有雨的时候是诗情画意的雨巷,没有雨的时候,也显得干净利落。

    这里很少有人来。

    巷子口出现一位很普通的青年,普通到把他放进人堆里,就像是一滴水融入大海。

    普普通通的相貌,普普通通的身材,任谁看见他,也不会留意他。正如巷子边上的小草,既不青葱,也不摇绿。

    青年走进巷子里,不知不觉就消失了。

    如果有人跟在他身后,就会发现,干净的青石街面上,居然没有脚印。如果是五感敏锐的修士,更察觉不到青年留下任何气息。

    实际上,青年最后到了一间密室里。

    一个人正在打坐疗伤,这人正是剑狂。他进入深层次的宁定中,如果伤势没有彻底好转,他几乎不会醒过来。

    密室里飘起淡漠的声音,说道:“一个月过去了,你还没有得手,这已经超过你最长完成任务的时限。”

    青年道:“这次我可能会失手。”

    “为什么?”淡漠的声音很是讶异,因为他的印象里,青年第一次说出这种话。要知道青年以前还杀过歩虚境界的修士,那可是比还丹修士还要厉害的存在。

    青年道:“他能感觉到我的杀气,而且我到现在也没找到他的破绽。”

    “以你在杀生圣经上的造诣,应该能够完全收敛自身的杀气了,他怎么还能发现?”淡漠的声音继续问道。

    青年道:“我虽然能完全收敛自己的杀气,但是我一旦出现在他附近,便将如一粒石子,投进河流中,我发出的声音,和河流本身的声音,并不相同,他自然能察觉到。因此我始终没有机会靠近他,对他做出更细致的观察。”

    淡漠的声音道:“这个人看来比我想象的还有趣,不过你应该还有别的办法了解他。m4xs.com”

    青年道:“他今天做了一幅画,我知道他是有意以此画引我出来。我明知这是鱼饵,仍是想要看那幅画,因为这幅画有他的神意在。”

    “但你似乎没有事。”淡漠声音道。

    青年道:“因为我请了一个人帮忙。”

    “谁?”淡漠声音好奇道。

    青年道:“一位自在庵的修士。”

    “现在我更好奇你是如何勾搭上自在庵的人。”

    青年淡然道:“你还是不要好奇为好,毕竟无论是身为守尸鬼中老六的你,还是作为天外天知世人的你,都是自在庵厌恶的那一类。”

    “你说得对,虽然紫府峰那位走了,但自在庵那位水月菩萨也不是好惹的,呵呵。”淡漠声音并不以为恼。

    他更没说青年也是天外天的人,为何没被自在庵的人厌恶。

    因为青年除了作为杀手之外,明面上还有一个身份。

    青年道:“还是继续说那一幅画,我请那位自在庵的修士取走画,然后让她走在河岸边,我看见了画在水中的倒影。仅是匆匆一瞥,因为我若是多看一眼,那个人便会找到我。说实话,那幅画很特别,也让我意识到这个目标将是多么难杀死。”

    “那是怎么样的一幅画?”

    “我不擅长画画,但画上有一首词,我念给你听,你见了这词,便等于见了画。”青年于是将那首词念出来。

    片刻过去,淡漠声音继续道:“这个人若是如词中表达的那样,确实很可怕。词中所谓‘二更云,三更月,四更天’,实际上是消除尘念的修炼过程。终而太上忘情,如散尽浮云的天空,唯有皎皎孤月。难道他修行的功法是那部传说中的剑经?”

    青年道:“这得等我跟他交手之后才能彻底确认。”

    “这个消息确实很重要。因为他若是修炼了那部剑经,也意味着他在青玄的地位很微妙,而且那部剑经若无太上道宗的太上感应篇打底,便如无源之水无本之木,根本比不得太虚神策。”淡漠声音道。

    青年道:“该说的我已经说了,现在我该走了。”

    淡漠声音道:“风烟。”

    他有些欲言又止。

    青年道:“我知道你想说什么,失败不是坏事。但是,没有会喜欢失败,而且总有人要赢的,我不希望别人赢我,你清楚的。”

    “现在我总算明白为什么你修行杀生圣经到如此高深境界后,还没有发疯。”

    青年没有回话,直接离开密室。

    “你本来就是个疯子。”淡漠的声音飘荡在密室中。

    …

    …

    白衣女子有些好奇,她来到尘世中,对她美貌好奇的人多不胜数,但敢到她跟前说话的,这人算是第一个。

    因为她修行的道法,自然会让她有一种脱俗超世的气质,凡夫俗子,是不敢到她眼前来的。

    “我知道你不认得我,但我认得你伞上的画,因为这是我画的。”季寥很直白的开口道。

    这打消了白衣女子的疑虑,更让她倍增好奇。

    她买这把伞是受朋友所托,但见了这把伞的画之后,便觉得很值,因为作画之人绝对是个得道全真。只是她想不到,自己买走伞没多久,就遇到了作画之人。

    “原来是同道中人,恕我眼拙,此前没看出来,不如我们找个地方一叙。”白衣女子洒然道。

    她气质一变,不再那般生人勿近。

    “找一艘船喝茶如何?”季寥道。

    “好。”

    …

    …

    一叶扁舟划过缓缓流淌的沟渠,白衣女子和季寥在舟上相对而坐。

    “我叫季寥,来自青玄道宗。”

    白衣女子神色一变,随即摘去面纱,露出清丽的面容。

    不过她摘下面纱后,季寥倒觉得寻常了,他见过太多绝色,白衣女子若是戴着面纱颇有朦胧神秘,仿佛淡月的美感,现出真容后,反而没了那份神秘。

    白衣女子道:“原来道友是青玄的仙家,小女是自在庵的妙心。我们自在庵和青玄世代交好,不知道友是拜在哪位真人门下的?”

    季寥微笑道:“其实,我应该算是没有师父。”

    白衣女子心道:“青玄之中能行走世界的弟子都是出类拔萃的人物,他居然没师父,这倒是稀奇了。”

    季寥说完之后,又道:“但我有一个师兄。”

    “不知是谁?”白衣女子抿了一口茶问道。

    “洞玄子。”

    白衣女子手一抖,茶水泼在身上。

    她却没有关心衣衫被弄脏了,而是恭恭敬敬一拜,说道:“妙心见过师叔祖。”

    白衣女子妙心的师祖算来都是洞玄子的晚辈,但毕竟已是长生真人,所以洞玄子便让她跟他平辈论交。

    因此季寥一说自己是洞玄子师弟,白衣女子根本不敢怠慢,若是她还继续称季寥为道友,一旦传扬出去,便丢尽自在庵的脸面了。

    毕竟在整个修行界,洞玄子的辈分都是最高的,而且她师祖昔年还受过洞玄子的指点。

    季寥不由暗笑,没想到老头子师兄的名头还挺好用的。  



《冥主》最新章节就到艾克小说网【www.ik777.net】 手机版【m.ik777.net】